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十時半才下機,今天一早已經拖了軀殼回到公司。

「這一個月,怎様呢?」每一個人都這樣問「一定很好玩吧?」理所當然地說。

真的不是三言兩語可以交代的事。每一天的記事,應該會詳細寫。但先要解決的,就是如何將差不多 3 GB 的相片上載,然後才從中挑選有關的相片放在網誌裡和寫記事。

以下是我出發前已經寫好的文章。不過,經過網誌友的忠告,回來才公開。

報名的時候,第一件說明的事:「我已經考了一級,不要由 あいうえお 從頭開始學。」對方說我們未必可以安排到一級合格的程度,我回應說:「我不是要讀一級合格的程度,只要不是由 あいうえお 從頭開始學就可以了。」她說會安排入學試,核實程度。但插班是沒有問題的。於是,我報了 A 校。報了名之後,就一直沒有多大理會。反正機票住宿等安排,學校會辦妥。行李又不需要這麼早便收拾。

大概六月初,學校打電話來,說 A 校現在沒有插班的安排。不可以安排適合我就讀程度適合的班級。別開玩笑吧?你不知道我多大費勁,才可以得到批准放假去留學一個月嗎?還是你要我由 あいうえお 從頭開始學嗎?我正要發火的時候,對方說,其實我們還有 C 校可以選擇。什麼?當時我第一次詢問的時候,你只說過有 A 校和 B 校可供選擇,為何忽然多了 C 校?對方說:因為你致電詢問的那個時候,C 校那班已經額滿了。那為何現在又有餘額?總之,現在我們可以再增加兩個名額。如果你沒有問題,我們便可以立刻幫你安排。可以插班嗎?可以。課程日期是一樣嗎?一樣啊!那麼,請你把課程安排傳真過來給我看。

傳真送來。別開玩笑吧。哪門子的「一樣」?遲了兩天出發,又要遲兩天才回港,是「一樣」嗎?我原來那個假期,已獲批准,人事上的安排,也辦好了。因為這樣的「一樣」,我要勞煩超過十個同事,別開玩笑吧?然而,我還可以有其他選擇嗎?總不成我放棄不去吧。總不成我由 あいうえお 從頭開始學吧。C 校便 C  校吧!

七月初有出發前講座,我再問一次,分班試是講座那天考嗎?對方說,不是。到日本才考。講座是在上午十一時半至一時半,地點在九龍。那天下午二時半,我要考法律課程那個考試,地點在港島中半山。所以我一定要中途離去。我「攜同」熊主一起去,著他幫我聽聽講座後半部有什麼重要資料。講座一開始的介紹;最後我們會安排大家考分班試。什麼?別開玩笑吧?不是在日本考嗎?我今天要早走,不可能考分班試呀!工作人員問星期二你有空嗎?我們作特別安排吧。要在出發前一而再,再而三,測試我的心臟負荷得了多少驚嚇嗎?

在連續星期二、四、六、日和一考了法律課程的考試後,在完全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我在星期二考那個分班試。職員著我在接待處附近一個書桌上做試題。但門,是不關上的;電視,是開著的。平時通常都會勉強自己接受別人隨意安排的我,禁不住說,這個環境,我根本不可能做試題的。職員好像有點不情不願地安排我到另外一間房間。接著的一個小時,我覺得自己像在冰箱裡的一支冰條。

話說回來,由此至終也只是有驚無險。整體安排沒有大的閃失,事前準備講座中,職員態度親切友善。講解亦非常詳盡,可見那問學校經驗充足。

每一天的記事,我會努力寫的!請熱切期待!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