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

10 月 21 日:第 2 集

我在上一篇說比較喜歡看真國和真江的相處。真國安排了真江跟嚴初瓏 (權秀賢飾) 相親,很不識相一直跟著兩個人,所以真江丟下真國,拉了初瓏去酒吧喝酒。卓素靜 (張英南飾) 質問真國不是要追上去吧?雖然口裡說當然不會,但真國還是鍥而不捨追上去。後來,初瓏沒頭沒腦對真國說自己有房子以博取真國的好感也挺好笑。輕鬆的場面令韓版加分不少!

初瓏跟真江在酒吧說得手舞足蹈的時候,不小心打翻了熙俊上的菜,弄髒了真江的外衣。真江把外衣脫了下來。武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脫下自己的外衣,把外衣蓋到真江身上,然後一句話沒說離開了現場。我當時感嘆:嘩!武英實在又酷又帥啊!

在日版,完三、優子跟相親的對象吃了飯。吃飯的時候,服務生不小心把酒倒在優子的外衣,忙不迭道歉,請優子把外衣脫下來替她清理。優子最初怕別人看到臂膀燒傷的傷痕,所以很不願意,但最後服務生還是堅持要優子把外衣脫下來。這時不在餐廳,而是在廚房的片瀨涼抓了毛巾,跑出餐廳把毛巾蓋在優子身上。當大家投以奇怪的眼光時,片瀨涼解釋說優子會感到冷。當時我一直在想為什麼在廚房的片瀨涼會知道在餐廳發生的事。明明廚房和餐廳明明還隔著一道門啊?

真江小時候曾經很在意臂膀的傷痕,甚至一邊讀書一邊打工想要做手術去除傷痕,但後來突然又打消了念頭。當時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

真江跟承雅吃飯,後來武英來到,承雅跟真江介紹武英是自己的男朋友。真江裝作不認識武英,但武英當場拆穿真江的謊話,並說兩人見過三次面。

吃過晚飯後,承雅說要送真江回家,但真江推辭,畢竟真江不想跟武英獨處吧?

武英把承雅送回家,承雅想要武英親她,但武英卻說有監控鏡頭,但承雅說不再在意並主動吻了武英。

在日版,優子跟美羽吃飯,美羽說下次要介紹男朋友給她認識。這裡看到日本人和韓國人文化不同。在沒有事前跟優子/真江說明的情況下,突然叫了武英/片瀨涼來一起吃飯的話,其實對優子/真江有點不尊重吧?但韓國人朋友之間比較直接,不太拘泥。

片瀨涼也有送美羽回家的場面。片瀨涼嘲弄美羽離門禁還有50 秒,而美羽也馬上暗忖糟糕了,會被罵。片瀨涼趨近美羽的臉,好像要吻她,美羽猶豫了半秒,但沒有拒絕。不過,片瀨涼馬上後退,笑了一笑後又吻了美羽。後來美羽幽幽地說說不知道怎樣可以拉近她跟片瀨涼的距離,片瀨涼問要不要睡,然後又重施故技裝作要吻美羽但又後退。

武英/片瀨涼都在玩弄承雅/美羽,但武英那一種是城府很深,表面很為承雅著想,以退為進,卻令承雅陷得很深,而片瀨涼就是用行動來表示,而行徑本身相當令人反感,只不過是木村拓哉太帥、美羽思想太單純才會吃片瀨涼這一套吧?

真江偶然看到武英,當然把握機會把外衣還給他。武英說不用,但真江還是把外衣放下想要離去。這時候初瓏打電話來約真江去看電影。武英覆述了之前初瓏在酒吧所說認真地搞曖昧,叫真江感到很生氣。

雖然武英馬上道歉,並解釋說只是剛好聽到,但他當時很明顯故意坐到真江和初瓏附近......

真江問武英之前說見過三次面的原因,明明在承雅展覽會初次見面,而在酒吧是第二次,何來第三次?武英說真江記錯了,又說很久之前某地方,最後說真江叫他想起很久之前失散的妹妹。

武英除了有過目不忘的本領外,他說話很有技巧,不時隱含套取對方情報的目的。在真江問他幾多歲,他突然說跟真江同年。如果真江不小心說原來你也幾多幾多歲的話,武英就可以套取到真江幾多歲的情報。就算真江也並不笨,反問武英怎樣知道他們同年,武英也可以達到轉移話話,以達到迴避真江問題的目的。

真江看到貨車差點傷害到小貓,便大聲喊叫,而這時武英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抱起了小貓。說武英是心腸壞的人,好像又不是。雖然動機不單純,但武英打破陶瓷也的確解決了承雅的一大難題。武英騙承雅熙俊是休學大學生,是承雅自己主動要給錢俊熙。武英完全沒有要求過,而且也從來沒想過把錢據為己有。救了小貓,就連真江也沒有想過要養小貓,但武英因為小貓沒有走,所以又帶牠去打針,又給牠餵食物。但與其說武英有善良一面和壞的一面,倒不如說他毫不在乎世俗的所謂善與惡。

