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事一向較為低調。再者,也沒有什麼值得大肆宣揚。

只是,這一年忽然感慨,活著就好了。

記得的,就會記得;不記得,不必說對不起。因為這不是需要道歉的事。

依時序:-

謝謝替我慶祝的舊老闆和兩位同事;
謝謝替我慶祝的四位中學同學;
謝謝替我慶祝的老闆;
謝謝替我慶祝的舊同事;
謝謝其實沒有親戚關係的表妹;
謝謝替我慶祝的博友;
謝謝給我寄來第一份 (亦可能是唯一一份) 禮物的博友;
謝謝替我慶祝的隔離位;
謝謝替我慶祝的三位同事;
謝謝因為怕我不接電話所以預早兩日前開始打電話並在三小時前聯絡到我的熊弟;
謝謝準時在十二時發電郵給我的博友。

這麼多年來,沒有許過什麼願望。我可以把過去的願望全加起來,祝願日本黑暗的日子快點過去嗎?如果你打算祝福我,我可以請你把祝福送到日本去嗎?如果你打算給我送禮物,我可以請你捐助日本災民嗎?

我,活著就好了。

而且,今天我送了一份有意外驚喜的生日禮物給自己了。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