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月 1 日:更新了第 20 集。

第 1 至 10 集的分集文在這篇

警告:會談及劇情。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시완 (時完) - 그래도... 그래서... (即使這樣... 因為這樣...) (韓中歌詞)]

《未生》決定不會延長實在太好了!延長通常沒什麼好結果嘛~ 原著漫畫作者會準備新一季作品,而電視劇《未生》不排除有第二季的可能性。雖然第二季也並不能確保質素得到保特,但至少不會破壞對第一季的印象嘛~ 

11 月 29 日:第 11 集

克萊回到公司,跟百基道謝,感激他幫忙查出朴代理的資料。百基目無表情說是沒什麼大不了的事。

朴代理找專務求情。老狐狸最初說商家都是詐騙犯,又提到專務女兒婚禮時,朴代理專誠趕到會場,好像在設法替朴代理開脫似的,但最後朴代理只專務被當成棄卒。

以為跟高層拉攏關係,出了什麼事就有人挺的想法,還真幼稚。對專務這種人來說,只看有沒有利用價值啊!

《未生》有時真的好殘忍!我剛剛開始挺喜歡送鰻魚給吳科長的部長,沒想到就要跟部長說再見啊!

部長實在有點無辜,根本就是朴代理一人在搞鬼,關部長什麼事啊?!你可能會這樣想吧?但上司其中一個很重要的職責就是在下屬犯錯的時候,察覺出來。雖然是朴代理搞鬼,但部長沒能察覺出來,作為上司,就是失職。失了職,就要受到懲罰。部長本來只是要降職,但部長再勉強留下來也沒什麼意思了。

最後一幕,部長又再為自己加分。部長一一跟下屬道別,能夠把同事的名字都叫出來。誰結了婚,誰還未結婚,都一一清楚。你可能會認為是理所當然,但其實並不盡然......

吳科長回想起跟部長這麼多年來的點滴,想到部長總是包容著任性的自己,想到部長真誠待自己,最後卻只能以深深的鞠躬,不捨的眼神送別部長。

這一段,看了兩次都不太明白的劇情。

克萊說到圍棋中的 반집 的事。因為不懂圍棋,所以即使看到中字寫到「半眼」也不明白。在網上看了不少相關資料後,只大概猜到因為黑字先下,會有一定的優勢,為了公平起見,在計算分數的時候,如果黑字多一眼,也只算是贏半目。半目贏和半目輸的話,並不是壓倒性的輸贏,雙方幾乎可算是平手。話雖如此,雖然戰果相差不大,但最終輸掉的一方,會覺得什麼也沒用;而勝出的一方,會感激在過程中自己走的一步,對方走的一步,促成自己勝出的成果。

白字 (克萊) 雖然沒有先下的優勢,但盡力去下每一步棋子,也可能用半目贏。反之,雖然有黑字 (朴代理) 先下的優勢,但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這樣理解對嗎?XD

社長來到營業三組,給吳科長、金代理和克萊發獎金。英伊偷偷拍手。

聽了朴代理在第 10 集的說話,我懷疑社長跟專務是相互抗衡的勢力。看了這一幕,看來我的懷疑沒錯。

專務卻全不知道社長去營業三組。聽到秘書通風報信後,才臉如玄壇急急趕到現場。而社長故意在專務面前說要把吳科長升做次長。

媽媽:爸爸要升職啦!

孩子:嘩嘩嘩嘩嘩!

爸爸:你知道什麼是升職嗎?

孩子:不知道~~~

媽媽:爸爸要升做次長啦!

孩子:嘩嘩嘩嘩嘩!

爸爸:你知道什麼是次長嗎?

孩子:不知道~~~ 但媽媽開心,爸爸開心,我們就開心!

這段對話溫暖得叫人嘴角忍不住上揚。

一直說到吳科長升職比同期都慢得多,而這一幕意味著孩子自懂性以來,才第一次聽到爸爸升職的事。前後呼應著吳科長很多年沒升職的事。你看劇本寫得多細密!

