今天有一篇新聞報道製造商回收「白之戀人」朱古力」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課要作自我介紹。對,又是自我介紹。以下是我的自畫像 (很可愛吧。當然自畫像跟真人的相似度大概只有 10%)。然後,要推薦香港旅遊景點和美食。老師隨後將同學的傑作分別集合成一本同學自我介紹集和一本香港介紹集。在畢業禮派發。

 

午飯在之前吃冷烏冬那間吃天婦羅定食。味道不錯啊!大家有沒有發覺日本飯特別可口?在香港,這近幾年來也沒試過吃完整整一碗的我,在日本卻把飯吃個光光。害我回到香港那天,發誓要立刻展開減肥大行動...... 當然只有說的份兒,還未有實際行動。(懺悔中)

下午有文化講座。下午三時下課後,便頭也不回去池袋。因為接下來兩天是星期日和公眾假期 (海の日),不用上課,所以打算不回宿舎,偷偷入住熊主和熊弟的酒店房間。

與熊主熊弟在 sunshine city 會合,然後先將我的包包鎖在收費儲物箱。在日本,一定要好好利用這種收費儲物箱,每一個車站原則上也會有。方便得很。一般大小一天的費用只是300 日元 (~HK$19),但可免卻抱行李的煩惱。相信我,有時抱著重甸甸的行李,實在沒什麼遊玩的心情。

原來所謂餃子博物館和雪糕博物館,是 sunshine city 內的 namja town,是要購入場票的。入場券是 300 日元 (~HK$19),而任玩 attractions 的套票則要 3900 日元 (HK$257)。我們只是買了普通入場票。

剛進場,便是...... 足沐/腳底按摩? 我完全想像不到餃子雪糕和足沐/腳底按摩有什麼不可告人或不可思議的關係。迅速逃離現場,向餃子博物館進發。

逛了一圈之後,便採取了一如過往的策略,就是哪一間最多人排隊,就選那一家。餃子很好吃!

後來去雪糕博物館。很開心呀!有沒有跟你說我除了 pancake/waffle/crepe 痴之外,更是一個雪糕痴。為了掩人耳目,很多時候我吃雪糕都沒有拍照。但每一次我的同房都會捉到我吃雪糕的樣子,然後問:你又吃雪糕嗎?這是今天第幾杯啊?

每一款也是不同款式,有櫻花蝦和野菜。

分別買了這三杯:熊主的辣椒 (很怪),熊弟的密瓜 (很悶~) 和我的靜岡茶 (很好味!)。

這時有布丁博覽會,但實在吃不下了。

離開了 namja town ,繼續在 sunshine city 展開購物大行動。

然後我們到 sunshine city 對面一家叫 GIGO 的遊戲機中心,其實是為了避雨。呀!忘了說,從我日本的第一天,每天也在下雨,應該是還是梅雨季節吧?這一天懸掛 4 號風球。不過只吹襲沖繩島,所以除了下雨,也沒有什麼太大影響。

日本遊戲機中心比香港貴。戰鬥機駕駛艙的物體挺有趣,但一問之下,原來要 IC card,所以沒有玩。

接著,去一蘭拉麵吃拉麵。熊主在網上抓來地圖,我看了一眼沒多久便找著了。把熊主熊弟嚇個目定口呆。哈!

在門口買了票。只有拉麵,可選擇加蛋,叉燒,葱之類。坐下後,要填一張紙,選擇味的濃度,湯的濃度,要不要綠葱或白葱和蒜蓉。我向熊主熊弟分別講解一次。熊主本來想點最濃卻因為不留心而選了最淡而懊惱不已。嘿!活該!

超好味~ 幾天後我跟朋友再去了一次!一蘭在東京九州不少地方也有分店。有機會的話,記得要一試啊!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整天參觀築地(つきじ)和浅草(あさくさ),不用上課。晚上熊主和熊弟會來東京,不過只會待四天。

很多年前,聽說遊築地要清晨時份出發,要大約凌晨五六時去到築地。傻傻的熊主和我在天未亮就出發,然後發覺築地根本就只是街市,沒什麼看頭。在一家很出名的清壽司吃了壽司。我發覺原來我只喜歡吃平價貨的三文魚、吞拿魚、北寄貝等。對那些應該很鮮味 (=魚腥) 又不知名的魚是毫無興趣。最深刻印象的是,我咬了一口之後,魚腥味猛然侵襲,我只好隨手拿起熱茶,未及細想便把壽司直沖進肚裡去.....

我懷著誠惶誠恐的心情再踏足築地。仍然不明白,為何會有人認為築地是很有特色的旅遊點。你沒有去過鵝頸橋街市嗎?雖然鵝頸橋街市沒有賣木魚和煎蛋蛋。

經過我不動聲色的遊說,五女一男沒有誤闖清壽司,反到另外一家吃魚生飯。

有我最喜歡的三文魚、甜蝦和吞拿魚。份量不多的海膽和三文魚子,可以接受啦。好像只是 1000 日元 (~HK$60),簡直超值。雖然在函館吃的更加新鮮,但也不錯啦。

填包肚子,跟著老師走了大概 15 分鐘,到了濱離宮恩賜庭園。

拍了很多無聊的相片。明明風景怡人的公園,卻給我們糟蹋了。

接著便坐水上巴士到淺草。沿途會經過很多橋。但因為只顧著拍照,沒有多大留意沿途風光。感覺有點悶。說明又大聽得懂。對!學了十年也不外如此。對橋建築也沒什興趣。整個過程應該有 45 分鐘。

出了碼頭,步行不久就到達淺草雷門寺。

接著我們吃午飯,是好み焼き(日式薄餅)和もんじゃやき(文字燒)。

日式薄餅(好み焼き)

因為室內比較黑,所以照片質素不好。但本身很好吃!

