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月 16 日更新:結局,草草地落幕了.......

註:提及劇情會有警告。

韓劇有一個特色叫我有點怕,就是年紀少少的童星卻談情說愛起來。《擁抱大陽的月亮》最初六集,就是周繞十來歲的小孩子的四角戀,再加兩個女孩暗戀男孩的故事!!!話雖如此,很精采!韓國人真的好可怕啊~ 怎麼年紀少少,演技這麼神乎其技?是不是基因有什麼問題啊?男的俊朗女的嬌悄,幾乎每個童星我都喜愛!對了,這一部在韓國的收視也很厲害!節節上升啊~

許煙雨 / 月 (金有貞 / 韓佳人飾) 弘文館大提學女兒。聰明伶俐,雖身為女兒家,但飽讀詩書。待人和善,即使是家中奴婢都以誠相待。參加哥哥許炎狀元授禮時在宮中偶遇世子李暄。以為得償所願成為世子嬪,卻沒想到死神正一步步向煙雨迫近.......

金有貞樣子甜美,演技精湛!很討人歡心!

李暄 (呂珍九 / 金秀賢飾) 有點任意莽為,但也明事理,重手足之情。被煙雨深深吸引,滿以為克服了難關,抱得美人歸之時,卻拉開了煙雨厄運的帷幕。

呂珍九相對金有貞,演技稍欠自然,但據聞因為這部劇集在韓國而大受歡迎。金秀賢剛上場冷酷的臉別具魅力。唯一擔心的是暫時男女主角看來還是像姐弟。

陽明君 (李敏豪 / 丁一宇飾) 表面自由自在風流倜儻。而事實上,從小遭到父王冷落。想擁有的,弟弟李暄都可以唾手可得。不要緊,因為那個是自己最鍾愛的弟弟,想過恨但還是恨不了。他最在乎的...... 就只有煙雨,豁出一切都要守護的最愛。

李敏豪的內心戲很成熟,而表面滿不在乎但內心充滿複雜情緒的陽明君是極有發揮的角色。對丁一字來說手到拈來。

尹寶鏡 (金素妍 / 金敏瑞飾) 吏曹判書尹大衡的女兒。下賤的侍婢竟然橫衝直撞把高貴的自己撞跌?還要弄髒衣服?高雅地笑著說:「沒關係」,但心裡卻盤算著壞主意!虎父無犬女,尹寶鏡從小就學會了「野心」這個詞彙。太子嬪的位子,我要定了!

唉呀!年紀少少心眼怎可以這樣壞呀?但對這個角色多了解之後就明白了。在父親的教導之下,尹寶鏡明白到要擁有一切,就要先把良心丟掉。

許炎 (林時完 ZE:A 成員之一 / 宋在熙飾) 在我正經說人物介紹之前,我想大叫:幹麼長大後的許炎完全走了樣啊~ 還我帥男啊!我不要大叔啊!

才貌相全,極具魅力,高中狀元後成為世子的師傳,亦與陽明君和金齊雲是莫逆之交。與煙雨兄妹感情極好。

許炎在年青演員之間,算是演技較弱的一個。(所以說,不要以為從歌手轉型成演員是容易的事啊~ 像朴有天這麼有天份的演員是難得一見啊~)

旼花 (陳智熙 / 南寶拉飾) 愛哭愛笑,心裡城府,天真瀾漫。對許炎一見鍾情,單刀直入要求父王納許炎為婿.....

這位公主兒時十級可愛! 我很討厭小孩子嚎啕大哭,像陳智熙般嚎啕大哭時仍可愛絕對是難得一見!

金齊雲 (李源根 / 宋載林飾 ) 武狀元,武功高強。李暄的近身侍衛。據說是美男子,但看圖恐怕難以置信吧?