吳科長把奬金都悉數交給老婆,雖然老婆因為兒子預留一部份,但也顧全吳科長的面子,往他的錢包塞了錢。

雖然全賴營業三組,才揭發到朴代理的事,趕走了工作怠慢中飽私囊的朴代理。但公司的人卻懷疑營業三組這樣做是別有用心。而事實上,這件事的確令到部長被降職,對吳科長,不,吳次長來說現在也實在不是慶祝的氛圍。

上面的截圖有誤譯的地方。本來的劇情是說雖然吳科長已經升職為吳次長,但克萊一時改不了口,所以字幕應該是:「吳科長,不,吳次長沉默不語。」

吳次長叫金代理和張克萊上了天台,說雖然可能有不友善的對待,但也要忍著,只要自己知道做對了事就好了。金代理和張克萊跟隨吳次長的指示。

英伊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夏代理終於把俄羅斯案子交給英伊負責。

網上看到資料說姜素拉從來沒正式學過俄羅斯語,只是不斷反複聽錄音。嘩!姜素拉模仿外語發音聲調的能力好厲害!

姜代理批評百基的報告行文累贅、非專用術語多。百基口裡說著明白了,但姜代理看穿百基口是心非,所以叫百基做練習。百基最初認為自己是受過訓練,但最後還是客觀審視文章,發現的確有不少地方可以寫得更精簡。

馬部長暫時掌管營業一二三組。馬部長對業務不清不楚,還指責宣次長的下屬遺漏了不知是什麼什麼的什麼什麼。宣次長不卑不亢去找馬部長問個明白,馬部長當然說不出什麼什麼究竟是什麼什麼,老羞成惱又用半語說著性別歧視的說話。宣次長說如果他再犯性騷擾的話,應該會吃不了兜着走吧?

哈哈哈!看到馬部長說什麼什麼的時候,我忍不住大笑起來。我也遇過這種上司!我膽小如鼠嘛~ 只能裝笨,表現出好像對方很道理似的,雖然這個世界上,甚至火星上,應該也不會有他口中的什麼什麼,但我還是很謙卑地說:我回去再確認一下吧! (有時候,我會想我可能也有演戲天份。)

看到海報,知道朴海俊會出演《未生》,也猜到營業三組的新成員應該就是朴海俊,但不知怎的,卻覺得千科長的樣子不像朴海俊,我甚至懷疑自己誤會了!果然是北韓特工啊!欸?!

金代理知道新成員是千科長感到很高興,說千科長之前在營業三組一起共事過,也說到千科長不像克萊般以新人的身份進公司,進公司的時候,已經有相當的工作經驗。但克萊卻覺得氣氛怪怪,有異樣的緊張感。

金代理心情輕鬆得取笑克萊有啤酒肚。

世界是不公平的,美男就算有啤酒肚,仍然是美男。(焦點誤了?!)

石律不願意再接下上司推到自己身上的工作,上司就故意把石律的錯誤放大到無限大,教訓了石律一頓。

金代理跟克萊亦師亦友的關係也看得很溫暖。

我經常把這番說話放在嘴邊:只要跟老闆相處得來的話,即使工作很多,大不了加班;但如果老闆有很多無理要求,即使工作不多,但老闆卻經常把工作複雜化,朝令夕改,今天說要這樣,明天又像韓劇狗血劇主角般患失憶,又說那樣。我就好想殺人!

自從英伊可以認真工作後,臉上笑容多了。跟克萊開玩笑,連續兩次騙克萊的褲子拉鍊沒拉,而憨直的克萊雖然第二次說不會再被騙還是再被騙,有夠可愛。

남대문 열렸다,字面的意思是「南大門開了」,而實際的意思是「褲子拉鍊沒拉」。

英伊覺冷,克萊把外套脫下來,披在英伊的肩上。對其他男人總是有點抗拒的英伊雖然感到不好意思,但也接受克萊的好意,還說克萊會是好男朋友。克萊害羞得連耳朵都紅起來。如果你預期粉紅畫面恐怕會感到失望,但我也挺欣賞這種似有還無的曖昧。

英伊說到過了秋天之後,就是冬天。到春天來的時候,我們已經過了一年。聽到英伊說到「我們」,想到吳次長 (當時還是吳科長) 把克萊說成「我們部門孩子」而深受感動。

韓語有一課,就是特別提到韓國人愛把「우리」掛在嘴邊,比起我們所說的「我們」(語句很累贅XD) ,還有更深層的概念。舉例來說,韓國人會說 우리시완 (我們時完),不一定是時完的父母才可以這樣講,就是跟時完的關係很親,想要表示跟時完是一夥的,也可以這樣說。

