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16 The Return of the King in Hong Kong | 20140922 The Return of the King in Shanghai ]

因為最近工作好忙,跟著 JYJ 去巡迴沒可能,最初以為只能看香港場。本來台灣場好想去,沒想到日子卻是星期四,因為不是周末,所以真的沒辦法。

我的戰爭力很低,所以對內地場實在有點抗拒。身邊有魔鬼說正在考慮去上海場。一開始的時候,我還在勸她不要衝動啦~

當然後來的發展,你也猜想到。有朋友說應該可以幫忙留票,我舉手說我也去! XD 因為完全可以不用向公司請假,就可以爭取到跟見面的機會,實在不應該放過嘛!原來上海機票,星期六去星期日回的機票,比起星期五去星期日回的機票的價錢,差不多貴二千元!所以最後決定星期五出發,下班後坐最後一班機。這幾個月以來,第一次成功準時下班,感覺好像中了奬一樣啊! 雖然幾乎所有人聽到我說去上海,都跟我說一定會誤點。但出發前往上海的時候,卻又很順利。暗暗感到慶幸,只是當時沒想到後來卻發生始料不及的事……

因為在香港已經買了周邊,最主要是相信在大陸應該沒有真正的周邊售賣,所以也沒有打算太早到會場。上海去過兩次,感覺很一般,沒什麼特別景點要去,但也不太想只呆在飯店,所以也出去走走,吃吃湯包呀、生煎包呀,下午茶呀 都是吃。不過也去了很有趣的地方,在公園的地上放著一把又一把的傘子,傘子上面貼著徵婚告示,說自己怎樣怎樣,求偶條件怎樣怎樣,蔚為奇觀!

大概六點去到會場附近,果然寫著「官方周邊」的攤位都不是官方的。進場的時候,飲料不能帶進場,所以要買水。但說規矩要拿走瓶蓋,內地規矩實在難以令人理解。看演唱會的時候,一直怕打翻水樽,心驚膽跳。

看到全場爆滿,心情很是興奮啊!雖然看不到紅海,但如香港場後記所說,雖然很是可惜,但也沒有太執著。畢竟我進場,只為了專心一意看的表演,而不是來看海的。三子怎樣看待雜海、怎樣看待唯飯應援,除非聽過三子曾經親口說,否則誰也沒資格代表三子說什麼吧?我不是認同唯飯全場舉其他顏色手燈的行為,也不是要為唯飯護航,我只是覺得這樣精采的演唱會,可能是三子入伍前最後的一個演唱會,卻充斥著針對雜海的批評,實在好可惜。我看到的是在上海人氣高,所以一萬多個座位幾乎坐滿。如果全部都是團飯,拿著紅色手燈,就太美好了!但事與願違的時候,從演唱會出來,一說起演唱會,你就只有對雜海的埋怨,你不覺得這樣很對不起三子嗎?紅海雜海的討論,就此打住吧!  

很後悔寫香港場後記時,把演唱會寫得太完美,現在倒變得詞窮了。畢竟香港場是亞洲巡迴第一場,而當時在中患了感冒,而上海場則是中國場的最後一站。香港場偶有失誤,來到上海站就再沒有出現過了,而三子好像更遊刃有餘,在台上表現得更輕鬆自若,跟台下的觀眾更能打成一片。  

在中來香港的時候感冒,雖然現場表現還是絕不欺場,但或多或少也有點影響。在中在上海場狀態大勇,唱歌當然發揮得更好,而且還是不斷放電!幸好這次的位置跟台有距離,如果近距離跟在中來個對望,可能當場中槍倒地!雖然這次沒有脫衣服展現發光胸肌,也沒有波濤洶湧,但即使如此,也已經電力十足!上海場的「老小咸宜」版的《Butterfly》和《Mine》同樣能把我迷倒,所以說我的確不是狼啊!終於可以還我清白了沒人有興趣要知道。唱這兩首歌的時候,我在拍右方電視的影像,但因為在中生人在 T 台,所以很多時候我的眼睛卻是看左方的台,有時轉頭看相機時發現原來相機的鏡頭已經偏離了電視,屏幕只有一片黑色!因為拍了不少視頻,所以可以細看跳舞的動作,看視頻時不時感嘆在中跳舞好好看!在中有時會大力向一邊搖頭,甩開前額頭髮,說不出的帥氣啊!!!在中說到老了脫髮,頭髮變得稀薄,然後把前額頭髮往後撥,露出額頭,突如其來的舉動,叫我覺得好有趣。我真的想像不到在中肚子凸出來的樣子,至於其他成員嘛也不是沒見識過,畢竟發福不是中年人專屬權利… XDDDD 當然不會嫌棄啦~  

有天在上海場說話油膩得很,說什麼出去過,到過大家的心裡去,叫在旁的在中也受不了,用雙手按住有天的臉我也好想用雙手按住有天的臉啊。說到十年後的情況時,又突然假扮步履蹣跚,走路一瘸一拐的老人家,叫在旁的俊秀笑死。當時我在拍片,沒法做什麼反應,忍得多辛苦!當然說到最精采的一幕,就是有天做可愛頌。有天假扮老人家的時候,俊秀大讚有天果然是演員。但我卻在有天假裝不懂得做可愛頌時,心裡說「果然是演員」,明明之前已經做過。我每次去大陸場,有天也給我做可愛頌 (<< 誒?這位飯還好嘛?你要不要跟海秀或者趙東民大叔大叔預約一下?) 實在太幸福了! [ 視頻 (1) | 視頻 (2) ]

