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3.jpg

踏入鼠年後,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一篇提到,從年初一開始,工作變得很忙碌。香港有不少公司可以實行在家工作,我卻是平日一定要回公司,星期六日公眾假期在家候命。

因為二月初去了韓國,自行隔離了十四天。後來因為韓國疫情惡化,然後因為歐洲美國疫情爆發,不少留學的人回來後,香港的情況變得嚴峻,所以這兩個月以來,除了上班之外,只有跟熊弟和熊弟媳見了兩次面 (一次是慶祝熊弟的生日,一次是慶祝我的生日),跟兩個朋友見了一次面 (只是戴著口罩交談了半小時,連飯也沒有一起吃),沒有跟其他朋友見面,也沒有跟熊主以外的人一起吃飯。不少朋友說要跟我慶生,我十分感激但也婉拒了。

二月初的時候,本來仍然繼續週末到郊外健行的習慣。但山上人變得好多,而且都不戴口罩,再加上山路很狹窄,所以去了兩次之後沒再去了。現在只是週末吃晚飯後走海濱長廊,雖然人也多,但至少路比較寬闊,可以跟其他人保持一定的距離。有兩次偶然居然碰到爸爸!在沒法相約一起吃飯的情況下,可以這樣見面也不錯。

因為不想逛商店,所以試了幾次網上購物。衣服的話,收貨後卻總是發現與預想不大相同,而且購買的過程也不容易,部份的尺寸以「寸」為單位,部份則以「厘米」;部份的尺寸是腰圍 (繞著腰部一個圈),部份是把衣服平放後量度,部份連腰圍是多少都沒有顯示。

就這樣,除了上班,出去吃飯和週末在海濱長廊散步回家外,就是宅在家。反正我在家看劇也可以打發到時間,也沒關係。

我一度是口罩貧窮戶。其實在一月中的時候,我已經看到苗頭,說要在網上訂口罩。但熊主又嫌棄不是個別包裝,甚至說疫情應該會很快受控。因為熊主打掃時會戴口罩,平常家裡會有幾十個存貨,而在我不斷發牢騷的時候,熊主說如果有需要的話,會向他的姐姐求助,據說她家的存貨有二三百個口罩,所以我沒有太堅持。後來我因為工作太忙,在公司就是連上廁所的時間也沒有,下班回家途中,即使不斷看到朋友在臉書上「兩盒Thanks」,但往往已經有一萬多個留言,我再去留言也只是徒勞無功。

在我去韓國那幾天,熊主居然在網上搶到三十個口罩。但在我回香港過不了幾天,他跟我說要送幾個給熊主爸媽。我當時忍不住爆怒了!我當然不是不想照顧熊主爸媽,只是當時在網上搶到三十個口罩還沒有發貨,我們手上只有最初的三四十個口罩,以及我在韓國買回來的四個口罩和朋友送我的一兩個口罩。我說要訂口罩又不讓我去訂,說好的向姐姐求助也不了了之。即使要照顧熊主爸媽,為什麼不是由存貨有二三百個口罩的姐姐,而是由只有三四十個口罩的我們來照顧呢?熊主說因為姐姐的口罩品質沒有很好,我已經累得不想再爭論下去。

所以我還是向朋友求救。朋友以港幣60元賣了一盒口罩給我。然後另一個朋友也以港幣 90 元賣了一盒口罩給我。因為我上班的話,可以跟公司領到一個口罩,最近熊主又買到五十個有個別包裝的口罩,所以現在家裡有一百多個口罩存貨,總算是脫離了貧窮線。

本來打算上星期去日本旅行的,卻在二月底已經取消了計劃。究竟什麼時候可以再踏上旅程,什麼時候可以看演唱會,什麼時候生活可以回復正常?有的說天氣熱一點會好一點,但明明泰國新加坡天氣很熱,還是有不少確診個案。有的認為下半年可以開演唱會,我忍不住抱懷疑態度。

在情況還沒有好轉之前,都要好好保重,多留在家,現在科技發達,都可以在網上跟朋友家人見面嘛~ 

 

 

全站熱搜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