雪 (徐智熙 / 尹勝雅飾) 煙雨的家中奴婢,得煙雨真心對待。為了煙雨,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

很久很久以前,天上有兩個太陽和兩個月亮,天地萬物陷入混亂,白天時會太熱,一到晚上會很冷。後來英雄出現了,分別把一個太陽和一個月亮射下來,天下才太平。《擁抱太陽的月亮》是太陽和月亮相戀的浪漫愛情故事,只是太陽和月亮不單止一個........

警告:開始談及劇情。

 

 

世上就只可以有一個太陽出現,等不及英雄出現,就要先下手為強。太后如此深信。利城君的存在,會威脅到皇上的寶座,必須除之而後快。巫女阿里感應到殺機,可惜趕到現場已太遲,遭人發現後,逃亡時滾下山崖受傷。

巫女阿里得到正懷著煙雨的許夫人相救。阿里預見到煙雨的命運。為了報答救命之恩,雖然天機不可洩露,但阿里向許夫人保證無論如何都要守護煙雨。巫女阿里最終落入奸人手中。臨死時叮嚀巫女張綠英務必替自己守護那個孩子、守護星宿廳。

許家本來過著幸福相親相愛的日子。許炎高中狀元後成為世子的師傳,而亭亭玉立的煙雨與世子因誤會而結識後,漸漸互生情愫。此時,因為對許炎芳心暗許的公主吵著要許炎做師傳,主上想到改命寶鏡和煙雨做公主的陪讀。

大后暗中命令巫女張綠英看看寶鏡和煙雨,哪一個有王后之相。巫女張綠英發現煙雨就是阿里說要守護的人。如果煙雨接近太陽,就會惹來滅門之災。煙雨和寶鏡就是兩個月亮,一個有王后之相,但無法成為交泰殿 (即後宫) 的主人;一個沒有有王后之相,卻成為交泰殿的主人。

雖然綠英向煙雨作出警告,但仍無法改寫命運。

選嬪本來一向由太后主持。但為了鞏固外戚的勢力,所有人都預料到作為吏曹判書尹大衡的女兒寶鏡是內定人選。而如果一旦被選為候選佳麗而沒有成為太子嬪,要孤獨終老。

世子為了扭轉困局,向父王求助,後想到利用成均館儒生 (李先峻!!!) 施壓,成功爭取王上親自主持選嬪。

這裡稍稍欠缺說服力,世子與成均館儒生好像沒什麼交往,只是與掌議談了幾句,便可以動員所有成均館儒生裝唬哭,跪了幾天?

太后不是善男信女,但王上又豈能輕易擺佈?我想王上真正目的不是為世子尋求幸福,只是想借選嬪一事挫太后銳氣,以及遏止外戚勢力的坐大而已。王上與太后的正面交鋒這一幕!老戲骨鬥戲!好看!

聰明伶俐的煙雨理想當然獲選為太子嬪。可惜幸福的時光總是太短暫.......

太后以星宿廳的存亡威脅巫女張綠英施法殺死煙雨。巫女張綠英不敢違抗太后,只好向煙雨施法。巫女張綠英向太后說不能立即置煙雨於死地,因為她不可以改變命運,只能讓煙雨患上怪症。太后認為反正可以藉詞把煙雨趕出皇宮,又不會惹人懷疑,正中下懷。

煙雨被趕回許家,世子裝成侍衛去探望煙雨,並把「捧日之月」的簪花交到煙雨手上。

巫女張綠英對許父說,死是煙雨唯一解脫。許父親手餵煙雨吃毒藥,煙雨在許父懷中閉上雙眼......

(噢!雖然第一集已經預知會有這一場面,但我禁不住熱淚盈眶啊~~~ 煙雨好可憐啊~~~ )

雖然一開始阿里已經預言了煙雨的命運,而煙雨一步一步沿著既定的命運走去,但劇情仍很吸引,很想知道之後的發展。童星的演技功不可沒。

樹大根深》世宗大王的童年很好看,但自從沒有宋鐘基的戲份,我就看不下去。純粹個人喜好問題。《擁抱太陽的月亮》希望不會重蹈覆轍,但感覺暫時仍不錯,至少月、李暄和陽明君的三角戀的劇情應該吸引。即使「成人版」劇情不幸壞掉,首六集值得一看!