店員會替客人準備,客人之後用狀似鑊鏟的小匙,取少少份量來吃。味道有點合味道咖哩味 (!)。

吃過午飯,就是自由活動的時間。我自行去新宿。因為不懂得怎樣去車站,所以問了正在修路的伯伯。伯伯很熱心教導我。原來問路真是需要策略!

上到火車,卻見兩名隨行的老師。這段差不多30 分鐘的車程,應該是我這一個月來,課堂以外,用日文交談得最長的其中一次。

比原定的時間早到達新宿。我便到新宿太子櫃台問主人和小弟住哪一間房間,竟然很順利便問到了。我發覺原來做私家偵探應該不難。

按了門鐘,沒有回應。原來,他們已經按捺不住殺入了新宿的百貨公司。

到了原定時間和地點,與熊主人熊弟回合。去了 pepper lunch。對。雖說戒了牛肉的我,吃了這一份肉汁豐富、肉味濃厚、新鮮熱辣的牛扒餐。回想起來,也回味無窮啊!

飯後,我們繼續大戰新宿。熊主一改常態,一個晚上便買了三件 tee。平時他大概一季才買三件。。。

大概十時,熊主熊弟陪我回宿舍,看看宿舍的環境,然後回新宿酒店了。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早上九時廿五分至十二時三十分,如常上分班課。課堂不大教授文法,只著重口語,正合我心意。因為文法在考一級能力試之前,大概已經學過 (當然記不記得又是另一回事)。但是日常可以用到的詞彙,卻認識不多。

例如我們其中一個練習是看圖作文,有五隻動物賽跑,有老虎做評判,參賽者有龜,兔,老鼠和狐狸。我之前就沒有學過狐狸的日文該怎麼說。原來是きつね。

又例如,另外一個練習是用「... と、 ...」來說明用具的用法。要說明如何沖廁所。「把手」是什麼呢? xxx を押すと、水が出ます。原來是レバー。

工作人員說明天就要回香港了,所以專誠請我們吃午飯。

日本的薄餅比香港的好味。

下午二時至三時是文化講座。因為明天要去築地魚市場,所以今日講座的話題就是壽司。例如,腐皮壽司叫いなりすし。蝦えび的重音一定要後面。否刖日本人會以為是へび(蛇)。

蟹柳是かにかまぼこ。但會簡稱為かにかま。但在日本,我沒有看過蟹柳壽司。

文化講座後,我們五女一男便決定去秋葉原。這可是我第一次去秋葉原呢~

出了電気街口,便見很大型的電器店。

不少穿成 maid 的女生在派傳單。拿了傳單之後,問可不可一起拍照。出乎意料之外,對方很樂意。

我沒打算買電器,平時也沒有什麼研究。所以走了一會感到有點悶。這時,肚子餓,所以向 maid cafe 進發。

我們照旅遊書指示,找了好一會,才找到一家 maid cafe。

店員:何名様でしょうか。(請問幾多位?)

紫熊:六人。禁煙席お願いします。(6 個。請安排非吸煙區)

店員說了一大堆說話,意思就是說只有吸煙區才有位。我的同學要我問有沒有人在吸煙和知不知道要等多久。問了一大堆問題。最終的結果是,吸煙區就吸煙區吧。

又等了好一會之後,店員安排我們坐位於一個角落,但三張分開的桌子。我不知道該怎樣形容。但總之就是我這一生人也沒有見過這樣為六個人安排座位。

我們可以將三張桌拉在一塊嗎?

店員又說了一大堆說話,我開始不明白她說什麼。應該是如果拉在一起,就沒有空間讓她們好好服待客人之類。

我又說了一大堆,最終就是把三張桌子放在一塊。

從踏進店子,到我們可以坐下來點菜,好像已花了大概 20 分鐘。

我點了 waffle。味道真的很不錯。朋友點了蛋糕,也說味道很不頼。雖然我不記得是多少錢,但印象就是不便宜。以為會有賓至如歸值回票價的服務,但店員只是公式化地放下食物。我點了一瓶熱茶。店員也沒有為我倒茶。只是放下一瓶熱茶和一套杯碟。

究竟何謂 maid cafe呢?

呀!還有一個很嚴格的規定,就是店內只可以拍攝食物和死物,不可以拍攝侍應。每一次拍照也要讓待應在旁監視著,然後離開店舖的時候,會檢查你所拍的照片有沒有違規。

店員的質素嘛? 只是正常,或比正常順眼多一點。

離開 maid cafe 之後,逛了不少動漫商品和扭蛋的店舖。

 

我在這間很出名的扭蛋店舖扭了很多枝 nds 筆做伴手禮。後來在店舖見到另外兩個香港人扭了十多枝......

