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大根深》不用多說,好看!劇情緊湊、絲絲入扣、引人入勝、製作認真!急不及待要寫劇評!

宋鐘基果然不負所望,只是也快要跟宋鐘基說再見,已經開始覺得很不捨啊!

註:會談及劇情。

第一集

一掀開帷幕,姜采允 (張赫飾) 便計劃如何刺殺世宗大王 (韓石圭飾) ,可惜理性分析後發現成功率太低

殊不知竟然偶然遇上世宗大王!

姜采允心裡默默盤算應否把握機會下手。然後劇情開始交代為什麼姜采允誓要刺殺世宗大王。

姜采允自少跟父親相依為命,兩人感情深厚。父親為了救下山坡的姜采允,應該撞到頭部,變成傻子。

少年世宗大王 (宋鐘基飾) 的父王太宗繼續大開殺戒,連王后的父親沈溫也不放過。世宗雖然很想營救沈溫,奈何自己一點實權也沒有,而太宗殺人從不手軟,一定會毫不猶豫斬草除根,世宗束手無策,只好逃避到魔方陣。

「我 救不了他」他內疚不敢正視王后。

(道具製作超認真啊!)

太宗和世宗就魔方陣的一番對話,話中有話,很精采。世宗苦惱怎樣可以解到魔方陣,無論橫豎斜的總和都是一樣。太宗把所有數字都掃到地上,只剩下"一",暗喻只要清除所有成阻礙的人,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

我一直都很疑惑,太宗龍精虎猛,為什麼要把王位傳給世宗,卻又繼續掌握兵權?如果棧戀權位,大可不必傳位呀?

世宗想到要發密旨給沈溫,請他先行迴避一下。以為付託小宮女送密旨,就不會有人疑心,殊不知奸臣已暗中收賣小宮女掉包。因為不識字,采允等人信以為真,察覺不到密旨給掉了包。采允爸爸知道有危險,不理采允反對,決定獨自前往,最後遭官兵重傷。

世宗知道沈溫逃不過官兵的追捕,洞悉有人掉了包。

世宗不是沒有想過向太宗求情。在門外的一幕心裡掙扎後,神情落寞黯然離去。宋鐘基演得很到位。

采允父親慘死,立誓要替父親尋仇。

韓國這個地方實在很可怕!怎可以連年紀小小演員的演技也如此精湛呀?

第二集

沈溫看到假密旨,為了不讓世宗為難,不作任何反抗就飲下毒藥。王后想到至少去獄中探望一下母親,此時世宗也想去獄中一趟。近身護衛無恤勸阻,世宗無力地問:「我真的 什麼都不能做嗎?我可是王啊!」

偶然看到正在逃獄,而被官兵追殺的采允。

此時太宗趕到,下命令要把采允。世宗請求太宗放過采允,但太宗一意孤行。

世宗終於忍不住跟太宗正面交鋒,指自已才是王,也說出自己沉迷魔方陣只是想去了解太宗為何要這樣殘暴不仁,甚至當面拆穿太宗只是想獨攬大權而已。

世宗虛張聲勢,說要殺那孩子就連我一起殺掉吧!太宗豈會輕易掉進世宗的圈套?劍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世宗的表情既是不信,也有害怕。

世宗太宗二人對峙,刀光劍影,很有張力!

聰明才智的世宗立即下令無恤如果自己有什麼不測,要取太宗性命。太宗不想跟世宗硬碰,收兵離去。

采允從官兵口中知道了密函是由世宗發出,認定世宗就是殺父仇人。世宗聽到采允說連傻子也會為了救兒子而犧牲自己,當頭棒喝。常言道,王就好比子民的父親,自己又如何?

最初救采允只因他是一個小孩子,不忍心見死不救;後來知道采允的父親間接因自己而死,不得不救。采允是自己作為王,第一個可以救到人。

成均館!!! (興奮大叫!)

無恤把采允送到成均館奴婢居住的泮村。很有熟悉感啊!!

太宗把兵隊召集起來。世宗知道太宗要自己把王位交出來,想深一層,自己只是單純想反抗父王,但既不知道究竟要怎樣做,所以打算不再反抗。

太宗派人把空饌盒送給世宗。因為空饌盒暗喻不用再給你食物,而前人文若受賜空饌盒而自盡,太宗的用意昭然若揭。

但從太宗跟大臣的對話,好像又不是想賜世宗一死。而的確世宗從空饌盒領悟出解開魔陣方的方法,繼而想到破解跟太宗的困局的方法。

世宗無懼地向太宗走去。

***

張赫出現的話,世宗就會由韓石圭來演,這意味著宋鐘基就沒有機會出現。啊!好傷心啊!好像下一集張赫便出現啦!


