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班試的結果有了。分 A、B、C 和 D 班。D 班的程度原則是最高的。22 人之中,有五個是 D 班,其中一個是我。

班上有五個台灣人和四個瑞典人。一開始要用日語介紹自己。

你知道什麼是 かるた?

かるた簡單來說就是咭遊戲。咭有兩套,第一套是日文五十音的咭片,會分散放在桌上。第二套每一張咭上會有一句日文的句子。遊戲主持人會逐張讀出句子,然後參與遊戲的人鬥快拿取桌上相關日文音的咕片。例如,如果主持人讀出:「さを持って行きなさい」。我們就要鬥快拿取 ""這張咭。

首先玩了兩遍遊戲。然後,老師著我們製作遊戲咭。這是我所製作的。請不要說真像幼稚園生所畫的!

以下是全班 D 班的製成品。

午飯也是在車站附近吃。這碗麵叫じゃじゃめん。是撈麵。醬汁的味道很怪。我以為是我在日本吃過最難吃的,但原來一山還有一山高。後來在汐留(しおどめ)吃的才是最難吃。但那是後話了。總之,就是拜這碗麵所賜,自此,我就沒有在信濃町吃過午飯。

下午從信濃町乘総武線到新宿,然後轉乘山手線到渋谷(しぶや)穿和服(着物きもの)。有專人幫我們穿上,每人需時 10-15 分鐘。大家都很興奮,不停地拍照。日本的和服,一定是左邊在上面。一定不可以弄錯。因為右邊在上面是葬禮上的穿法。

Picture

穿上和服之後,我們跳簡單的日本舞蹈。大家玩得不亦樂乎。

大概四時多,便在渋谷駅解散。我與在飛機上認識的兩個朋友,不知怎的跟另外兩個女生和一個男生走在一起,說不如一起逛吧。自此,這個五女一男的組合就經常一起四處去。

組合中其中一個是渋谷原宿通。她帶領我們由渋谷一直走到原宿。如果我沒有記錯,我們在這裡出發:

沿公園通り走,經過西武和 uniqlo

然後在 Parco 1的十字路口轉右,然後沿オルガン坂走,經過 tower records 然後沿明治通り走,經過一間有四層的burbery blue label

然後再經過這家 uniqlo。這家 uniqlo 很有特式,店內所有tee 都是用透明膠筒盛載。我出發前本來就想去,但是這一天我卻走對面那條街,而不知道原來這間就是 uniqlo。只拍了照而沒有過馬路入內看。後來幾天後再到原宿,才驚覺原來自己早就經過了。

走著走著,在十字路口見到 Laforet (ラフォーレ)。本來覺得這間商場所賣的貨品應該會適合自己,但見同行人沒有興趣,就沒有久留。然後不久,就走到竹下通り。

竹下通り對於不少香港人來說,應該不陌生吧。因為這兒是平貨集中地。但我卻第一次來。而之後再來一次,也亳無收穫。始終這兒賣的大多是便服,對於一個上班要穿得比較斯文的我,不大有吸引力。

在竹下通り這間店吃了クレープ (crepe)。很香味道很好。如果你會繼續看日後的記事的話,你會發覺我根本就是一個 pancake/waffle/crepe/donut 痴。

走完竹下通り,因為其中兩名朋友要跟剛來日本旅行的朋友約了在池袋見面,所以便一起乘山手線到池袋(いけぶくろ)。

本來打算在每一個站也這樣拍下車站的照片,但後勁不繼。總是到達目的地便頭也不回衝出車站,展開觀光/購物活動,然後弄得筋疲力盡才乘車回家。那時又沒有心情拿起相機了。

朋友與朋友相遇後,本來一行十人打算一起去 mo mo paradise 吃しゃぶしゃぶ(牛肉火鍋)。但店員說只有一張桌,只可以容納八個人。下一張桌則要等超過半小時以上。我們最終選擇那兩個朋友與她的朋友在mo mo paraadise 吃,我與其餘兩女一男另覓地方吃。

最後去了sunshine city 的自助型式烏冬店吃。

首先在第一個攤位選冷或熱烏冬。然後自己再選配菜,有各式各樣的天婦羅和炸物,最後付帳。吃完之後要將用具放到「返却口」。桌上還會準備一塊布供你抹桌之用。我當然會對抹布視而不見。

味道還可以,價錢還可以。

吃完之後,所有店舖都關門了。

差不多十一時許才回到宿舎。自這天起,我發誓不會再挑戰人體的極限,一天只會攻陷一個地區!

Posted by 紫熊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