吃元祖壽司。師傳很健談。說自己到過香港,見過成龍和李家巨富.....難道我們看來像易騙的無知少男少女嗎?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番外篇」究竟是什麼意思呢? 本以為最常用於台劇,指不屬於原本故事特定的劇集內但內容相關的特集。查了日文字典,才驚覺原來「番外」是日文,解釋是「予定された、または定められた番数.番組などにないこと。」

東京遊學團的「番外篇」會不時出現,當我寫每天記事寫得有點乏力的時候。

這一篇說說問路的經驗。

「路在口邊」是自助旅遊必需要運用的技巧。

十年前第一次去日本,日語能力只在於初學的程度。 雖然大概會懂得怎樣用日文問,但當對方用流利的日語回答時, 我大概只聽到まっすく行って(直行)...... ひだり(左) ......みぎ(右), 然後看對方的身體語言,手指所指的方向從而猜想怎樣走。

一直認為日本人對遊客總是循循善誘、親切友善。

有一次在大阪神戶,坐的士到一家食店。吃過飯後,熊主以為車程很短,應該可以走回去車站。但走了幾分鐘,就迷了路。問了貎似電車男的日本人,日本人只說了一句:「請跟著我來!」走了大概十五分鐘之後,原來他不辭勞苦領我們到車站,接著轉身而去。

又有一次在九州。在想走回車站時,又迷了路。在郵局問了正要去郵局寄信或存/提款 (日本郵局有這樣的服務) 的路人。他解說了好一會,但路程實在有點複雜,所以他著我們稍等一下,他辦了事後,竟然用車送我們到車站。

感動!感動得說了很多次「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真的很多謝你)也無法足以表達感激的心情。

地點在上海。在路邊,還沒有說完「不好意...... 」途人已經急急逃難。

有一次,為了可以爭取成功,特意在小店買了水。在付錢的時候,才問 xxx 該怎樣走?「一直走。」「是向左,還是向右一直走呢?」不耐煩地指一指右方。 然後用神情說了「我在做生意,拜託你不要再煩我好嗎?」雖然當時是沒有其他客人。

發誓以後也不會在大陸問路。「路在口邊?」路在自己的腳上才是吧!記得有網友說在大陸問路也有愉快的經驗,可能只是我運氣不好吧?

出發前往東京遊學團之前, 就是抱著這樣的看法。

昨天說到我們由渋谷一直走到原宿, 途中在Parco I, 不知道該一直走還是轉右。 眾人說不如問途人。

「すみま......」對方已揚長而去。

成功捉著第二個日本人,「對不起, 請問如果想到原宿, 應該是哪一方向呢?」

「分からない」(我不知道) 亳不猶豫。

雖然我知道對方肯幫忙是人情,不幫忙也是道理。但如果我們身在銅鑼灣,有遊客問哪個方向是灣仔,不會不知道吧?

「分からない?」我忍不住用輕微質問的語氣問一次。

對方此時指一指右邊。 說「たぶん」(也許是那個方向吧~)

事實證明就是那個方向,所以她應該並不是「分からない」(我不知道)。

我真的很氣惱。與其說我氣她明明知道,卻說不知道不肯幫忙,不如說我生氣就是因為這樣,我再也不可以說每個日本人對遊客也親切待人;就是這樣,前人辛苦經營的形象全數破滅。不是很可惜嗎!

遊客對這個國家的人抱什麼看法,大概就是來自某一次問路的經歷。所以每當我遇上有遊客問路的時候,總是熱心幫忙。雖然有幾次,我傻傻地誤以為對方是日本人,說了日文,然後對方說自己是韓國人,問你會說英語嗎?也雖然有一次,身在金鐘的我,被一個同胞問我廟街該怎樣走的時候,啞口無言了。

也許會浪費數分鐘的時間,但其實只不過是「開口之勞」吧!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分班試的結果有了。分 A、B、C 和 D 班。D 班的程度原則是最高的。22 人之中,有五個是 D 班,其中一個是我。

班上有五個台灣人和四個瑞典人。一開始要用日語介紹自己。

你知道什麼是 かるた?

かるた簡單來說就是咭遊戲。咭有兩套,第一套是日文五十音的咭片,會分散放在桌上。第二套每一張咭上會有一句日文的句子。遊戲主持人會逐張讀出句子,然後參與遊戲的人鬥快拿取桌上相關日文音的咕片。例如,如果主持人讀出:「さを持って行きなさい」。我們就要鬥快拿取 ""這張咭。

首先玩了兩遍遊戲。然後,老師著我們製作遊戲咭。這是我所製作的。請不要說真像幼稚園生所畫的!

