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們有一天不得不逃離東京,就逃到更遠的地方去吧!

因為香港實在是一個太恐怖的地方!

「你知唔知d 人係度搶鹽呀?」同學關切問道。

「搶咩鹽呀?」我一臉狐疑。

同學給我看兩張照片 ─ 某超市貨架上空空如也的情景,以及因搶購成功喜極而泣的臉孔。

後面幾個同學議論紛紛,好像在交換鹽市第一手情報。

晚上回家看新聞。

「真係離晒大譜!平時兩包一包鹽,今日竟然賣二十元!」大嬸甲憤憤不平說。

「鹽好似話可以預防輻射呀嘛!」大嬸乙道。

「輻射在海水中沉澱,鹽會吸收大量幅射架嘛!」大嬸丙以專家口吻嚴肅地道。

「咩我地d 鹽係日本度黎架咩?」我向在廚房不知忙什麼的熊主叫道。

熊主急忙拿著三樽鹽狂奔出來,大叫:「死緊啦!你睇下!」

原來我家的鹽,分別來自沖繩、山形和宮城!!!

熊主跟我相視而笑,笑得很兇!(難道是病發了?)

鏡頭一轉,大叔手舞足蹈說:「點解可以咁白痴架?咁都好信!我真係為香港人感到羞恥!」

鏡頭又一轉,「政府應該一早出來澄清嘛!」

某局長:「香港市民應該要有常識,有自己分析力,知道幅射點樣影響身體,我相信大部份市民,甚至小學生、中學生都有這個常識。」

新聞旁述:「雖然政府一再澄清,但部份市民指仍會繼續買鹽,以備不時之需。」

我招認好了。因為文科出身,天生愚笨,用心看了不少資料,仍對好像是外星文的專有名詞呀、什麼芯什麼錪呀都茫無頭緒。

只知道日本政府對福島核電廠危機有點束手無策。如果情況繼續惡化下去,可能會有大型輻射洩漏。早前核電廠方面十里的居民要疏散、前幾天開始方面二十里的居民也要疏散、三十里的則要留在家中,避免外出。美國最近指方圓八十里不安全。

但我就是沒有聽過日本政府呼籲日本居民吃鹽來預防輻射。

而我知道,市面上五蚊一大包的鹽,不是從日本進口的。我家從日本買回來的鹽 30g 好像要三十蚊。換句話說,日本並不是唯一供鹽的國家。

資訊,我們未必能夠具備相關專業知識去分辨真偽。但請別認為雖然不知真實或失實,但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先傳發出去。因為這樣,我們只淪為唯恐天下不亂的人的幫兇,又或是趁火打劫謀災難財的歹徒的幫兇。

東京的朋友說:「香港人搞到我神經衰弱。」

今日,我想講:「同感。」

***

(2)

上次傳來預警 48 小時東日北全毀的消息,你問我最後有什麼想跟你說。

想了幾天,我終於想到了。請你叫身邊的日本人呼天搶地吧!嚎啕大哭吧!

來自北京的普通話老師說:「Ai! Nimen jue bu jue de Ribenren hao qi guai? Wei shenme mei you ren liulei de ne? Ai! Shi bu shi lengjing guo tou ne?」

我把從心底湧上的反感壓下,凝神靜聽,班中沒有人附和。老師大抵覺得無趣,便把話題轉開去。

然後,看到一段報道說,日本人連日來極度抑壓情緒,可能有一天會一發不可收拾。

再然後,又在網上看到幾篇文章,其中一篇大意說日本人抑壓情緒不流淚是非人性的表現;香港人讚揚日本人遇到災難時仍一滴淚也不淌,仍秩序井然,是崇日,是不習慣思考的表現。

究竟有怎樣的智慧,以怎樣的思考模式,經過怎樣的邏輯推論,受過怎樣的教育,會得到這種金光閃閃充滿人性的結論呢?

你身在災區,證實過每一個日本人都沒有流過淚嗎?日本人是因為堅強也好是內儉也好就是不喜歡在鏡頭前面抱頭痛哭,所以打擾到你嗎?日本傳媒因為尊重當事人也好為了避免牽動日本人情緒也好連屍首都不拍進鏡頭內,所以沒有嚎啕大哭的鏡頭,所以你覺得不過癮嗎?

人家喊唔喊,究竟關你咩事呢?又唔見你走去香港殯儀館質問下親屬,你你你做咩唔喊?你你你係咪人黎架?你有冇人性架?你咁抑壓因住喎!可能要入青山架喎!

究竟我出了什麼問題啊!為什麼我越來越不明白香港人說什麼?是因為我太崇日嗎?但我現在已不怎崇日,因為我崇韓啊!是因為人家吃鹽多過我吃米,所以見識長嗎?

Posted by 紫熊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