石律找克萊和英伊訴苦,說上司很可惡 ─ 表面看來好像人很好,但骨子裡卻是並不是。

就在這個時候,上司打電話來。石律本來不想接聽,但最後還是接聽了。喝醉了的上司跟石律說對不起,叫石律來一起喝喝酒和好。

石律坦誠跟上司說他不介意替上司做他的工作,但上司卻不斷糾正那不是他的工作,而是石律的工作。兩人不斷重複相對的對話後,石律說他會做所有上司指示的事,但上司不應該把功勞都搶去。

上司說石律是 sociopath (有反社會人格),石律氣得失誤說了半語 ( 在韓國誤說了半語可以掀起軒然風波。最近男團 Winner 成員因為成員在演唱會說話,但觀眾卻仍然沒靜下來,所以衝動地說了半語:「얘기하잖아!!!」(聽不到人家在說話嗎?!) [應該說 얘기하잖아],之後要鄭重道歉 ) 。 

上司聽到石律居然無禮對自己說半語,罵石律是 psychopath (心理變態) 後,拂袖而去。

石律本來想追上去,但卻被要求付清帳單。(為什麼在上司叫石律去喝酒那一刻,我就預想到石律會有這個下場呢?)

第二天,石律把收據交給上司,上司一臉認真說:「昨天怕太失禮,所以沒說,你要改改你的性格。你好像有點反社會人格。」把石律氣得七孔生煙。

上司的行徑,讓我想起有時候,當我很認真跟熊主反映問題時,他會問你是不是生理痛?你昨晚是否睡得不好?你是不是在公司遇到什麼不順心的事?如果我有反社會人格或者心理變態,可能已經發生了倫常血案。XDDDDDD

千科長批評克萊的頭髮太長,又私下叫金代理把過去愉快的記憶抹掉。吳次長最終忍不住對千科長說在公司是做工作的,不是玩什麼辦公室政治遊戲。

吳次長叫了千科長去聚餐,千科長終於對營業三組的成員終於解開心結。

千科長不是壞人,只是千科長畢竟不是新人,想得多顧慮也多,他不知道專務在這個時候把他調到營業三組有什麼居心,也不知道在營業三組如何自處。雖然無心,千科長把鬱悶的心情發洩在金代理和克萊身上。

營業三組日以繼夜想來年的業務計劃,卻苦無頭緒。最後克萊說到要打破傳統框框,所以提議重新開始約旦事業。約旦?!第一集一開始那個嗎?

百基把修改好的報告交給姜代理,姜代理說不錯,然後只是刪掉一個字。

雖然說不上什麼成就,但百基滿足地笑了。被姜代理刪掉一個字,百基心裡暗叫了一下:唉呀!怎麼想不到!

當努力後交給上司的草稿文件,上司只是寫了「Fine. Please issue.」(不俗。請發出。) 的時候,雖然微不足道,但也能令我樂上半天。有時候,不知怎的 (什麼不知怎的,就是不小心嘛!) 犯了小失誤的時候,雖然上司不會介意 (可能只是我一廂情願這樣想 XD),但自己卻好想打自己的頭!你怎麼這樣笨!

石律跟百基和英伊說到克萊破格的行為,英伊替克萊說話,石律問英伊是不是對克萊有意思?英伊大驚:什麼?百基對英伊說你總是對克萊另眼相看。石律說百基是在吃醋。

哈哈哈!這是旁觀者清的示範嗎?

吳次長對於克萊破格的建議,感到不知所措。金科長千科長跳出來反對,營業二組科長也反對,宣次長本來也反對,說如果真的推行,著眼點不應只是項目的利益,而是要有更高層次的價值。

吳次長問克萊為什麼有這樣的建議?單純著眼於利益嗎?克萊說好像營業三組還沒有好好完成要做的事。要不是朴代理從人搞鬼,這個項目好應該推行,所以把那個項目重新回到正軌,對公司來說才是最大的利益。

吳次長說做做看吧!

第1頁|全文共11頁

全站熱搜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