2月18日更新

時光飛逝,日月如梭。世子殿下已成為了玉樹臨風的皇上。皇上雖然對眾奸臣的惡行瞭如指掌,但礙於有權無實,只好不時借故諷刺。寶鏡得償如願坐上中殿的位子。可惜,對煙雨仍未忘情的皇上,切切實實告訴中殿:你得到的只有中殿的位置,得不到我的心,也得不到我的人。酷酷的金秀賢很有魅力啊~~

這部劇總愛忽然來個粉紅爆發!看得人家心如撞鹿,只是因為我是煙雨派,所以看到這幕只還是想說::中殿!你少裝無辜!

煙雨當然沒有死,否則沒戲嘛!巫女張綠英瞞著煙雨的家人,把煙雨弄個假死。煙雨爸媽好可憐!

因為一腳踏入鬼門關又跑出來,所以煙雨失去了記憶。巫女張綠英告訴煙雨,命運安排她要做神女,然後帶著煙雨、雪和贊室隱居。八年後,在李暄出巡的時候,煙雨終於跟李暄重逢,雖然已失去了兒時的記憶,但看到李暄而還是因內心太激動,楞住流下淚來。

有預知能力的張綠英千叮萬囑雪要好好守住煙雨,不要往外跑。但煙雨見張綠英遲遲還沒歸來所以出去看個究竟,跟在林中迷路的李暄又再一次相遇。從煙雨的談吐,李暄覺得煙雨跟面前的姑娘相似非常。不像話!死去的煙雨怎可能再出現眼前?但縱然只有一絲絲希望,一絲絲希望也好,李暄寧願理智也不要,只要煙雨能夠回到自己身邊。

可惜失去記憶,連名字也沒有的煙雨卻一點都認不到李暄。李暄只好黯然離去,把「月」這個名字賜給煙雨。隨後吩咐雲去找月,但已人去樓空。好比只是做了一場夢。

但太皇太后想召張綠英回皇宮助自己一臂之力。為了迫張綠英就範,忘記了觀星廳還是什麼的人把月捉去做人質。被困在轎子的月,想起被困在棺木的記憶。但她只以為因為有神力,所以看到其他人的記憶。

這裡不得不說故事的巧妙。如果月只是單純失去記憶,但隨著記憶零星的片段浮現腦海時,月就會很快聯想到自己就是煙雨,就不能隨心所欲拖八集才恢復記憶。但因為月以為自己有神力,可以看到其他人的記憶,所以即使零星的片段浮現腦海,她只以為那是煙雨/李暄/陽明君的記憶。

李暄不時抱恙,而且每逢要跟中殿圓房的時候,都身體欠安。於是月被安排為成「活人符咒」,在皇上入睡後陪在身邊,不得說話也不得觸摸龍體。李暄入睡後,卻因太思念煙雨而不能安睡。月忍不住輕輕撫摸著李暄的額頭,以作安撫。第二天李暄精神充沛,在朝上又跟奸臣唇槍舌劍。

月知道李暄思念的人名字叫煙雨,如果自己是煙雨,就可以為李暄帶來真正的安慰。

李暄終於發現月陪寢,立刻把月推開。他當然不是以為月心懷不軌,都是借口而已。他只是害怕自己總把月當成煙雨,而不能自拔。

張綠英和雪如熱鍋上的螞蟻。如果說出月就是煙雨,李暄一定不會懲罰月,但不會有活路;繼續不想辦法的話,月的臉上就會被烙下「邪」字。雖然明知誰也不捨得把「邪」字烙上韓姐姐鵝蛋的臉上,但那一幕看得很緊張啊~~~

幸好最終李暄收回承命,月繼續以「活人符咒」的身份待在李暄身邊。

這道是神秘的血痕,毫無先兆出現在臉上....... 雖然失去兒時的記憶,月還是煙雨。月認為縱使身為巫女,身份低賤,但不應因而受到誤會。寫了一封貌似是反省文,實是用來教訓冤枉自己的皇上的詩。

對陽明君實在很抱歉,但我實在對這支線的發展興趣缺缺。從一開始,陽明君只是一廂情願單戀煙雨,然後就一直擺著「我真的受傷了」的表情。我對這種情深二男不打同情分......

