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韓國人有個約會後,我與日本人也有個約會。

雖然學日文已經很久很久,久得現在的我也數不出究竟學了多少年,但一直以來缺乏機會練習口語,再加上近幾年沒上課,忽然要以日文作日常會話,實在膽 怯得很,膽怯得除了傻笑,就只懂說「緊張している」(緊張得很) 。同場還有兩名日本語的高手,越發感到很大壓力,越發說不出話來。對了,其實之前一晚,我擔心得不大睡得好,有夠笨吧?腦呆呆的,又怕生..... (藉口說得沒完沒了.....)

如此這般,難得有這樣的機會,我沒有好好把握。但話說回來,縱然沒有特別學到什麼,也想不到有什麼想學,但可以單單讓我有機會說說日文,已經很足夠。

對 方想學廣東話。本來我準備了什麼聲母韻母聲調的資料,但有相關經驗的朋友告訴我,只是隨便跟對方聊聊天就好。當時日本人拿出自己之前上廣東話班厚厚的筆 記,卻連一句「唔該」都不知道有什麼用法,實在有點驚訝。心念一轉,我問她喜歡吃什麼食物,她說她喜歡去茶餐廳吃,於是我就只教她出前一丁、通粉、米粉、 意粉、牛肉、火腿蛋等等和在茶餐廳中點菜時用到的說話。然後她又問我如何說「ただいま」「おかえりなさい」,我照直說一般香港人也不會說,但也教了她如何 說「我返黎啦」和「你返黎啦?」但再重申香港人大多不會說。她又問了如何說「幫下手啦」「抺檯啦」,我也照辦如儀,只是卻暗自擔心對方的丈夫會從此禁止我 們來往嗎?

閒談間,我問她待會做什麼,她說會去超級市場買菜,然後準備晚飯。那麼一般週末做什麼呢?她回答說打掃.......

然後當她問我又做什麼的時候,我有點支吾以對。如果要我詳細說出之前某一個星期做什麼的話......

星期一與朋友一二三慶祝朋友一的生日;星期二與同事一二三探望剛誕下麟兒的同事四;星期三去修甲;星期五與朋友四吃飯;星期六與熊弟主人打羽毛球,接著與大學同學一二三四五去吃下午茶,然後跟主人和主人家人去吃晚飯;星期日與朋友五六打羽毛球、接著與朋友四五六去拍照、接著與朋友四五六七去吃晚飯。

如果我是男生,也會想討日本女生做太太吧? 別誤會,我的情況跟我這個人也有點特殊而已......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