以下是全班 D 班的製成品。

午飯也是在車站附近吃。這碗麵叫じゃじゃめん。是撈麵。醬汁的味道很怪。我以為是我在日本吃過最難吃的,但原來一山還有一山高。後來在汐留(しおどめ)吃的才是最難吃。但那是後話了。總之,就是拜這碗麵所賜,自此,我就沒有在信濃町吃過午飯。

下午從信濃町乘総武線到新宿,然後轉乘山手線到渋谷(しぶや)穿和服(着物きもの)。有專人幫我們穿上,每人需時 10-15 分鐘。大家都很興奮,不停地拍照。日本的和服,一定是左邊在上面。一定不可以弄錯。因為右邊在上面是葬禮上的穿法。

穿上和服之後,我們跳簡單的日本舞蹈。大家玩得不亦樂乎。

大概四時多,便在渋谷駅解散。我與在飛機上認識的兩個朋友,不知怎的跟另外兩個女生和一個男生走在一起,說不如一起逛吧。自此,這個五女一男的組合就經常一起四處去。

組合中其中一個是渋谷原宿通。她帶領我們由渋谷一直走到原宿。沿公園通り走,經過西武和 uniqlo。然後在 Parco 1的十字路口轉右,然後沿オルガン坂走,經過 tower records 然後沿明治通り走,經過一間有四層的burbery blue label。

然後再經過 uniqlo。這家 uniqlo 很有特式,店內所有tee 都是用透明膠筒盛載。我出發前本來就想去,但是這一天我卻走對面那條街,而不知道原來這間就是 uniqlo。只拍了照而沒有過馬路入內看。後來幾天後再到原宿,才驚覺原來自己早就經過了。走著走著,在十字路口見到 Laforet (ラフォーレ)。本來覺得這間商場所賣的貨品應該會適合自己,但見同行人沒有興趣,就沒有久留。然後不久,就走到竹下通り。

竹下通り對於不少香港人來說,應該不陌生吧。因為這兒是平貨集中地。但我卻第一次來。而之後再來一次,也亳無收穫。始終這兒賣的大多是便服,對於一個上班要穿得比較斯文的我,不大有吸引力。

在竹下通り這間店吃了クレープ (crepe)。很香味道很好。如果你會繼續看日後的記事的話,你會發覺我根本就是一個 pancake/waffle/crepe/donut 痴。

走完竹下通り,因為其中兩名朋友要跟剛來日本旅行的朋友約了在池袋見面,所以便一起乘山手線到池袋(いけぶくろ)。

本來打算在每一個站也這樣拍下車站的照片,但後勁不繼。總是到達目的地便頭也不回衝出車站,展開觀光/購物活動,然後弄得筋疲力盡才乘車回家。那時又沒有心情拿起相機了。

朋友與朋友相遇後,本來一行十人打算一起去 mo mo paradise 吃しゃぶしゃぶ(牛肉火鍋)。但店員說只有一張桌,只可以容納八個人。下一張桌則要等超過半小時以上。我們最終選擇那兩個朋友與她的朋友在mo mo paraadise 吃,我與其餘兩女一男另覓地方吃。

最後去了sunshine city 的自助型式烏冬店吃。

首先在第一個攤位選冷或熱烏冬。然後自己再選配菜,有各式各樣的天婦羅和炸物,最後付帳。吃完之後要將用具放到「返却口」。桌上還會準備一塊布供你抹桌之用。我當然會對抹布視而不見。

味道還可以,價錢還可以。

吃完之後,所有店舖都關門了。

差不多十一時許才回到宿舎。自這天起,我發誓不會再挑戰人體的極限,一天只會攻陷一個地區!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清早,我們便在宿舍大門口集合。工作人員介紹宿舍周邊環境。徒步一直走 3 至 5 分鐘,過了馬路便到 JR 亀戸 (かめいど) 駅,方便得很。宿舍對面有便利店,附近也有商場。抱著血灑新宿原宿渋谷心態的我,最初對宿舍附近的商場有點不屑一看,但兩三個星期後,卻發現那個商場應有盡有 ─ Mister Donut、McDonalds賣衣服的 Honeys 和 Comme Ca Ism,賣書和 CD 的 Tsutaya藥房,以及超級市場。全部也有戰利品。

在附近稍稍走了一圈之後,便坐 JR 前往信濃町。

信濃町 (しなのまち) 的位置在新宿 (しんじゅく) 附近,可參考:-http://www。jreast。co。jp/map/pdf/map_tokyo。pdf]。從亀戸駅到信濃町駅,要坐総武線 (そうぶせん)。車程大概 30 分鐘。因為這天在亀戸逛了一會才乘坐 JR,已稍稍過了最繁忙的時段,所以情況還可以接受。最惡劣的時候,我們試過背脊和別人的背脊緊貼,然後感覺到對方的背脊在流汗。人間煉獄也不過如此。日本人在繁忙時段上車有一套三步曲的技巧:(1) 無視車上有多少人、是否有空間,先擠進車廂去;(2) 立即轉身 (3) 緩緩向後退。所以你絕少看見有日本人擠不上車,你也絕不會聽到有人會發出不耐煩的聲音或投射鄙視的目光。大家默默地接受這種擠迫的情況。最有趣的是,即使這種擠迫的情況比香港的惡劣五倍,但車門每一次都可以順利關上,不會像在金鐘等站關了 5 次也要重新開關。