除了說話很有技巧外,武英很愛把人玩弄於股掌之中。承雅送她陶瓷,武英故意把陶瓷放在釀酒廠。來釀酒廠巡視業務的張宇尚當然會看到陶瓷。

武英從真江跟初瓏的電話對話中猜到兩人去看《那才是我的世界》,故意跟高敏詩 (林宥利飾) 一起去,給真江看見。武英預期真江會跟承雅告密,所以當真江居然沒有這樣做的時候,武英感到莫名的失落感。

片瀨涼雖然有天使和惡魔合體的形象,但沒有像武英那樣深謀遠慮。好像說美羽送片瀨涼禮物,他收下了禮物,但在美羽離去後,他把禮物丟到一旁。優子只不過偶然看到片瀨涼跟宮下由紀 (柴崎幸飾) 在一起。

因為差點撞到救小貓的武英,所以真國堅持要送武英回家。武英知道真國是警察後,說自己爸爸以前在海山做警察。真國否認自己認識海山的警察,但顯而易見真國在說謊。

兩人的對話在韓版和日版有相當大的出入。

一開始武英/片瀨涼問真國/完三用槍射人的感覺是怎樣的?但武英再追問的是有人因你而死的感覺如何,而片瀨涼問殺人的感覺如何。真國/完三都說感覺糟透了,也說是開玩笑的。最大的分別是武英認為殺了人會有成為了神的感覺,但真國說殺了人不會成為神,只是成為殺人犯。片瀨涼卻認為就算對方罪惡滿盈,又或者因為正當防衛,人畢竟不是神,所以不可以殺人。但完三卻說手拿著槍就是神。可見韓版和日版角色的觀點是截然不同。

感覺這段對話,跟很多年前發生的事有關?

日版片瀨涼把美羽比喻成在麵店救了的小鳥 (所以跟韓版的小貓不同),而美羽這個名字也跟小鳥聯想起來。

張宇尚沒有把承雅當作人,而是他的附屬物看待。他對承雅說批准她跟初戀男友武英交往,說穿了只不過是他的下台階,當時他認為承雅最終也會因為他的家勢而屈服。他故意來到承雅家,讓承雅明白到她爸爸的生死大權掌握在他手裡,但承雅卻完全不當一回事,他不得不向承雅施壓。

如果你是真江/優子,發現好朋友的男朋友跟別的女生約會,你會怎樣做呢?馬上去跟承雅/美羽打小報告?話說很多年前也聽過朋友有類似的情況,而朋友也的確馬上去跟她的朋友說,沒想到她的朋友卻怪責她,最後甚至疏遠她,不再跟她見面。其實她的朋友一早已經知道男朋友有外遇,但因為實在不想跟男朋友分手,所以故意裝作不知道而已。

真江/優子沒有跟承雅/美羽說看到武英/片瀨涼跟別的女生在一起的事,只是單獨跟武英/片瀨涼見面,並說承雅/美羽是真心的。

武英反問真江對初瓏也是真心嗎?然後分析是真江對初瓏的看法,雖然沒有一見鍾情,但看來初瓏是不錯的男生,所以不妨先交往一下。武英的分析實在一針見血。然後武英也說到真江想要知道武英怎樣看待承雅,也只不過想要證明她的想法是對的:武英對承雅根本不認真。真江說武英才是有這樣想法的人,武英沒有否認。武英繼續說也許真江對他有意思,真江馬上說她不吃他那一套的。武英說他對承雅是認真的,然後叫她吃東西。

優子說到自己很擔心片瀨涼怎樣看待美羽,片瀨涼說優子其實對他有意思吧?優子說她不吃他那一套的。然後片瀨涼問她要不要吃東西,優子說吃啊!

劇情來說,我比較喜歡韓版。韓版對白比較自然,而且也能凸出武英總是能夠把人看得通透的特質。

武英/片瀨涼在背部上有一大片燒傷的傷痕,所以他當時抱著真江/優子?

相對杉田琴子 (森下愛子飾),我比較喜歡卓素靜 (張英南飾)。琴子很重的撒嬌式奶音有點叫我受不了。而且卓素靜和真國相處比較好看。真國拜託素靜調查武英,故意裝很隨意,卻又一下子被素靜識穿,還做一樣的動作取笑真國挺好笑。素靜問真國是不是要害她脫警服 (被辭退),然後下一句又很不正經說真國要脫她衣服的劇情,無無聊聊挺有趣。

宥利對武英說洗臉盆淤塞,導演誤導觀眾以為武英要去幫忙,但實際上武英去看被逮捕的死者男朋友。武英騙宥利說正在看著她,讓她誤以為武英來到她家附近,但他只不過在說正在看著警署牆上的照片的她。

真國說武英不可以隨便走進去,武英一臉無辜說不知道。真國問武英專注看什麼?武英說殺人犯,真國以為武英說是死者男朋友。但究竟武英說的是鏡子倒影的自己,還是另有其人?

 

第2頁|全文共2頁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