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改慣例,以倒敘的方式先寫踏上歸途的這一天。

這一天,難受得哭了。

踏進法國戴高樂機場的那一剎,法國之旅便劃上句號。看見辦理登機手續櫃檯前的築起的長隊,眉頭不禁皺了一皺。除卻時間,一切好像凝住了。胸口悶悶,說不出哪裡不對勁,但再也板不直腰,筆直就蹲坐下來,手心冒汗。

按吩咐,到附近不知是什麼的矮櫃坐下來,管不得會不會遭打發掉。足足四十五分鐘之久,終於走到櫃檯前。因為不想露出異樣,所以裝作若無其事交出護照,裝不了多久,又要蹲下來。想起要詢問在何處退稅,又勉強站起來。對方說其中一件盛載手信的行李袋不能手提上機,周旋一會發覺只是行李袋的體積太大,沒關係,我們有小一點的行李袋,裝不下的也可塞進背包。

終於完成手續,好像打了一場硬仗,幾近欲嘔。

戰事還要打下去。要退稅,要分別到左邊的海關,得到海關在退稅文件蓋印;然後要到右邊的 American Express Change 安排退現金。原則上必須辦妥第一個手續,才能排右邊的隊。但非常時期要採取非常手段,要兵分兩路。半小時中,時而站起來、時而蹲下來、但大部份時間是席地而坐。辦好手續一,回頭看,竟然仍在差不多位置?! 搞什麼嘛?又是半小時,不是沒有想過放棄。但心有不甘。

過關,又是十五分鐘。思前想後,實在想不到面無人色,弱不禁風的我,為何會成為值得懷疑的對象。幾乎把所有行李都要徹底搜查一番。

但最後我仍然成功讓八支沐浴液逃過法眼。如果精神抖擻一點,也許會笑出來也說不定。

登機又是十五分鐘。終於可以在飛機上坐下來。

接下來的十二小時,我除了每隔四小時依序吃了胃藥、止暈丸、消滯丸外,就只喝了一杯橙汁和兩杯熱茶。

對,什麼食物也沒有下肚,食慾全無。

又想喝熱茶,請空姐給我倒一杯。拿回座位,放在座位前的小架,怎知原來茶會滿溢出來,瀉到手上去。

但茶的溫度應該接近攝氏100 度,雙手通紅,全身一震,熱茶又灑到腳上去。幸好穿了長褲。

整天的不適,突如其來的燙傷,淚水毫不爭氣地淌下。

終於捱到回家,洗個澡就倒頭睡去。第二天早上,胃痛得差點連床也下不了。勉強撐到醫務所,看了醫生拿了藥。吃了五口粥,又倒頭睡去。醒來沒好轉,致電回醫務所。醫生問我吃了什麼,我如實作答,被痛斥了一頓,著我無論如何要吃多一點。再加了點藥,強迫自己吃了半碗通粉。終於好一點了。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說得舌頭打結,但是獲益良多呢!

學外語,其中一個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單對單教授,但所涉費用不菲,也怕對方缺乏經驗,相對無言。

「language partner」這個概念,也只是最近這幾年才聽到的。「language partner」在台灣的譯法是「言語學伴」,在香港好像沒有聽過譯法,是因為不流行的緣故?「language partner」就是兩個分別說不同言語的人,教授對方自己的言語,既可做到教學相長,也可以不費分文!

但母語是廣東話的我,找尋學伴不是易事。說到底,在香港想學廣東話的外國人,身邊總會不乏對伴學對象吧?你說英語普通話嘛,實在不敢厚顏無恥誤人子弟。

言語學伴這回事,就不得不性別歧視。如果對方是男性的話,搞不好遭熟人撞破,以為「熊」杏出牆,那可不好辦。況且,如果打算學日文韓文的話,因為男女用語有時會不一樣,找同性的就更為重要。

所以說,就一直沒有積極尋找學伴。(其實最大原因就是懶...... )

最近機緣巧合之下,朋友給我介紹一名韓國人,說對方想學廣東話。我只是學了一年半,應該不可用韓文跟對方溝通吧?但機會難得,戰戰兢兢發了一個韓文電郵給對方,也沒信心對方會不會看得懂,更擔心對方用韓文回覆的話,大概不會看得懂吧?幸好對方的電腦沒有韓文輸入法,所以隨後就用英文溝通了。

一直盤算著見面的時候說「안녕하새요」(你好),但見到面之後又害怕得只是一古腦兒傻笑......

之後漸漸打開話匣子,對方說了好幾次「발음이 좋아요」(這個是秘密,不翻譯了!) 「한국어도 괜찮아요? 」(說韓國語沒問題嗎?」「はい!천천히.」(對,慢慢說的話.....)然後對方就嘩啦嘩啦說一大堆,我面有難色,她就慢慢再說一遍,再不明白的話,她又耐心地再用韓文解釋,但仍不明白的話 (我只是初級班學生......),她才用英文解釋。

我們用韓文作簡單溝通。話題包括學了韓文多久、為什麼會學韓文、去了韓國什麼地方做了什麼、又去了什麼地方旅行。我也問了她在香港去了什麼地方,又去過什麼地方旅行、為什麼有興趣學廣東話等等。然後我練習了口試要朗讀的文章,但實在讀得差勁得很。而且發現我經常混淆數字。舉例說,「一時」應該說「한시」,我會說錯成「일시」,實在要再下苦功。

後來,我就教她說點廣東話,因為一點經驗也沒有,最初也不知從何說起,只能糾正讀音。她知道廣東話有六個聲調,但不大掌握到。於是我就跟她說「三碗細牛腩麵」,不停跟她反覆練習,也跟她講解廣東話的入聲還有三個聲調。

轉眼間,三個小時竟然過去了。最後,她竟然問我「龜苓膏」怎樣說,真搞不懂為什麼韓國人會知道有這種食物和感興趣!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