不幸中之大幸就是,這個情況大概只需維持幾個站,到了秋葉原(あきはばら)就會有很多人下車,運氣好的話,還會有座位坐。

工作人員帶領我們到...... 醫院 (或診療所) ?? 原來學校在別館附近租了場地舉行開學禮。首先是逐一介紹老師的名稱。沒有漢字的輔助,我是一個也沒能記上。然後..... 竟然著我們用日文介紹自己。在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的情況下,我實在說得很爛。

接著是玩摺紙。我的作品 (跟指示接的):-

但有同學接了一隻winnie-the-pooh。。。

然後是分班試。不是在香港已經考了筆試嗎?? 在沒有詳細說明的情況下,我猜想是分班試是分兩部份,在香港考筆試和在日本考口試。其中一條口試問題是:你認為日本和香港有什麼分別? 腦海忽然一片空白。有什麼分別? 景色嗎? 經濟嗎? 人的特質嗎? 還是什麼呢? 呆了一分鐘後,為免老師以為我聽不明白,我勉強地答:日本の空気はきれいです。 (日本的空氣比較清新) 但...... 這是一個學了日文有十年多的人應有的對答嗎?

然後,百無聊頼地過了一個早上。分班結果本來說放學前先公布,但後來又說明天才公布。我很擔心啊! 會不會要從 あいうえお 從頭開始學呢?

到車站附近吃冷烏冬。味道很不錯。其實在日本隨便走進一家食店吃烏冬,味道也有保證,絕對與在香港的超級市場買到的烏冬差天共地。不過這家價錢比較貴,平均要 1000 日元 (~HK$66),所以之後只再光顧了一次。

買了亀戸駅和新宿駅的 JR 定期券,一個月內可無限次免費任搭兩站之間的車站。如果我們由亀戸駅去原宿,則只需付由新宿駅至原宿駅的車資。定期券費用大概 6000 日元 (~HK$360)。定期券會加在 suica 咭上。suica 咭就好像香港的八達通,東京都內的 JR/地下鉄/巴士和某些商店也適用。可以在 JR 車站的機增值 (增值的日文是チャ-ジ)。

就是因為可以免費去新宿駅,我們第一個戰場就是新宿。

新宿可算是我在東京裡最熟悉的地區。車站亦是最複雜的。所以縱然是我最熟悉的地區,因為沒有看清楚出口,就迷了路...... 本來打算去歌舞伎町(かぶきちょう)方向,理應出東口,我們卻出了南口,去了高島屋(たかしまや)。當時的我,是不知道怎樣從南口走到東口的,於是我們只好逛了一會 Lumine,然後逛高島屋和 Tokyu Hands。因為貨品比較高檔次,所以沒什麼收穫就戰敗而回...... 話雖如此,在高島屋的 burberry blue label 買了兩件衣服,一件是自己,一件是伴手禮。

因為在南口附近不知道有什麼好的食肆,所以我們選擇回亀戸食松屋。松屋就好像吉野家。價錢實惠的牛肉飯。聽聞很好吃。我選了咖哩飯。

因為咖哩裡是沒有肉塊,只有肉碎三粒,所以不知道松屋的肉是如何。而咖喱的味道,應該跟在100 元店買到即食咖哩是沒有什麼分別的。不過,價錢真的很實惠,咖哩飯350 日元 (~HK$23) 也不能要求太多了。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出發前的一天,沒有睡好。是心情緊張的關係嗎?

集合時間是下午一時,整個早上不停在苦惱,還有沒有什麼遺漏的。早上十一時多便出了門口,快要走到巴士站卻見機場巴士揚長而去.....

十二時半到達集合的地方,見到工作人員,告訴我之前給我們的宿舎電話號碼錯了。需要我們告訴家人嗎?我說不用了。我待會兒會打電話給主人,自己告訴他便可。但後來,工作人員卻又打電話給他,問他是紫熊的家人嗎?害主人以為我是不是身體又出了什麼狀況。原來只是為了告訴他正確的宿舎電話號碼。又是一場虛驚。

自己辦了登機手續之後,就去買了張小孄的《我終究是愛你的》。然後,去了超級三文治吃了熱狗和熱檸茶。不知道你有沒有自己一個人在機場逛的經驗,可能我沒有試過,亦可能我是一個比較害怕寂寞的人,總之,感覺很孤單不好受。

二時要在閘口集合。到達閘口,一個人影也沒有。是我記錯了時間嗎?是我記錯了地方嗎?走回辦理登機手續的地方,見到工作人員,她說因為剛剛有一個同學才到,快辦好,你先到閘口吧。我還是選擇跟著那個工作人員。反正不是也要等嗎?

在閘口拍了團體照,不少同學也有家人送行。擾攘了好一陣子才入閘。過關的時候,我預先拿出盛載著液體的密實袋,所以很順利便過了關。但見不少人手忙腳亂把飲品狂灌進嘴裡,又見海關人員不停把一枝枝液體丟進垃圾箱。忘了說,在登機手續櫃位附近有新規定的告示,有大量免費密實袋提供。不少人拿了大概幾十個......

上機之後,心情一直也很沉重。畢竟第一次自己出門。而且看來同學們的年齡都比我小,還要小很多。一直都擔心著會不會接下來的一個月,也要孤單一人呢?