上海場對俊秀是別具意義的。一直被兩個哥哥欺負,今次居然能夠扳回一城!飯一直要求俊秀做可愛頌,俊秀一直想拉開話題,只是飯也不是善男信女 (喂!),一直咬住不放,一直叫。俊秀居然能成功叫有天負責做!不過有天也成功騙到單純的俊秀循循善誘指導,雖然俊秀故意背對著觀眾,所以我們都看不到俊秀的表情,只看到俊秀的背影,但不知怎的卻更覺得俊秀好可愛!俊秀在上海場笑得很開心,不時用手掩嘴巴很可愛。有一次甚至興奮得在地上坐了下來!又在台向著我跳蛇腰舞,甚至跳膝蓋擦地舞!又再一次慶幸這次的位置跟台有距離,否則我怕小命不保啊!

喜歡追韓團的其中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喜歡成員之間很有愛。當有天說到過大家的心裡去,有天跟俊秀相視而笑的表情;唱《Back Seat》時,有天跟在中擦身而過時,偷偷拍打了對方的手掌。「十年」不是單單只是一起唱歌跳舞的時間啊~

在中有天和俊秀總是笑得很開心,那份快樂也感染了我,嘴角總是不由自主上揚。因為要拍視頻,很多時候要很克制沒法尖叫,所以這次應該是我看過這麼多場演唱會之中最冷靜的一次!但原來相機收音很差,勁歌視頻都沒法再看,真的好想哭!一直雙臂高舉相機,當時為了穩定鏡頭所以一動不動,直到後來,雙臂仍然很酸痛,雖然已經貼過止痛貼....

雖然一直對內地場印象不好,但今次上海場出乎意料還不錯。雖然也有人低聲說話或者高聲亂叫,但情況也不算很嚴重,至少沒有從頭到尾在尖叫的尖叫魔。雖然跟台有點距離,但視野還算很不錯,至少前面沒有燈牌。比起在內場要站在椅子上,要左閃右避在夾縫中偷竊三子也好得多了。整場氣氛熱烈,應援做得不錯,舉手幅的場面也很壯觀。只是為什麼我事前完全沒看到派手幅的消息?

視頻

 

雖然不捨,但演唱會還是會完。本來打算去上次俊秀去過的鐵板燒店,途中卻突然收到「航班取消,請聯絡訂位辦事處或你的旅行社尋求協助。不便之處,敬請原諒。」的電郵!當時是差不多晚上十一點,我們身處外地,說有多徬徨就有多徬徨。用電話咭僅餘的儲值打電話到航空公司訂位辦事處,一直響了幾分鐘也沒有人接聽。這時也來到鐵板燒店,雖然門是開著,但一個人也沒有,所以打算先回酒店處理好機票的事。

回到酒店,又請熊主幫忙在香港打電話給無人接聽的航空公司,又有朋友找旅行社職員,又有朋友找航空公司工作的朋友,但全都不得要領。最後決定還是第二天早上去機場處理。到酒店餐廳吃了沙律,回到酒店房後,朋友再登入航班系統,發現原來我們已經被安排坐晚下午三點出發的航班。我們懷疑因為乘客不足,航空公司把航班取消,然後會重新安排受影響的乘客改坐其他航班。既然如此,為什麼航空公司不可以在已經作好新安排後,才通知我們航班取消,以及新安排的詳情,卻要我們浪費時間打電話給無人接聽的熱線,白白擔心好幾小時?

因為跟三子住同一家酒店,所以可以想像一下呼吸同一個空調系統的空氣,幻想一下在升降機偶遇。不過,我從來就沒有這樣的運氣,而且三子應該利用工作人員專用的升降機吧?在腦裡猜過三子究竟住樓上或者樓下,但沒想過去查探確實住哪一層。

我從來沒想過要去送機或者接機,但如果在禁區內有機會見面,也好像是有趣的經驗。反正來上海只是為了看 JYJ,看過演唱會,當然沒有久留的原因。雖然本來坐的下午三點的航班,但三子是十一點的航班嘛,所以我們早上九點便來到機場。因為飛機票的級數問題,本來不能坐兩點前的航班,只是因為我們是受影響乘客,所以要求航空公司給我們改坐一點的航班,幾番周旋後終於答應。周旋的時候,我其實不在場,因為我要去尋找通往 1 號航站樓的方法。前一晚才駭然發現原來機場有1 號航站樓和2號航站樓,三子要去的是1 號航站樓,而我們要去的2 號航站樓。來到機場再發現進了禁區後,無法從一個航站樓到另外一個,所以說在禁區見面的美夢就這樣粉碎了。既然來到機場,也只好碰碰運氣。看到工作人員和油頭大叔辦好登機證後進禁區,我們也在禁區入口外等著,雖然理智告訴我三子不會利用這個通路,被粉絲所吞噬。然後也在工作人員通道外等了一會兒,突然看到有人跑,我們就跟著一起跑,又有人跟著我們跑,還以為我們有什麼內幕情報,原來都只是盲目地跑的羊。回想起來,真的很搞笑!聽說三子一直走秘密通路,甚至沒有利用登機口上機,所以是什麼號航站樓也已經沒關係了。朋友的朋友在號航站樓上機,都看不到三子。就這樣結束了第一次的送機了。

回香港時,飛機誤點了二十分鐘,不過又在原定時間到達。就這樣旋風襲上海之旅結束了

第2頁|全文共2頁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