李暄這一刻把人家趕走,下一刻又要人家來替自己趕走疲勞、驅走憂愁。不臉紅哦?(笑)

雖然中殿戲份不算多,但中殿的戲份比起陽明君的有趣得多。中殿知道「活人符咒」之後,坐立不安,要去一探究竟。但最終沒有嫉妒心沖走理智,在最後一刻退了出來,以免打蛇驚蛇,壞了日後復仇的大計。

享善這個角色絕對舉足輕重。既是笑役擔當,也往往在重要關頭給李暄來一個當頭棒喝。與李暄朝夕相對情深義重的享善,又怎會不知道李暄眷戀著月,是因為月跟煙雨太相像了。

李暄和月在宮中散步,經過隱月閣時,月又浮現記憶。問李暄這裡是不是藏著你的回憶和痛苦,李暄一個轉身就擁月入懷,貌似情不自禁吻下去的時候,故意地問:「你認為接下來我會做什麼。」然後又冷冷地說自己不會在意一個巫女。又突然抓著月的手,躲起來。追問月到底是什麼人,是否真的認不出自己?月反問李暄在自己身上是不是想找尋煙雨的痕跡?「不過,我不是煙雨。」聽到這個殘酷的真相,連最後一絲的希望徹底幻滅後,李暄撂下狠話:「你只是擋厄巫女,其他什麼都不是。不要讓我感到混亂!不要靠近我!」就揮袖離去。好虐的劇情啊!!!

李暄看到月的筆跡,沒能第一時間想到是煙雨的筆跡。我很納悶,李暄怎可以把煙雨的筆跡忘掉?但精明的編劇很快就解開疑竇,因為皇上怕睹物思人,所以自煙雨死後,就一直不敢看煙雨的信箋。

金秀賢流著豆大的淚珠。演技真的令人動容啊~

李暄不斷尋根究底,希望找到月就是煙雨的蛛絲馬跡。雖然很想自己是可以為李暄帶來安慰,被李暄深愛著的煙雨,但自己確實不是,也不願意當煙雨的替身。在李暄急問之下,月流下兩行眼淚......

皇位,得不到;心愛的女人,得不到;就連自己的母親也只顧為皇上祈福。陽明君就此立誓「不會為別人而活」。但大發神威之後,繼續如常地過著如常的日子........ (嗯,我對陽明君好像太不留情面呵?)

贊室突然有神力,衝口而出說著陽明君以前說過的說話。

不是說不要做虧心事嘛....... (但那個哭聲究竟是誰的?想這個反倒讓我感到害怕,不是鬼故事來的吧?)

李暄為了查明煙雨離世的真相,要微服出巡。為了支開享善,著他去用沒有踩過的雪去堆雪人。享善滿心歡喜送來雪人,然後發現真相時一忖哭喪臉,我整個的大笑!

「捧日之月」的簪花重現!但月不是把這支簪花放在包袱內,送去給贊室嗎?走著走著月的一整個包袱都不見了!!那麼說,「捧日之月」的簪花失踪了嗎?!!

看劇集就不要追問為什麼連在宮外也有緣千里能相會啦~ 先來一個 360 度轉鏡吧~

平素在奸臣面前雄辯滔滔的李暄,忽然在月面前緊張得說不出話來,有夠好笑。然後,忽然在月有危難時不知在哪裡冒出來,一下子抓著月的手狂奔,太英氣了吧?