上了飛機之後,原來是中問四個座位的第二個。拿了小說出來看。不久,有兩個女生走過來:對不起,我們可以跟你換座位嗎? 原來我的座位是隔在她們的中間。我當然沒有什麼所謂,而且這樣我反而可以坐在走廊的位置。她們問:我們是同學吧?就這樣,我認識了第一個和第二個朋友。她們已經工作了幾年,性格隨和,所以很談得來。所以我差點不夠時間完成閱讀那本小說呢!

我基本上是不吃牛肉,然而在日本的話,我一定破戒。飛機餐只有魚和牛肉選擇。我本來不打算為通常味道只是麻麻的飛機餐破戒,但我更加不敢吃飛機餐的魚。所以還是選了牛肉。最後卻一點牛肉也沒有吃,只是吃了冷麵。

談著談著,就已經到達日本。本來打算把小說遺棄在機艙裡,但朋友說這樣很浪費啊!況且她有興趣看,於是我送了給她。真是一石二鳥!

入境手續辦得很快,可能是因為我們有入學證明吧?出了機場見到一男一女的老師,很親切和善。上了旅遊車後,宣布房間分配。房間的號碼跟之前對我們說的又不一樣。整團的房間均在七樓,只有我們的在三樓。感覺有點怪怪的。後來,卻有點慶幸這樣的安排。

在旅遊車上,我已急不及待打電話給熊主。事前向朋友的朋友借了日本電話。朋友著我申請一張 "畸BBI" 電話咭。從日本打到香港的收費本來為一分鐘 0.99 港元 。但在出發前收到通知,價錢加至 1.99 港元。增幅為一倍!不過,應該也算最平...... 吧? 但無論如何,那時已經沒時間再研究。

輸入一連串的數字之後 - 你輸入的帳戶號碼不正確。連續試了好幾次之後,結果一樣。

欲哭無淚就是當時的心情。

我問工作人員。他說不如你在便利店買一張日本電話咭吧。

你說我有多無奈就有多無奈。

大概一個小時,到達宿舎。宿舎在亀戸(かめいど)。[位置在秋葉原附近,可參考:-http://www。jreast。co。jp/map/pdf/map_tokyo。pdf] 事前己有心理準備房間很細小,但到達後發覺還好。第二天同學說不可以在房間打開行李箱,我還笑說是你們的行李箱太大了罷。但後來才知道原來我們那間房間的確比其他房間稍大。所以雖然不可以跟同學住在同一層數,但卻暗暗慶幸。

已經是晚上十時,所以工作人員說還是明天早上才介紹宿舍的周邊環境吧。我匆匆走到便利店買了電話咭 (如果沒有記錯,應該是 3500 日元 (~ HK$231) 45 分鐘)。回到房間就立刻打給熊主。第一次,不通。第二次,不通。搞什麼呢? 第三次,通了!但...... 沒有人接聽!第四次,不通。第五次,不通。同房見我這樣無助,便幫忙看看有什麼辦法。第六次,不通。第七次,終於接通和熊主接聽了。我著他明天早上打去"畸BBI" 問問究竟是怎樣一回事。因為他們只是星期一至五正常辦工時間才可能會有人接聽電話。

第二天詢問的結果是,我們之前因為輸入了幾次不正確的密碼,所以咭已經上鎖了。但是,我們之前一直都沒有用過那張咭,而我當時還未去到要輸入密碼的階段,已說帳戶號碼不正確。真是莫名奇妙!不過,某一個星期五晚上,怎樣打也不通,應該是糸統問題。幸好我手上另有電話咭,仍然可以跟熊主聯絡。本來以為星期六和日要繼續用電話咭聯絡,而可用時間所餘無幾,所以可能要多買一張。但又不知為何,星期六下午又回復正常了。

電話費單還未收到。會不會破產呢?? 剛剛在正常辦工時間致電熱線詢問,卻沒有人接聽.....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晚十時半才下機,今天一早已經拖了軀殼回到公司。

「這一個月,怎様呢?」每一個人都這樣問「一定很好玩吧?」理所當然地說。

真的不是三言兩語可以交代的事。每一天的記事,應該會詳細寫。但先要解決的,就是如何將差不多 3 GB 的相片上載,然後才從中挑選有關的相片放在網誌裡和寫記事。

以下是我出發前已經寫好的文章。不過,經過網誌友的忠告,回來才公開。

報名的時候,第一件說明的事:「我已經考了一級,不要由 あいうえお 從頭開始學。」對方說我們未必可以安排到一級合格的程度,我回應說:「我不是要讀一級合格的程度,只要不是由 あいうえお 從頭開始學就可以了。」她說會安排入學試,核實程度。但插班是沒有問題的。於是,我報了 A 校。報了名之後,就一直沒有多大理會。反正機票住宿等安排,學校會辦妥。行李又不需要這麼早便收拾。

大概六月初,學校打電話來,說 A 校現在沒有插班的安排。不可以安排適合我就讀程度適合的班級。別開玩笑吧?你不知道我多大費勁,才可以得到批准放假去留學一個月嗎?還是你要我由 あいうえお 從頭開始學嗎?我正要發火的時候,對方說,其實我們還有 C 校可以選擇。什麼?當時我第一次詢問的時候,你只說過有 A 校和 B 校可供選擇,為何忽然多了 C 校?對方說:因為你致電詢問的那個時候,C 校那班已經額滿了。那為何現在又有餘額?總之,現在我們可以再增加兩個名額。如果你沒有問題,我們便可以立刻幫你安排。可以插班嗎?可以。課程日期是一樣嗎?一樣啊!那麼,請你把課程安排傳真過來給我看。

