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正紀念堂 [台灣民主紀念館- 天仁茗茶 - 永康牛肉麵 - 金石堂] - 忠孝敦化 - [茶霸附近的茶室 -  galoop - wachifield] - 東區地下街 - 忠孝復興 [Sogo 復興館 - 鼎泰豐] - 台北機場 [hello kitty 候機室]

今天實在有點百無聊賴。本來計劃去坐貓空纜車,但主人說既然今天晚上坐機回港,如果坐貓空時有什麼閃失就因小失大,而且貓空也沒什麼看頭。

在中正紀念堂還是中正紀念堂的時候,我曾經有參觀過,所以本來不持別納入行程內,但因為這幾天也沒有吃過牛肉麵,所以決定到永康街吃牛肉麵。就順道參觀前身是中正紀念堂的台灣民主紀念館

在大忠門離去,沿信義路一段一直走至第二段,大約十分鐘的路程,就見到天仁茗茶

主人點了冰香橙綠茶,非常好味。之後在另一分店買了第二杯,但他說味道已有少許不同,沒有第一杯那麼好喝。我點了玫瑰奶茶,熱度不足。但天仁茗茶在台北總有一間在左右,而且水準不錯。值得一試呢~

在天仁茗茶的街口轉入麗水街,一直走兩個街口就見到永康牛肉麵

粉蒸排骨。把飯、排骨和粟子一起放在小籠內蒸,頗辣。

紅燒牛肉麵。我認為可以與阿給和(冒牌)豪大雞排同列為今趙台北之旅我最喜歡三大食物之一。牛肉 (謎之聲,有人不是戒了牛了嗎?) 雖有點韌,牛味不濃,但牛筋佷軟。我最欣賞還是湯底和麵條,湯是香辣惹味,麵是有咬勁。只是吃了之後我的牙肉更加腫起來.....

發覺原來附近有福州世祖胡椒餅的分店,怎知還未開始營業。

再一次緣慳一面了,胡椒餅~

走到附近的鼎泰豐,門口擠滿了等候的人,風頭一時無兩。其實剛剛吃過牛肉麵,也暫吃不下,到鄰店金石堂書店逛了一圈。

死心不息,再經過胡椒餅店,還是未開門。問了鄰店的人,說可能一時半,可能二時半,說不準。附近沒什麼可以打發時間的地方,放棄。坐計程車到中正紀念堂,坐捷運到忠孝敦化。

本打算到茶霸,怎知說是尾牙,只好到附近一間不記得什麼名字的茶室

看!杯子有多高!可惜最後卻喝不完的。左邊是主人點的鮮檸檬茶,很酸。右邊是我點的蜂蜜綠茶,不錯不錯。

因為是下午茶時段,免費送小食。我點了甜不辣。

這個甜不辣比起在市林吃的那個好吃太多了。甜不辣嘛,就是天婦羅(てんぷら tempura)的台灣譯音,但後來演變成好像泛指炸物,像這個其實只是炸魚肉,沾甜醬汁來吃。如果不是牙痛,主人禁制我不可再吃炸食物,我一定會吃光光的。

主人點的是烤[米麻]糬。點了之後也不記得是過了三十分鐘,還是四十五分鐘。我不禁追問了兩三次,還沒有來,於是我們決定付款離去的時候,店員卻說剛剛弄好。我一直推說不要了,但對方甚為堅持我們外帶。盛情難卻,我們就拿走了,站在街頭上吃,但很難吃。外皮有點硬,內裡沒甚味道。所以連相片都懶得怕。

逛了附近服飾店galoop 和有貓圖案的皮夾製品wachifield。分別只能打發5 分鐘。

因為繼續下大兩的關係,我們只好走東區地下街由忠孝敦化站一直走到忠孝復興站。然後逛sogo 復興店。

上圖為鼎泰豐的小籠包,而下為蟹粉小籠包。屬具水準的小籠包,但不是我吃過最好的。我曾經在已結業的銅鑼灣鷺鷺酒家吃過最好的。湯汁多得一咬便滲進嘴裡去,連頂部也是軟棉棉的 (鼎泰豐是硬實實的) 。不斷帶朋友去試,每個也讚不絕口,只可惜一直人客不多,最終也結業了。之前發現灣仔也有一間叫鷺鷺,還以為是重開。怎知對方說自己才是正宗店,那間是盜名的,因為已結業,所以自己可以名正言順改名鷺鷺。

