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動,原是那麼簡單。

開始談及劇情時會出現警告提示。

 

電腦訂票。如果不是還未到入場時間,無意中看到,也不知道原來有精美的年曆派發。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封寄不出的情書,不管是寄到天涯,還是......」

六十年前,日本戰敗,從台灣撤離。日籍教師基於異族師生戀並不為世俗所容許之故,毅然離開台灣女子「友子」,回到日本。把剪不斷的思念,寄託在七封信件中。

本來身為台北樂團主唱,卻放棄了夢想,放棄了人生,逃到屏東恆春的阿嘉;在維修車行工作的田雞;交通警察勞馬;聖詩班伴奏的大大;彈月琴的郵差老伯伯茂伯;從日本隻身來到台灣的友子。

看似毫不相關的兩個故事,看似互不相關的眾人,卻因緣際會交織出《海角七號》。

*****

整體故事淡淡然,卻不時牽動心頭悸動的感覺,亦也不時讓你輕鬆一笑,幾乎沒有悶場。兩個故事互相穿插、互相牽引、互相緊扣、緩緩推進,處理得宜。

大部份演員演技稱職,感情自然流露,角色設計鮮明,即使是二三線,也能立體地在鏡頭顯現。唯一美中不足是女主角的演技略嫌幼嫩,有一場獨角戲不在狀態,表演流於表面,實在可惜。

男主角范逸臣是整部電影的靈魂實不為過,選角極為明智。眼神流露鬱鬱不得志的苦悶,酷酷不愛說話,但外型粗獷卻內心細膩。好型!

另一個要點名稱讚的是林曉培,戲份不多,卻可以說是劇中表現最好的女角。

 

****

 

 

 

 

警告:開始談及劇情。

「留下來,或是我跟你走......」

在愛情之中,也許只有一個卑微的願望 ─ 請留下來,或是帶我走。義無反顧,在所不惜。不是虛偽把愛情建築在虛無的永遠,就是這一刻,就在這一刻。

對愛情抱著截然不同看法的兩個人。

在 命運無情的播弄前懦弱地先敗下陣來,懦弱地選擇逃離,懦弱地把愛意與思念寄託在單薄的信紙上,懦弱地任由天意決定信件能夠送到對方手裡。暗暗地祝禱對方能 夠幸福,原來所謂的愛情所能做到的就如此這般而已。時光流逝,男的已娶,女的已嫁。但往日記憶已否灰飛湮滅?收藏在抽屜裡仍是最刻骨銘心的思念。堅決反對 自己的孫女與日本人相戀而致兩人反目成仇,生死不相往還。這不正正是最深刻的愛,同時也是最深刻的恨的證據?七封盛載愛意與思念的信件,最終能夠送達對方 的手裡。但也許一切己不復重要......

陡然聽到對方將要離去的消息,不假思索把對方最後的願望完成,把信件送達收信人。看到婆婆孤單的背影,明白到一旦放手了,就只會徒留遺憾。於是緊緊把對方擁入懷裡,「留下來,或是我跟你走......」不需要承諾,就在眼下的這一刻,緊緊抓緊幸福。

兩個強烈對比,既深刻,也心動。情書,選擇收進抽屜裡最深處,還是直接放進對方手裡,全憑一己之念,卻也切切實實牽絆二人的命運。

台灣人對日本總是有種莫名的情義結,有著盲目的熱愛。要舉辦演唱會?當然要找來從日本來的中孝介!退而求其次,也要外型吸引,玩搖滾樂的樂團!老伯伯玩月琴?可別讓我發笑吧?

的確搖滾樂能教觀眾熱血沸騰。但只要是好的音樂,哪管是古老過時的月琴、又或是口琴、又或是口風琴,觀眾不也同樣深受感動嗎?

最玩味的是,中孝介的表演只略過便算。更加喜歡范逸臣和中孝介合唱野玫瑰那部份。雖然歌詞有點顯得格格不入,但好像在說明,在音樂裡,在愛情中,原本就是不分國籍,所有的矛盾,情義結也好、盲目熱愛也好,已經不再重要。

「呀,彩虹!但願這條彩虹的兩端,足以跨過海洋,連接我與你。」

就在雨後彩虹的那一天,阿嘉帶著老師的七封信,送到婆婆友子身邊。也把自己的愛人友子,留在身邊。

愛情,也許是一心只想著對方,哪管對方已作人婦,已有三胞胎兒子;也許是愛人已離去,但愛意不減、思念不減;也許是即使對方不會在自己身邊,哪怕親人反對,但無損愛著對方的心。

他們心裡同樣期盼著,彩虹的兩端,最終有一天,連接自己與對方。

最 後,也想談談言語上的處理,應該是我看過最好的一部。無論是說普通話有點彆扭的田中千繪、說日文有點彆扭的林曉培(角色設計是她的祖母曾受日本教育和與日 本人相戀,而她本身應該也曾與日本人相戀)和說日文好彆扭的茂伯 (角色設計(或實際情況也是?)過去曾受日本教育)也恰如其份。

註:本文所有相片均劫自官方網頁

伸延閱讀

海角七號

Posted by 紫熊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