傳真送來。別開玩笑吧。哪門子的「一樣」?遲了兩天出發,又要遲兩天才回港,是「一樣」嗎?我原來那個假期,已獲批准,人事上的安排,也辦好了。因為這樣的「一樣」,我要勞煩超過十個同事,別開玩笑吧?然而,我還可以有其他選擇嗎?總不成我放棄不去吧。總不成我由 あいうえお 從頭開始學吧。C 校便 C  校吧!

七月初有出發前講座,我再問一次,分班試是講座那天考嗎?對方說,不是。到日本才考。講座是在上午十一時半至一時半,地點在九龍。那天下午二時半,我要考法律課程那個考試,地點在港島中半山。所以我一定要中途離去。我「攜同」熊主一起去,著他幫我聽聽講座後半部有什麼重要資料。講座一開始的介紹;最後我們會安排大家考分班試。什麼?別開玩笑吧?不是在日本考嗎?我今天要早走,不可能考分班試呀!工作人員問星期二你有空嗎?我們作特別安排吧。要在出發前一而再,再而三,測試我的心臟負荷得了多少驚嚇嗎?

在連續星期二、四、六、日和一考了法律課程的考試後,在完全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我在星期二考那個分班試。職員著我在接待處附近一個書桌上做試題。但門,是不關上的;電視,是開著的。平時通常都會勉強自己接受別人隨意安排的我,禁不住說,這個環境,我根本不可能做試題的。職員好像有點不情不願地安排我到另外一間房間。接著的一個小時,我覺得自己像在冰箱裡的一支冰條。

話說回來,由此至終也只是有驚無險。整體安排沒有大的閃失,事前準備講座中,職員態度親切友善。講解亦非常詳盡,可見那問學校經驗充足。

每一天的記事,我會努力寫的!請熱切期待!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來到日本有兩個星期多,但是每一天回到宿舍已經晚上十時。洗澡和收拾東西之後,已經差不多是時候上睡覺。就連寫寫小記事的時間也沒有。

上網也很麻煩,學校有免費上網服務。但是在學校的時間,除了 5 - 10 分鐘的小休之外,根本不會待在學校上網。所以只有時間查查電郵。宿舍上網要收費,10 分鐘 100 日元,貴得很。現在則用朋友的手提電腦,才可以終於有機會寫寫網誌。

首先一定要先說一件奇遇。整團共有 22 人, 現在跟其中 5 人混熟。 5 個其中一個說,有一個表姐會來日本來探她,描述的時候我的腦海忽現閃過一個念頭,會不會是那個網友呢 ? 但隨即就想世界不可能會這麼小。

第二天,朋友問:你有沒有寫網誌? 原來那個表姐認識的網友參加了日本遊學團,時間上很吻合。不錯,我跟那個表姐原來就是網友。你說世界是不是很小?兩個在香港認識的網友,在香港沒有見過面,卻在日本新宿吃了第一次晚飯。還是第一次,對方便請飯呢!說起來真的很不好意思。

22 人,當然年紀全都比我小。到機場的時候,一直在擔心會不會成個孤單一人。但是上了機,就認識了兩位好朋友。後來再認識了三個,就漸漸成為特定的一組人。跟同房的相處也很好,其他團友也很友善。只有跟幾位 14 歲的實在在溝通上有時會有問題。我可以選擇不說代溝嗎?

遊學團的生活真的很忙碌。上午要上課。班裡有香港人,台灣人和瑞典人。其中一個瑞典人很像 harry potter 的!上課的內容主要是做練習,說日文的機會很多。文法也可以溫故知新。放學後下午會有文化講座或活動。最高興是穿和服,很多人也說我的樣子很適合穿和服,雖然只是禮貌上的稱讚,也照單全收。哈!

每天所有活動完結之後,有時會跟朋友一起四處逛逛,有時會自己一個人蕩。新宿、秋葉原、池袋、台場、淺草、下北澤、銀座、水道橋、代官山、原宿、涉谷,已經都去過了,部份是去過好幾次。因為正值割價,收穫甚豐!截至今日,已經買了八件衣物! 除了兩件因為品牌比較貴,其他只是二三百塊,大滿足!也買了各色各樣的伴手禮。開始擔心回香港的時候,行李會不會超重?

詳細行程回來會再報道。之後,打算去上野、自由之丘、中目黑,也會再去一次原宿。

先寫到這裡,要跟朋友去吃晚飯了。

各位的留言,未必有時間回覆。請見諒。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先跟大家做一個練習,以中文來說,以下哪個是外來語?

1. 社會

2. 銀行

3. 御宅族

4. 經濟

5. 可樂

6. 巴士

7. 英國

8. 芭蕾舞

9. 影印機

10. 鉛筆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台劇《流星花園》(嚴格來說是《流星花園 I 》) 是我重複看次數最多的劇集。究竟前前後後有沒有十次呢?