(只不過,請問雲去了哪裡去呢?因為跟皇上協議要讓皇上上演一幕英雄救美所以先躲起來嗎?) (笑)

之後兩個人去看布偶戲。我以為這一幕月會閃過回憶片段,畢竟是兩個人僅有快樂的回憶。

月問李暄為什麼不去找煙雨,李暄說煙雨已經不在人世。「雖然說好要守護她,卻做不到;雖然有很多想對她說,卻沒能說。所以,我還仍不能對她說再見。」李暄希望月可以替他對煙雨說自己曾經非常、非常愛她。

金秀賢這一幕的確表現很真誠,很情深啊~

享善為堆雪人的事,直向李暄抱怨,說自己雙手涷得通紅。李暄說用我滾燙的胸膛,暖你的手。哈哈哈哈哈!

但後來享善主動提出要去堆雪人,好讓李暄目送月離宮,又好感動啊~

另外,也要對公主和老炎說聲抱歉。公主見證施法害死煙雨,性情沒大變,一貫無憂無慮地可愛,這個讓我覺得很奇怪..... 然後老炎的臉一直讓我想跑出去喝喝水或者上上廁所。

對了,無意看到消息說本來找過金正勳來當許炎一角,可惜檔期問題推了!唉呀!如果是金正勳,這一幕多麼有信服力啊~

月覺得既然自己不是煙雨,不能為李暄做什麼,自己離開對雙方都是好事。但當李暄發覺月要離開,就急忙召月來到跟前,噘嘴抱怨「不要離我太遠!」說自己仍感到很混亂,在自己理清思緒之前,哪裡都不准去!

中殿想到利用月來迫李暄就範。如果李暄繼續以身體抱恙而拒絕圓房,就代表活人符咒失效,要拿月去問罪。李暄無計可施就只好帶著視死如歸的神情赴刑場。這一幕大家都看得很緊張吧?都在大叫「不要啊不要啊不要啊不要啊不要啊~」吧?

那個沒有名字的大伯施法阻止中殿和李暄圖房。李暄方才醒來,問月是不是很擔心自己投進其他女人的懷裡!這一句看來只是李暄怕月太擔心自己的身體,所以說一句笑話緩和氣氛。但這一句顯示出李暄把月當作女人看待,也顯示李暄知道月對自己並非單純的巫女對皇上的忠心,還夾雜著女人對男人的愛戀。

月又再一次成為政治的犧牲品,被誣衊施法阻止李暄和中殿圖房。張綠女請大皇太后救月出險境,並威脅要說出當年的真相。

月卻總是想到如何不讓李暄受到牽連,張綠女被月的無私深深感動。

李暄想去拯救月,但享善給李暄分析形勢,加以阻止。李暄最好只好請求太皇太后出面,即使這樣會令到自己欠太皇太后一個人情。

此時,可以為月提供不在場證據的陽明君因為多番示愛被拒後想撒手不管,最終還是趕到推鞠場。月為了不想陽明君受到牽連,所以訛稱是自己主動找陽明君,後來更故意對陽明君說冷漠的話,不想陽明君因救自己而受到傷害。

李暄去獄中見月,故作冷淡,讓月可以安心離宮。月說無怨無悔。見到雲,才敢流露自己的真感情,流著一行又一行的眼淚。

許母在市集偶遇被送去活人署的月,一眼便認得出是煙雨,果然是血脈相連。這個是小感動......

然後看到這一幕就一直掉眼淚。月重演了煙雨被施法而的情形,然後慢慢想起假死前跟李暄的事,想起父母的事,想起李暄把自己認出,但自己卻沒法認出李暄的事,傷心委屈心痛一下子把月徹底擊倒。這一幕到最後,不大看到表情的,但幾下哭聲卻是催淚的武器!

