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idairo 是 namida (淚) iro (色),眼淚的顏色。

在moov 聽到這張yui 的 "i loved yesterday",發覺 "laugh away" 和 "namidairo" 也很好聽。昨天本來想譯 laugh away 歌詞 (歌名已想了用「一笑置之」),但因為在「你管」只能找到 namidairo 的片,所以還是譯 namidairo 好了。其實最重要的原因是 laugh away 第一句ヒコーキ雲 (直譯是「飛機雲」) 讓我很頭痛,沒信心譯得好,所以作罷。又說,namidairo 是上季日劇「四姊妹偵探團」的主題曲。

namidairo - YUI (淚色 - YUI) (日中歌詞)

請勿轉載

嫌われているような 気がしてた 帰り道

見上げた部屋の灯り 今 どんな気持ちでいるのだろう?

ケン力になればすぐ謝る よわくて アナタハ ズルイヒト

回家的路上  我感覺到  我惹你討厭了 (1)

抬頭望見房間透出的燈光  如今 是抱著怎樣的心情呢?

吵鬧的話  便馬上軟弱無力地道歉 你就是如此狡猾的人

なみだいろ 声が聞こえない夜は 

困らせてしまうほど わがままになりたい

淚色  萬籟俱靜的晚上 (2)

我多麼想任意妄為  讓你一嚐困擾不已的滋味

だいじゃうぶ そう言ってみたけど 

そんなはずないでしょ…

曾試著說「沒問題」(3)

但其實也不盡然吧......

水たまりに映る 哀しい顔 見慣れている 

ムリ 言わないつもり わかってるから 苦しくなるの

優しくされると泣けてくる やっぱり アナタハ ズルイヒト

路上積水映照悲愁的臉  早己看慣 (4)

因為明白到我並不忍心說「不能這樣下去」 感到無奈不已 (5)

得你溫柔對待  總是讓我落下淚來  果然你就是狡猾的人 (6)

なみだいろ 声が聞こえない夜は 

困らせてしもうほど わがままになりたい

淚色  萬籟俱靜的晚上

我多麼想任意妄為  讓你一嚐困擾不已的滋味

だいじょうぶ そう言ってみたけど 

そんなはずないでしょ…

曾試著說「沒問題」

但其實也不盡然吧......

あなたの前じゃ 嘘つきよ 

気づいてほしいと 思っているの 

そんなに強いわけじゃないからね アタシ

在你面前 我在撒謊

心裡總是希望你能察覺到

我可不是那麼堅強

こぼさない 決めていたのに

困らせてしまうよね? わがままになれない

明明己下定決心  不再流淚 (7)

為你造成困擾吧?我可不能任意妄為 (8)

だいじょうぶ? なんてまた訊くけど 

そんなはずないでしょ…

你再次追問類似「沒問題吧?」的問題 (9)

但其實也不盡然吧......

請勿轉載

 

譯者碎碎唸:

(1) 譯過一遍之後,在網上也參考其他作品,感到很奇怪。「嫌われている」是被動形,為何兩個版本也會譯成「我很討厭這樣」呢?以我理解,歌詞是想說,「我」對這份感情其實感到很無力,不想繼續下去,但每當 想要提起要分手的時候,「你」總是讓我無法狠下心腸,一直抓著「我」這個弱點的「你」是多麼狡猾。這天晚上,「我」舊調重彈,「你」又施展狡滑的手段讓我 說不出口,但「你」心裡一定懷有點點的恨意吧? 所以是「我」被討厭。而「房間的燈光」是用來比喻「你」的。所以「抱著怎樣的心情」的主語是「你」,而非「我」。話說回來,那兩個版本的譯者應該不會想到作品會遭到無聊人說三道四吧?

 

(2)「淚色」這兩個字感覺很美,眼淚的顏色究竟是什麼顏色呢?「身在不能聽見聲音的晚上」或「聲音  聽不見的晚上」說法很不自然。是耳朵有問題麼?為什麼聽不見呢?第二句比較難把握得好。直譯的意思是「我想任性到讓你感到困擾的程度」,但沒有那兩個版本中提及的逆轉關係 (即雖然.... 但是) 。想到的譯法只有這個,

(3) 第二句是「だいじゃうぶはずないでしょ」直譯是「理應不是沒有問題吧」。意思說現在心裡已感到有問題,只不過無法宣之於口。嚴格來說,沒有推論「這樣下去沒可能」的意思。

(4) 水たまり(みずたまり)とは、雨の翌日などに、路上などにたまっている水のこと。場景是「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所以我特意不只譯做「水面」,否則為何無緣無故說到「水面」去呢?「言わないつもり」直譯是「沒有打算說出口」讓我任性以「不忍心」來畫蛇添足吧~  第三句,有兩個動作「優 しくされる」(得到溫柔的對待) 和「泣けてくる」(流下淚來,注意這個沒有「想」哭的意思) 連結兩個動作的是「と」。「と」既可解作「和」,也可解作「A と B」(在 A 的情況下,B 理所當然會發生)。這裡是後者的用法。我用了「總是」來強調那種「理所當然」的意味。

(5) 參考逸之的意見

(6) 參考 KURO 的意見

 

(7) 參考 Mr Riceball 的意見

 

(8) 究竟誰「困擾」呢?我也「困擾」了好一陣子。但既然這兩句也沒有出現主語,我推斷為所有動作的主語也是「我」。而「困 らせてしまう」是被動句式,所以應該是「你」被我弄得「困擾」了。少少題外話,無論從事中文寫作,還是把外文譯成中文,每一次也應該儘量避免使用「被」 字。被動語句在中文用法中,通常有負面意思,「被迫」接受。「我『被』你祝福。」用法極不自然,可改為「我得到你的祝福」。另,也可因應情況用「遭」等字 來替代「被」。

(9) 第二個版本「這樣的短訊應該已經不能再收到了吧」。嗯...... 「訊く」是「聞く」另外一個寫法啊~ 另, 「之類」太口語了吧?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