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使很多時候不情不願,但總是擔當起人肉日文翻譯機的角色。

 

比較簡單的任務有:-

同事 K:「『かしこまりました』點解話?」(同事 k 曾學日文,但中途放棄。)

「遵命,知道了」

朋友 L 沒頭沒腦傳來 msn:「what does this mean: プレイステーション ソフト」

「this literally means: playstation soft」(我只是照譯成英文, 但不知這是什麼意思)

大老闆:「日文的鐵版燒係咩呀?」(這個要嚴陣以待,不敢怠慢!)

「teppanyaki 啊~」

比較複雜的包括:

‧A4 教如何弄陶瓷相架的說明書;
‧十幾頁紙教如何在日式電話預設留言的說明書;
‧化妝粉盒背後的說明;
‧預訂日本溫泉旅店的網頁;
‧日本超人館網頁;以及
‧預訂去日本滑雪團的網頁等等。

本來幫得上忙,又可以打開話題匣子,也無所謂。只是,畢竟我又不是日本人,又沒有在日本留學過,日語能力又不如大家所(幻)想,未必可即時提供稱心又滿意的服務。

有一次當「人肉日文翻譯機」經驗讓我氣得七孔生煙。

某同事捎來電郵:「what is 割烹?」

我只知割烹是一種日式料理的烹調方法。上網查了好一陣子,也没有一個簡單易明的解釋。 只好把日文解釋照譯成中文, 用電郵回覆。要解釋其實相當困難,情況有點像向日本人解釋什麼是「燒味」一樣吧?

電郵發出了。沒有回音,我期待的只是;

「thanks。」 如果他對解釋不滿意,說「 thanks, anyway」也無不可。

...................................

數星期後,偶然碰了面。他說他也問了曾在日本工作了若干年的老闆同樣問題,但也問不出所以然。

當時我有個衝動想問他:「你至少都有同你老闆講唔該呀呵?」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