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 | 劇終感想 ]  

5 月 11 日:劇終感想

李安的異能,不是靈丹妙藥,一開始甚至幫倒忙,後來在仁想到要先讓李安對背景有更多認識,才能把看到的影像轉化成有用的資料。這個設定是我最欣賞的地方。很可惜的是,後來李安的異能只是成為編劇很懶惰地用來交代真相的工具。十幾年後回到火災現場,居然只是成為了空盪盪卻完整無缺的房子,李安也能透過接觸而看到當年的景像?

行動很高的成模爸在火災當天發現成模媽,馬上(?) 殺了一個女人,把屍體收藏到行李箱,也準備好必需用品,然後拉著行李箱來到成模家。成模爸的目的應該是想要再度綁架及禁錮成模媽,然後造成模媽已死的假象,以致成模不會找媽媽?但如果成模媽已死,成模也不會說:「噢!媽媽死了呢!是沒辦法的事了罷?」然後把媽媽忘掉好好生活吧?成模一定會要把成模爸找出來,報仇也好,繩之以法也好吧?所以成模爸要造成成模媽已死假象的原因是?

到了成模在家裡看到藏屍的行李箱,知道了成模爸的陰謀,馬上想到將計就計,利用死屍造成媽媽已死的假象。他大可以直接在家放火,裝作是家裡意外失火,而沒必要大費周章先跑去警衛亭剛好發現在仁睡著而爸爸把外套蓋在在仁身上,而在仁剛好睡得很深,所以外套被拿走也不會察覺而醒來,然後成模跑到婦女會長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殺死三個人。其實屍體被燒焦,但又可以在現場找到身份證的情況很不可思議。成模又不是什麼專業殺手,卻可以瞬間殺死婦女會長,而就當是婦女會長太突然完全沒有防備所致,但另外兩個女人完全不逃跑不反抗,實在非常不合理。

成模跟金甲勇的關係,對我來說很撲朔迷離。金甲勇理應是按成模要求而替成模媽利用別人的身份生活,而金甲勇應該是成模成為了檢察官之後才認識的。這樣的話,火災後,成模媽利用什麼身份出境到外國呢?成模要求金甲勇殺死兩個人的原因是什麼?即使成模有述情障礙,按劇情所說,無法有正常人的情感,所以不會因為殺人而感到內疚,但述情障礙始終不是反社會人格障礙,不會沒來由殺人吧?媽媽只有一個,殺一個人就好了嘛~ 反正殺人,不殺白不殺,一起把兩個人殺死,好讓她們上黃泉路有伴嗎?

成模後來因為想要贖罪,所以照顧李安,也成為了在仁的長腿叔叔,可見他已經不是完全沒有正常人的情感,但後來卻又指使金甲勇殺人 (即使媽媽要利用別人的身份也可以有很多方法,例如利用死去露宿者而非一定要殺人的),可見成模的性格缺乏一致性。既然成模不會因為殺人而感到內疚,所以殺死婦女會長三人,為什麼當時不直接殺死成模爸呢?就當成模不知道爸爸的去向,大可以利用媽媽做餌,待爸爸出現時殺死他。多年來,成模寧可指使金甲勇殺死陌生的人,而從來不積極去追尋成模爸的去向並把他殺死的原因是什麼呢?本來成模這個角色是《會讀心術的那小子》一大亮點,成模悲慘的童年,即使跟媽媽逃走了,但多年仍然要躲避成模爸的跟蹤,活在陰影之下,實在很值得同情,但同時卻又是害死李安的父母,陷害在仁的爸爸的兇手。老實說,到最後,我對成模這個角色卻感到很陌生,很不解。

成模殺死婦女會長三個人,蓄意造成爆炸令多人死傷,蓄意陷害在仁爸為殺人兇手,指使金甲勇殺人,綁架禁錮自己的爸爸,原來最後只是判刑 13 年?

《會讀心術的那小子》後半部,我認為唯一處理得比較好是李安終於發現在仁爸就是當年火災的兇手的部份。最初李安無法面對,畢竟李安還是「小子」,雖然道理上明白在仁爸所做的事不應算在在仁頭上,但心理上還是感到痛苦,不由自主會埋怨在仁。而劇情沒有太拖拖拉拉,李安最後還是學懂跟在仁相處的方法。

李大奉和金素賢的愛情線也刻劃得不錯。李大奉暗戀金素賢多年,但金素賢雖然後來被李大奉打動,但因為自己是未婚媽媽身份,所以不想拖累李大奉。而李大奉從成模爸事件領悟到太執著是病,所以毅然放棄。李安感應到素賢其實心裡也喜歡大奉,大奉跟素賢最終在一起。

看劇的時候,不知怎的已經有殷智秀會領便當的預感。殷智秀知道爸爸當年草率結案,總是想要查過水落石出,後來知道爸爸跟財團有勾當,愧對李安和在仁,本來對兩人避而不見,但最後還是趕去現場,而被成模爸殺死。殷智秀的死有意義在於爸爸有了撥亂反正的決心,沒有意義在於成模還是沒有因為殷智秀的遺言而放棄對付成模爸。

整體而言,由曾經被禁錮多年而有有述情障礙的火災兇手、被陷害成為兇手的女兒,在火災中失去父母而有讀心術的兒子、收取利益掩蓋火災真相警官的女兒,所組成的故事很有趣,節奏尚算明快,也沒有很多令人感到煩厭的人物和劇情 (在仁阿姨和挖鼻孔警察大叔的愛情線請怒我直接跳過)。演員表現都很不俗,尤其是經歷沒有很多的男女主角。只是劇本不夠細緻,不合理的地方有不少。故弄玄虛的地方 (例如升降機裡姜恩率的尋人廣告) 完全是莫名其妙。到最後只流於不過不失,看過就好,沒看也沒損失的劇集。

 

 

第2頁|全文共2頁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