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以為《油膩的Melo》可以寫獨立寫一篇感想文,但後來決定棄劇。為免重蹈覆轍,所以之前只一口氣在這篇寫了幾部韓劇的簡單感想。但看了《漢摩拉比小姐》四集後,還是想再深入討論一下。

6 月 18 日:《漢摩拉比小姐》應該不會再寫分集文,只會在這篇分享感想。

警告:會談及劇情。

6 月 3 日:第 1-4 集

我還沒法記住《漢摩拉比小姐》的劇名,雖然《漢摩拉比小姐》的取名字的靈感應該來自《漢摩拉比法典》,但正正因為這樣,我只記到 Miss Hammurabi......

喜歡看《漢摩拉比小姐》的原因,是因為我跟林巴楞 (金明洙飾) 的性格很相似,然後也會在腦裡幻想朴伍琳 (高雅拉飾) 的小劇場。

先說三個角色的名字。女主角的名字是 박차으름,應該是跟 벅차오르다 有關,意思是滿溢,說女主角感情豐富。男主角的名字是 임바른,最初因為維基的譯法,我也以為跟 바르다 (正直) 有關,但再細看一下,如果跟女主角一樣,用形容詞名詞化的話,好應該是 임바름,而不是 임바른?再翻查一下,바른 是右側,而男主角的確也是右陪席法官。而成東鎰飾演的部長級法官韓世尚 한세상 的意思是一輩子。

說回我跟林巴楞相似的原因,就是我「路見不平」的時候,只會在心裡自言自語碎碎唸:在公眾場所大聲講電話,用手機聽音樂、打電動發出聲響,太沒有禮貌了吧?媽媽任由孩子把地鐵、餐廳當成是遊樂場,四處奔跑、大聲喧嘩好嗎?

所以我跟林巴楞一樣,外出時常常帶著耳筒,聽不到周圍的噪音。

好像伍琳般直接回應那個大媽說的內容,我也真的在心裡幻想過!

上班的時候,我是坐小巴的。小巴是只有十多個座位的小型巴士,要下車的話要預先大聲跟司機說要在哪裡哪裡下車。有一天,有一個大約三十多歲的辦公室女郎一上車便一直大聲說大聲說根本就是無聊透頂的內容。司機大叔突然大聲罵:不要大聲講電話!有人要下車的話,我怎能聽到?!我好想站起來給司機大叔拍手叫好!

在有人聽歌,卻不戴耳筒的時候,我有想過自己也「以歌還歌」,乾脆拔掉耳筒,也跟著直播播放歌曲,但當然我根本無法實際做出這樣丟臉的事。

很多時候,如果有人打擾到我 (好像有孩子在地鐵車廂中跑來跑去),我只是逃到另一個車廂。因為坐地鐵的話,即使有座位也不會坐 (剛好今日在電視看到有專題節目探討關愛座這個議題!) ,所以沒遇過劇中伍琳被左邊的男人打擾到那種情況。倒是不時在我扶著柱型扶手時,會有人把整個身體靠在扶手上,壓著我的手。雖然很多時候我都會忍氣吞聲息事寧人,但遇到這種情況的時候,我卻會很生氣地用手推開那個人。不過,實際上是很多人會恍如什麼事也沒發生過,繼續靠在扶手上,壓在我的手,直到我讓步走到別處為止......

在男女平等的議題上,香港算是比起韓國進步。但即使如此,也偶爾會聽到有人說穿得太暴露、太晚回家才會遭到性侵的言論。

伍琳不是用說教討論的方式,而是用嬉笑反諷的方法令到對方無法反擊,所以看得令人大快人心。韓世尚說女人穿著太暴露才害男人犯罪,所以伍琳先穿了花肖的短裙 (其實也沒有太短) 上班。世尚當然斥責伍琳,所以伍琳穿上伊斯蘭傳統服,世尚馬上沒話可說......

其實在《檢法男女》、《Suits》和《漢摩拉比小姐》的主角都會太相信直覺、因感性超越了理性而有失誤等問題,但很奇怪的是只有《檢法男女》的女主角被罵得狗血淋頭。

以下會談及另外兩齣韓劇的劇情,敬請留意。

檢法男女》女主角殷率身為檢察官,居然不穿鞋套,甚至移動屍體,當然是低級錯誤。但伍琳身為法官,對著訴訟其中一方律師展現微笑,難道不是低級錯誤嗎?撇開微不微笑的問題,當中應該還涉及利益衝突問題?Justice should not only be done, but must also be seen to be done (不應只伸張正義,還須在見證之下)。連我這個不是法律專才也略有聽聞的法律理念,作為法官的伍琳應該不會不懂吧?法官理應處於中立的位置,按既定的程序去公平地聽從雙方的陳述,最後作出裁決。在伍琳的理念中,作為法官之前,她是人,所以要人性化地處理案件。但伍琳憑什麼認為自己有能力去辨別是非對錯,憑什麼自以為是,認為她所相信就是事實的全部?