《流星花園》是早幾年改編自日本漫畫的台劇。掀起熱潮之後,日本也推出沿用漫畫原名的《花より男子》的劇集。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我有告訴過你,我的記憶力很差吧?對於學外語來說,確是一大障礙。

「日月火水木金土」代表什麼,就算不懂日文的你,也會猜到吧。

「日月火水木金土」在日文裡的意思是:-

日曜日(にちようび):星期日

月曜日(げつようび):星期一

火曜日(かようび):星期二

水曜日(すいようび):星期三

木曜日(もくようび):星期四

金曜日(きんようび):星期五

土曜日(どようび):星期六

 

這是學日文第一年一定要學的。

學了十幾年後日文的今天,如果有人跟我說「木曜日」,我要默念一遍「日月火水木金土」,才會想起是「星期四」,需時數秒。那時,我的樣子會呆呆的,你不必驚慌。就好像電腦那枚小燈閃閃亮著,表示正在從硬碟讀取所需資料。

為什麼星期四不可以叫「四曜日」啦? 麻煩透了!「日月火水木金土」根本就毫無邏輯可言嘛,幹麼要留難有心學日文的人呢?

那麼,Sunday,Monday,Tuesday,Wednesday,Thursday,Friday and Saturday又如何呢? 當然琅琅上口。那麼,這幾個字有邏輯可言嗎?

從幼稚園學的英文,就能儲存到 RAM 嗎?

此時,紫熊問在資訊科技界打滾的熊主,RAM  的中文是什麼,他說你打RAM 啦。打中文的話,別人也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吧。然後,他問我在寫什麼,我把概要告訴了他。他說,哈哈哈。你把自己的英文程度說得那麼厲害呀。RAM 呀? 哈哈哈,然後走出書房......

說到哪裡去了? 對了,我敢肯定,即使我無論我在學日文投資多少時間,也不可能把日文儲存到 RAM 的。因為要掌握一個語文,最重要的畢竟不是「學」,而是「用」。

在職場裡,寫的十居其九均是英文。大部份文件不是只是以英文寫,就是先以英文寫,然後翻譯成中文。此外,就是回覆中文的來信才會用到中文。寫一頁的英文便箋,我通常只有一分鐘便可以交功課。寫同樣長短的中文便箋,我卻用上五分鐘。談公事,中英夾雜的情況很普遍,亦不時要與西人打交道。簡單來說,英文也算我日常用語之一。

日文,職場根本完全不會有機會用到。上課,也只限於朗讀一兩句課文。與學日文的同學交談,每次也只可以堅持說三句日文;-

「もしもし、紫熊ですけど。ちょっといいですか。」(喂喂,我係紫熊呀。而家傾唔傾得呀?)

「はい。」(ok 呀)

一緒に昼ごはん食べましょう?」(一齊食昼呀)

いいよ。(好呀)

どこでよろしいでしょうね。(係邊度食好呀咁?)

不如我地去銅鑼灣食啦。我一陣要去 SOHO 買支洗面呀。

好呀。咁不如係地鐵站等啦。(下刪一千字)

真是宿命!沒有一次可以超過三句的。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在我認識的語言糸統〈即廣東話、普通話、英文,和日文〉之中,以廣東話的聲調最多,共有九聲 ─ 即陰平、陽平、陰上、陽上、陰去、陽去、陰入、中入、陽入。

看完這一句,沒有接觸過語言學的你,腦海仍然一片空白吧。

來,讓我教你如何分辨前六個聲調:「三碗細牛腩麵」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話說我為了應付六月初法律課程的考試,把自己折磨得不似人形。唯一的娛樂,就是自己在溫習了三至四個小時之後,特別批准自己玩的應援團 2,每次不得超過 30 分鐘。 

眾多歌曲之中,就是最喜歡 Believe。這首歌亦是我剛剛看完的日劇《醫龍》的主題曲。所以玩的時候,特別起勁。對了,其實還有另外一個娛樂,就是練唱這首歌。不知道下次有沒有機會唱 k 時點呢?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曾有怪癖,就是自己一個人走路,沒有人見到的時候,就會自言自語說起日文來。雖然我明白靠這樣提升說日語能力,實在徒勞無功。

所以,我不時會去日本人開的食店,希望有機會以日文跟別人交談,哪怕只是點菜也好。

可是,總是失望而回。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気分転換(きぶんてんかん)的意思是改變心情。 改變心情的最好方法, 就是去旅行吧。

去年今日, 我身在希臘。 寫博的契機, 也是始於那個旅行。 現在讓我寫一篇總篇吧。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木村拓哉主演的劇集。

2007 年春季收視第一位的劇集。

口啤不好的劇集。

卻讓我在大結局流下淚的劇集。

談及劇情,敬請留意。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首中島美嘉的新歌, 很好聽的啊~ 因為太新的關係, 好像找不到歌詞中譯本. 早前說起有兩個網上譯文的工具, 我就趁機會試試. 結果是......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寫完守門口的工具書。現在說說學日文的話,會用什麼來守門口。

很殘舊的熊毛偶,是當年買電子辭典回來便一直掛著的。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