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提及台灣同學仔回台灣去,所以這天和接下來的兩天都不會分班上課,而是和香港團友一起上課,我的惡夢就開始了。

香港團友的日文程度,有著頗大的分歧。我是一個極端例子,學了十多年;另外一個極端例子是學了一個月。本來分班上課,相安無事。 D 班的同學,雖然大部份都不會像我學了十多年,但至少程度不會相差那麼遠。而之前其實星期六的課和文化講座都是香港團友一起上,但也不構成很大問題,因為當時多是老師講課或各人做自己的習作。

我的惡夢就是這天要做小組功課。在這種模式的課堂中,老師要遷就程度低的同學,我絕對理解。程度低的同學,要做小組功課無從入手,不時要向我詢問,我也絕對理解的。然而,自問學了十多年學日文,尚算平庸學生,但試設想一下,,一個成績平庸的中一學生,要在幼稚園班的課堂裡,是多麼沮喪的一件事!我完全無意看不起課堂中任何一個同學,亦從來不覺得自己高人一等。就好像說如果要精通日文,要跑 1000 公里的話,我只是因為比其他人早起跑,而已。所以我走到10 公里的時候,部份同學走了8 公里,有些走了 3 公里,但可能時速來說,他們可能比我還要快。但無論如何,我已走了10 公里也是事實。要我放慢腳步去遷就只走了 3 公里的同學,感到沮喪也是當時的心情。

我的小組,就是由兩個A 班、三個C 班和一個D 班同學 (我) 所組成。

任務一:選取一個之前沒有到過的地方

任務二:選取當地十個景點

任務三:設想十條問題, 以作訪問日本人之用

任務四:到實地拍照和訪問一個日本人

任務五:就十個景點寫簡短的介紹, 然後發表報告

這天要完成任務一至三。我們打算去自由が丘。本來課程要求我們第二天早上做任務四的,下午二時回到學校。但自由が丘的店舖通常要在早上十一時才開門,時間上有點倉促。所以我們對老師說我們今天放學就去自由が丘。他表示沒有問題。

老師說我們下午要去藍染 (あいぞめ)。藍色在日文是青い (あおい),而這個藍 (あい) 不是藍色的意思,而是指一種草,日本人用這種草來作染料。

接著我們便出發前往駒込駅。

 

 

 

 

 

 

 

 

 

 

 

 

大染缸

 

 

 

 

 

 

 

 

 

 

 

 

我的傑作

Picture

 

 

 

 

 

 

 

 

 

 

 

 

 

 

 

 

 

 

 

 

 

 

 

 

 

這就是「藍」了。請認明這間店舖。店內空間非常狹窄,再加上染料沾上衣服的話,很難洗掉,所以我們都不想太貼近那個大染缸。但這間店主卻很會利用這點,借故在我們前無去路,後有染缸的時候,走過來說跟我們拍照,然後他的手就任意放在我們的肩膀,甚至背部上。

 あいつは最低な男だ!

我們在 Baskin Robbins 吃了雪糕。心情就愉快得多了。之後,便乘山手線到渋谷,轉乘東急東橫線到自由が丘。

 

自由が丘的建築物很有特色。 如以上相片所示,既有古風十足的、也有西洋味濃厚的,饒有趣味。不過店舖內沒有特式商品。拍了到此一遊相就會離去,所以不用兩小時就可以逛完。

在預先選定的十個景點拍了照之後,就去 Sweet Forest 訪問了一個服務員。本來老師說應該每人輪流發問,但我們覺得這樣太打擾對方了,所以改為我一個發問。大功告成!去吃甜品去。

這是那個服務生靜悄悄推介的。我買那個士多啤梨批超好吃!酥皮香脆、士多啤梨新鮮、忌廉甜度適中。

說好晚上一起去吃壽司,4 女說要在渋谷購物,我建議先分開逛,晚點才集合吧!我其實沒有什麼購物意欲,只是一邊逛商場,一邊跟主人傾電話。

走得有點累,便到麥當奴吃沙律和稍稍休息。

晚上八時集合,去吃回転寿司-築地本店。全部款式每碟100 yen (~HK$6.6)。但要在半小時吃完,而每一個人至少吃七碟。雖說是很便宜,但我其實不大享受。因為吃得太快,有少少胃痛.....

最好吃反而是鴨胸壽司。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