正如作為檢察官的殷率不可以只憑心證去查案,為什麼伍琳卻可以單憑感覺去認為借錢給人的大媽是高利貸,而聲淚俱下的大媽是可憐的受害者呢?

《Suits》的高延宇在肇事逃逸的個案中,因為同情死者遺族,所以教唆死者遺族撒謊,從以從他所代表的委託人身上取得最高的賠償。可能有人甚至會讚揚延宇太有正義感了!反正是委託人也願意付的金額嘛~ 而受害人遺族的情況也很可憐。但我卻認為延宇這樣的行為比起殷率只是憑心證去查案更不可取。殷率的行俓也只不過於事無補,但延宇的行徑卻等同違反他作為律師應該替委託人爭取最大權益的專業守則,我甚至懷疑延宇教唆遺族撒謊,已經干犯了欺詐罪。

正義,不應該由一個人來決定的:不是朴伍琳所決定,也不是高延宇所決定。

職場性騷擾的個案中,加害者被撤職。世尚說加害者只不過跟不上時代的腳步。以前哪有什麼性騷擾,什麼毛手毛腳?只不過是親暱的表現罷了!什麼語言性騷擾?只不過說笑而已嘛~ 所以加害者也只不過走得慢一點,對於現今社會對女性的保障一時沒有注意到而已。伍琳反駁說如果不是加害的錯的話,究竟要等到何年何月?

韓世尚因為加害者是一家之主,而且看來加害者也有悔意,就撤職是否適合的懲罰,要小心謹慎處理。伍琳反駁說經常醉駕的貨車司機,是否也因為他是一家之主,所以繼續讓他跑高速嗎?又再一次令到巴楞無言以對。

巴楞和世尚只看到加害者被撤職的話,一家的生計難以維持的經濟損失,但卻看不見因為性騷擾所以在受害者的心靈上可能會留下永不磨滅的無形創傷。此外,加害者是今天才突然發現自己是一家之主嗎?既是一家之主,就更應該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加害人推說自己開玩笑時,別的同事都沒說有問題。加害人是做搞笑星嗎?上班好好工作,還開什麼玩笑?

伍琳跟巴楞和寶玉去市場一嚐「被開玩笑」的滋味,親身經歷過,才明白箇中感受。

我看到這一幕,真的笑了出來,因為同樣的情況切切實實出現過!

有一天上班坐升降機的時候,踫到大老闆。當升降機到了辦公室那一層,我很自然按著開門按鈕,讓大老闆先出去。但大老闆是很有紳士風度的男性,所以又按著開門按鈕,讓我先出去。我不好意思打擾到升降機裡的其他人,只好硬著頭皮說聲謝謝急步走出去......

中學的時候,明明是老師搞錯了試題的答案,巴楞本來答對了卻被認為答錯了,而有同學答錯了卻被認為答對了。巴楞問了老師,老師馬上更改巴楞的分數。巴楞追問答錯的同學的分數不是應該也因而更改嗎?老師卻責備他這樣做太刻薄自私。

烏龜部長法官 (我忘了他的名字,既然首席部長將他比喻為烏龜,就暫且叫他做烏龜部長法官) 把巴楞發表的言論當作自己的意見發表。巴楞把這件事向首席部長法官反映,首席部長法官說巴楞是可愛的白兔,但組織裡也需要像烏龜部長法官般雖然資質有限但拼命努力的人,要巴楞不要追究。首席罩著烏龜部長法官的最大原因,應該是因為烏龜部長法官完全不要臉去阿諛奉承,讓他從中得到好處而已。巴楞也不是省油的燈,不是用龜兔賽跑寓言故事打發的小白兔。首席部長法官只好搬出長幼有序的理論呀,最後甚至威脅說考慮就伍琳干預示威婆婆的案件而要懲戒伍琳,逼巴楞就範。

洪恩智在烏龜部長法官手下工作,因為烏龜部長法官性別歧視,對洪恩智百般刁難諸多挑剔。恩智雖然有身孕,但也不敢跟烏龜部長說。

在香港,懷孕女性受到法律的保障。一旦向公司提交懷孕證明,除特殊情況外,在證實懷孕那天起,直到產假結束,應復工那天的期間,僱主不可以解僱懷孕的職員,否則觸犯法例。

所以看的時候,我一直很不理解恩智不向烏龜部長說出懷孕的事,而在恩智最後流產後,果然烏龜部長不斷說恩智完全沒有跟他說過懷孕的事。老實說,我當時很不理解恩智在懷孕的時候,一直不管身體的狀況,每天加班到很晚,甚至回到家還接聽烏龜部長打來的電話。已經凌晨十二點還有什麼公事要說呢?又不是24 小時當值要救人的醫生。