說遠了,其實想說的是,如果不用大排長龍,鼎泰豐不妨一試。但如果要等候多時,值不值得則見人見智了。

坐捷運回忠孝教化,便回酒店了。之前一天詢問了服務員從酒店到機場的辦法,有三個選擇 ─ 最便宜是機場巴士,但在哪兒上車、車資是多少,服務員也不清楚,只知最近也要坐捷運站到忠孝復興才有上落站:或可坐計程車,與司儀議價,NT$1000 到1200 不等:第三個選擇是訂車,NT$1350。我們好逸惡勞,選了第三個。

下午五時回到酒店時,車已經在等。六時許,我們已經到達機場。辦好登記手續後,無所事事還是想到吃。

主人點了澡肉飯,我吃了三口,牙痛得再吃不下。但味道很好,正因為台灣的比起香港的肥膩,肉質鬆軟。

看到這間育嬰室。我偷偷走進去竊看。

沒有人或嬰,便大膽拍照。

原來在我們的候機室隔鄰便是hello kitty 候機室,大拍特拍。

拍得不亦樂乎之際,發覺差不多到了登機時間,此時發覺還未兌換用剩的台幣和用掉零錢。手忙腳亂,總算趕得及,怎知航空公司宣布要延遲登機時間十數分鐘。

終於上了機,我在2X 行停下,主人說位置在 4X 行呀~ 一看之下,欵?怎麼兩個人同時辦理登機手續,卻相距廿行?即時跟空姐說,她說這班航機人客很多。我立即以事論事有禮貌地反駁說我們很早便辦理登機手續呀。對方答道,我看到你很早便辦理登機手續,但我要請地勤人員才能為你作安排,請你先回座位。我們也非常合作地先回座位。

數分鐘後, 一名地勤人員神色匆匆,與剛才那名空姐一起走過來,問我是不是要調位。然後說:「那你坐3x 行吧!以後你可要檢查清楚了」語氣是責備的。

我立刻冒火十丈,不甘示弱用廣東話說:「我地坐了幾十次飛機,咁樣硬生生俾人分開廿幾行真係第一次!」當然,我不是潑婦,說完這句我就走到4X 行找主人到3X 行坐下來。主人說附近也有人有同樣情形,但算較走運,只是相差幾個位。那幫人很氣憤地說不會理會,坐在一起便是。

雖然我理所當然地認為地勤人員有責任把我們的位置編在一起,和在未能這樣安排時,跟我們說一聲,好讓我們有心理準備,但我不否認我們有責任要在辦理登記手續之後查看一次。所以我跟空姐說的時候,我有禮貌地說明問題,只是一心想尋求解決辦法,沒有因對方沒有達致我的合理期望而胡亂責備什麼的。但我萬萬想不到要在機鎗內接受那名地勤人員的訓話。

後來,我們想起最初是經香港的旅行社劃位。在劃位過程中,究竟是旅行社的失誤,還是辦理登記手續的地勤人員的失誤,我也說不清。但即使是旅行社的失誤,但那名地勤人員不是把第一關嗎?他不會在辦理手續中察覺兩個人分開廿行坐有點奇怪嗎?無論如何,我本來也沒有想過追究誰對誰錯,但即使你要說是我錯,要負上一切的責任也好,究竟我犯了怎樣的滔天大罪,要當眾遭受那名地勤人員的溫馨提示呢?

就是這樣,平白遭人責備之後意氣難平的心情下,台灣之旅劃上句號。

p.s. 為免引起誤會,先說明清楚我們所乘搭的不是有hello kitty 機的長榮航空。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