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寫了好幾天。本來最初朝給予好評的方向邁進,怎知寫到後來,連自己也發覺原來不大欣賞這部日劇。

含大量劇情,敬請留意。

周繞在神樂阪一間面臨都市化,不得不拆卸結業命運的「坂下」老舖料理店,和在「坂下」做學廚「一平」身上的故事。故事是平實的,步調是緩慢的。但還未去到沉悶的地步。

故 事一開首,說出「坂下」的老闆娘,意識到自己的女兒背著自己打算將「坂下」所在的土地賣給發展商發展高樓大廈,然後將「坂下」以新型式在該高樓大廈繼續經 營。而另一方面,也收到自己過往從政的丈夫病危的消息。但老闆娘因為不是正室的關係,縱是心急如焚也不可以到醫院探望。後來丈夫離世,他們一家人也只可以 遠遠憑弔。

最初,觀眾的心也會被老闆娘牽引著,覺得女兒是歹角,背叛自己的母親、背棄「坂下」的歷史、無視眾人的期望、毅然獨行獨斷自把自 為把「坂下」賣掉。但事實上,時代進步,實不是單靠她一己之力可以逆轉。況且,因為老闆娘丈夫離去,再沒法籌到融資,女兒走投無路才出此下策。到最後,她 甚至為了每個員工的出路,甘心低聲下氣要求以前有過節的人收留自己的員工。

這一點,很值得我們深思。

劇中描述發生在老舖和式料理店的軼事(個人認為如果更詳細講述廚房運作會更好)、側室(二号さん)面對丈夫病重離去卻連最後一面也見不成的悲哀和知道正室(正妻)快要來訪時手足無措的心情、昔日風光在入贅(婿養子)的一剎那連同個人自尊也一併失去的那份無奈,值得細味。

但是我覺得劇中人的性格,不大討好。

一 平一直不知道父親是誰,應該說除了一平母親(雪乃)之外,這個世界沒有人知道他的父親是誰。一平追問之下,雪乃一概胡混了事。但後來,因為一平在蛛絲馬跡 推測之下,認為女朋友(ナオミ)的父親(津山冬彥)大有可能是自己的父親,於是一再追問雪乃。但她還是不為所動,繼續嬉笑推搪。一平大為光火,一怒之下 說:我們就不要見面吧。

我不知道編劇是否很欣賞《迷Lost》的風格,以為這種到最後一集也沒有解謎的懸疑手法會把觀眾吸引 到欲罷不能。但我只是感到厭惡。正如一平所說,每個孩子都有權利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因為他是一個人,不是一個玩具。雪乃好像因為可以成功保守秘密而感到 沾沾自喜,我實在理解不了。最後,雪乃對冬彥(兩人為舊情人)說因為一直只是愛著他,縱使一平其實是她跟另外一個男人所生的孩子,但她卻把他視為冬彥的孩 子。所以難以啟齒,對一平交代誰是父親。她的腦筋是不是有問題?你生下一個兒子,就是為彌補失去的愛情而作夢自欺的工具麼?我是冬彥的話,聽到這番感人肺 腑的說話,一定會暗暗慶幸,當初沒有愛上這個女人。

我一直對那種優柔寡斷的男生沒甚好感。一平一方面答應了在聖誕節跟心儀的 ナオミ見面,但另一方面又答應了跟老闆娘孫女(えり)去聽演唱會。最終私自決定把演唱會票給另一個男生,著他去跟えり見面,自已則與愛人快樂去。我覺得很 過份!無論你如何不喜歡えり,如何不想任由老闆娘擺佈而成為下一代入贅的女婿,也應該事先說清楚啊!這是基本禮貌好不好?東窗事發,老闆娘的女兒怒火三 丈,狠狠地罵雪乃沒有盡教養的責任。一平竟然還不懂得反省,還敢說因為對方侮辱了母親,所以不可饒恕。真是儒子不可教也。

一 平女朋友ナオミ也是怪性格。什麼叫做逢星期一、三、五一定要說法文?一個陌生人好心幫你拾回散落一地的蘋果,你明明懂日文,卻用他不會聽得懂的法文說多 謝,幹麼?因為你日後你要到法國留學,所以想規定自己逢星期一、三、五一定要說法文?但神奇的是,寫的話,日文是容許的。於是,後來逢星期一、三、五見面 的時候,一平與ナオミ用筆寫日文溝通。裝模作樣的,不煩嗎?如果想練習說外語,一個人自言自語說就好了,為何要玩弄他人呢(對方根本不明白,不是玩弄是什 麼)?

這樣說吧~ 劇本我覺得不怎麼樣,但演員的演出十分出色,尤其年紀輕輕的二宮和也。有時間的話,也可一看。

伸延閱讀:

官方網頁

冰子:倉本聰的《父子》下@《拝啓、父上様》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