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的牢騷,不說了。只挑這一件來說。從學校回來,我就反複地想應不應該寫封正式的投訴信。

 

老師在課堂中段,忽然說到下星期有一小時講座。講座是什麼主題呢?他本人好像都不清楚,就是什麼日本藝術還是日本次文化的。講座跟原本的部份上課時 間重疊,所以那時段老師會跟學生一起去聽講座,之後才會繼續上課。學生不得不去聽講座,因為遲到多於一小時則當缺席論。即使一小時後來上課也是徒然。

有冇搞錯呀!

我對那個主題是什麼都不清不楚什麼日本藝術還是日本次文化與我本來要上的課一點關係都沒有的講座一點興趣都沒有。真金白銀付了學費上20 講各三小時的課,就有權利在60 小時按原本課程設計上課。校方憑什麼隨心所欲強迫學生在上課時段做與課程不相關的事?你說:怎麼這樣小家子氣?才一小時,犯不著斤斤計較嘛!對,我沒興趣就不去就是了,一小時後才正式上課,那我一小時後出現就好了。但為什麼要當我缺席?你說:你煩不煩?缺席一次又有什麼關係?你不是常因旅行總會缺席一兩課嘛!而且,缺席一次又沒什麼大影響。幹麼小題大造?對,缺席一次的確沒什麼關係,一點都沒有。反正我不怕拿不到證書,甚至我不在乎什麼證書。

只是,我很討厭校方這樣威迫我去那個主題是什麼都不清不楚什麼日本藝術還是日本次文化與我本來要上的課一點關係都沒有的講座。

難道我們還是中學生嗎?雖然對陸運會水運會沒興趣,仍得強迫要去嗎? 

講座的主講嘉賓是偉いそうな(好像很勁爆)公司的社長,雖然那間勁爆公司的名字,我從來沒有聽過。

老師半帶打趣的語氣說:請這樣勁爆公司的社長來主講,到頭來人丁單薄的話就不好了。可能我會被斬首的!

這樣勁爆公司的社長,舉辦主題是什麼都不清不楚什麼日本藝術還是日本次文化的講座,到頭來人丁單薄,怪得了誰?難道該由真金白銀付了學費但時運太低報讀同一時段課程的學生來負責任嗎?

當同學都說"先生のために"(為了老師著想),應該都會乖乖去聽講座。

我還在猶豫,我該向校方作出正式投訴呢?還是出席講座但玩"暖暖溫泉鄉"?還是乾脆不出席好了?

我天生曲髮。小時候還沒有負離子直髮,長輩看到那把又厚又鬆又曲又硬的頭髮,紛紛斷定我性格反叛。

所以說,長輩果然是"挑通眼眉",什麼事都瞞不過。

Posted by 紫熊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