不過,當我看了《82 年生的金智英》後,我發現我根本沒有好好理解在韓國長大、生活、工作的女性,還自以為是說著風涼話。

在我進了公司不足一個月時,有同事疑因工作壓力自殺。當年的我,曾經很不理解有什麼的生命還要重要?去到最壞的情況,乾脆辭職好了嘛~ 後來才慢慢明白到,不是當事人,沒法明白當中的痛苦。

但同時,也明白到一直只懂默默忍受,也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你為公司犧牲了時間,犧牲了跟家人在一起的時間,跟朋友見面的時間,犧牲了健康,甚至犧牲了性命,到最後,可能只不過成為同事茶餘飯後,感慨一下很可惜啊的存在。

補充一下巴楞看的書的資料。

1.《앵무새 죽이기》不是講述殺鸚鵡的方法或過程 (!)。書名應該譯為《殺死一隻知更鳥》(To Kill a Mockingbird) 。

2.《개인주의자선언》直譯是個人主義者宣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熊 的頭像
紫熊

紫熊部屋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tliu
  • 紫熊:
    看這劇時, 都有很多值得思考的地方! 我也很不喜歡人家說, 女孩被"侵犯" 是因為她們穿得暴露, 這完全是本末倒置!
    另外, 巴楞讀書時候請老師修正答案那段, 巴楞真是好冤, 明明是老師出錯, 但她只敷衍把巴楞的分數改了,等巴楞再追問, 老師居然說他自私! 當中是有不同的吧!本來是對的答, 錯了, 這不是要修正嗎?
    再來, 是巴楞和寶王去市場那一段,我覺得很精彩, 真是要身在其中, 才明白那種感受!
  • stliu 巴楞跟老師修正答案那一幕, 其實我也有相似的經驗, 不過當時我的確只是要求老師修正我的分數,沒有要求老師扣減有關同學的分數. XD

    紫熊 於 2018/06/10 21:25 回覆

  • 技蓮
  • 「首席部長法官只好搬出長幼有序的理論呀,最後甚至威脅說要伍琳對付變態色狼時,行為過激而要懲戒伍琳,逼巴楞就範。」 首席是威脅要懲戒伍琳干預示威婆婆一案有違法官中立的原則啊喔。

    感覺伍琳有點偏激,感覺上從政會比法官好,作為法官要維持正義是好事,但法官同時也真的需要抽身而出作比較公正無私的判決吧⋯⋯我是法律系畢業的,唸法律之前也會容易忿忿不平,但有一次教司法原則時老師問了一個問題”Justice to whom”,尤其是民事案,會上法庭一定是雙方都某程度上覺得自己有理,所以判決考慮的就只能是法律而不是所謂的公義,因為法律存在就是方便國民有標準去解決紛爭啊!至於標準是甚麼,應該由立法機關根據民意而定。所以有一幕兩個法官在洗手間說伍林太突出、可能很快會去從政那一段(但說完就被巴楞打),我還挺有同感的。

    看時會想,除了因為性格不一樣,可能也是因為巴楞是法大出身,伍林是音大出身所以他們之間作風不一樣吧~~
  • 技蓮 謝謝, 我已修正了.

    我反而覺得伍琳好應該做專門幫忙弱勢社群的熱血社會工作者. 從政在現實層面, 講求複雜的人際關係, 或者要做好一場show, 但伍琳一旦認為自己對的事就一昧向前衝向前闖, 我完全不覺得伍琳有能力從政.

    伍琳其實像古代的包青天, 以她自己的判斷去審理案件, 路見不平一定要拔刀相助, 也不管對方的想法, 也不管究竟上法庭是不是最合適的方法. 示威婆婆根本無法提任何證據證明醫療失誤, 我實在不知道為什麼硬是要拉婆婆上法庭. 所以婆婆申請了政府的法律援助了嗎?否則律師費用和輸掉了官司被判要負擔訴訟費用, 婆婆有能力負擔得來嗎?我想婆婆應該有申請了法律援助了吧?錢不是從天掉下來的, 伍琳有預想用公帑替婆婆進行訴訟, 在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醫療失誤的情況下, 會有怎樣的結果?婆婆可以得到什麼呢?當閔容俊提議給錢婆婆和解的時候, 伍琳憑什麼認為自己有資格去認為婆婆不想要錢呢?她跟婆婆很熟嗎?

    紫熊 於 2018/06/10 22:10 回覆

  • monicalin0219
  • 《殺死一隻知更鳥》(To Kill a Mockingbird) 台灣翻成 梅崗城故事,

    對這本書有印象,因為之前 歐巴馬總統有送這本書給他女兒看...

    很喜歡這齣戲,你能繼續看下去真是太好啦...
  • monicalin0219 雖然有繼續看下去, 但實不相瞞, 看了第五集和第六集, 好感漸漸下降, 而因為男女主角實在很沒有cp 感, 所以第六集前半幾乎都沒有認真看啊......

    紫熊 於 2018/06/10 22: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