 

第三及四集

第三集一開始便張力十足。世宗一臉無懼向太宗走去。

誰想到世宗會跪地求饒?世宗從不敢跟父王對抗,面對難題先想到逃避的人,變成有勇有謀的人。分析形勢後,先昂首闊步向父王走去,但不是跟父王正鋒,而是先在眾人面前給父王下台階,用情理去說服父王。

太宗又豈是善男順女?一眼就洞悉世宗的把戲。

宋鐘基的表情,在這幾幕快速轉變:從一臉無懼,到搖尾乞憐,到露出真面目,到耍詐的表情。

太宗問世宗不明白空饌盒的含義嗎?世宗連消帶打說只是收到跟魔方陣相仿的器皿。太宗之前說:如果魔方陣只剩下"一"這個數字,就可以一統天下;世宗說現在魔方陣連"一"也沒有,把太宗的用意曲解成沒有太宗的朝鮮。世宗進一步說出自己已想到如何利用"一"至"九"的數字,破解了魔方陣,暗喻即使不鏟除異已,只要各人各在其位,也可以共同建立朝鮮。

太宗當然本意並非要殺死世宗。太宗見到世宗從不敢跟自己對抗,到一時衝動跟自己對抗卻沒有什麼對策,最後成長為有明確目標,找到達到目標的途徑,開始接受世宗。

集賢殿對學習韓語的人來說,是很重要的!因為韓國以前一直只有言語,沒有文字;書寫時則借用中國漢字。中國漢字只有兩班子弟才可以學,平民多是文盲。有見及此,世宗在成立集賢殿招攬人才後,研究出現時以圈圈橫豎筆劃的韓語。

所以說,如果學習韓語的人,感到很氣餒,想要找人來發洩一下時,可以詛咒一下集賢殿的人。(笑)

世宗認為治國之道在於以理服人。但太宗提醒鄭道傳的密本是很大的威脅。

鄭道傳究竟是何方神聖呢?據《維基百科》所說,鄭道傳擁護李成桂成為朝鮮王朝的第一任君主太祖,但權力卻仍集中在鄭道傳。太祖把幼子冊封給太子,共指定鄭道傳為太子的師傳。此舉令第五子的李芳遠 (即太宗) 極度不滿。李芳遠後來發動兵變奪政權,並把鄭道傳殺死。

而鄭道傳的密本呀、經筳呀,周繞的內容大概是要士大夫成為賢能的宰相文官,從以牽制國王的權力。比喻國王只是朝鮮王朝的花,宰相文官卻是朝鮮王朝的樹根。

因為太宗要一人獨攬大權,當然視鄭道傳的密本是威脅;但對於理念完全相反的世宗來說,卻是應該推行的制度。所以當太宗誓要把鄭傳道的後代通通殺光的時候,世宗卻派無恤去營救。

此時,世宗已開始展現一代君王的氣勢和威嚴。

看到宋鐘基長了鬍子,暗叫不妙。宋鐘基在《樹大根深》,已時日無多了......

雖然一直到在太宗臨終時,兩人仍為理念而各持己見,但太宗離去時,世宗仍難掩悲傷的心情。

唉呀!還我宋鐘基!!!怎麼老了的世宗,樣子跟之前相差這麼遠啊!(誤)

長大後的世宗沒有忘記初衷,勤於政事,也落實推行經筳的制度。在經筳中有年青的儒生敢於提出提問不應只有兩個,而是三個。但眾大臣卻反斥他不是。世宗最後說出自己的用意,就是不應礙於身份年紀,有意見就應該要提出。

姜采允是一個很有發揮的角色 ─ 為了掩飾自己真正的目的,嬉皮笑臉

但每逢記起復仇大計,就變得諱莫如深。

(但為什麼他竟然會寫漢字??)

而長大後的世宗,不理會世俗的眼光,說話很隨性。少年的世宗沒有這樣的傾向,突然有這個變化顯得很突兀。

是不是韓國有當兵的制度,所以所有韓國男人都這樣擅於管理身段呢?

張赫的線條很深刻,包括眼肚紋。XDDDD

自從沒有宋鐘基的戲份,劇情對於我來說就吸引力稍減。希望隨著姜采允展開查案行動,劇情會變得更加緊湊


這部決定棄劇。劇評不會更新。特此通告。

Posted by 紫熊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