煙雨的復仇大計將要展開啊~ (煙雨是善良的孩子,為免引起誤會,所以把這裡改為:) 煙雨決定不哭的日子。

最後,我想談談韓佳人的演技。一直以來,坊間的評論都讚金秀賢的演技很亮眼,但韓佳人卻有點平淡。因為我之前看過《壞男人》,所以我知道韓佳人的演技不是太差。雖然不是沒有挑剔,好像憂閉恐懼症那兩幕,表現不算太滿意。但韓佳人相對金秀賢,演技比較內歛,而這份內歛是配合著月這個角色。在我還沒有抽到時間更新劇評之前,就播出第十四集。現在應該不會再有人質疑韓佳人不會演吧?

最最後,我想說我不喜歡奸臣的打諢插科,不是要跟李暄鬥嘴的劇份可手起刀落刪掉。謝謝!

2 月25 日更新

喚起記憶的煙雨,對自己患了巫病一事感到可疑,便吩咐雪去找當時曾服侍過自己的盧尚官去打聽一下。雪打聽到當時公主曾經來過查探一下太子嬪,卻過門不入。此時,李暄也想到要可向盧尚官打聽,可惜遲來一步,盧尚官已被殺人減口。

上一回忘了說,李暄因憐憫中殿愛上自己卻又得不到自己的愛,感慨於造物弄人,所以給予中殿一個溫暖的懷抱。只是憐憫而已,不用多想哦!中殿卻以為李暄對自己已稍稍放下心防,而此時李暄建議一起去散步。

經過隱月閣時,李暄想起月,把眼前的中殿幻想成戴著「懷日之月」簪花的月/煙雨,情不自禁嘴角上揚。而那一邊廂,煙雨看著仍收藏在星宿廳沒有丟失的簪花而暗自垂淚。

煙雨來到活人署,看到陽明君替小孩治病,即使衣服被小孩的嘔吐物弄髒也毫不介懷。陽明君對煙雨說:「謝謝你活著。」

「開朗果然最適合陽明君大人了。」煙兩對陽明君這樣說。的確,這一幕終於讓我感到陽明君有帥臉之外的魅力之處。如果編劇從一開始多加筆墨去描寫陽明君,除了愛裝瀟灑周遊列國之外,還有這樣的魅力;除了因為得不到愛而自憐,還有更多陽明君感動煙雨的地方,陽明君更能發揮二男的作用吧?

煙雨聽到陽明君提及父親的事,忍不住泛起思念的淚水,可惜在陽明君面前卻又要掩飾情感,這一幕韓佳人也表現得不錯。

煙雨想到去父親墳前拜祭,此時許媽許炎公主等人也適逢前往拜祭。煙雨只好急忙躲起來,聽著許母說出許父因為親手把女兒送進鬼門關而自責不已,在許炎公主成親之後就自行了斷。嗚嗚~ 這一幕也看得很感動啊~

然後看到在一旁只懂哭公主,真的好想揍公主一大頓!!!

陽明君為了讓煙雨一展笑顏,著小孩跟她一起玩遊戲。總是微服出巡的李暄把這樣有愛的畫面盡收眼底。陽明君為了不讓煙雨發現李暄而一下子把煙雨擁入懷裡。李暄心在淌血,默不作聲黯然離去.......

陽明君說自己為了月可以捨棄一切,指責李暄又想得到一切,又不想失去擁有的。李暄無言以對。

可是愛情卻不是問付出了多少。即使陽明君付出所有,也得不到煙雨的愛;正如中殿壞招使盡,也得不到李暄的愛一樣。

中殿終於發現自己見到的,只是圓房符咒,而不是擋厄符咒,命人傳煙雨去跟中殿見面。這一幕張力十足,煙雨最初追問中殿是不是把自己當成許煙雨,然後說自己不是,但在隱月閣見到煙雨的鬼魂,說要對中殿說,不要感到恐懼,要幸福快樂。

這番話把中殿嚇個半死,我在旁拍手!這樣一來,煙月深信自己中巫病一事,當中一定有陰謀!

煙雨離開宮途中,忍不住走進了隱月閣。好比八年前一樣,她打開窗戶,卻見李暄在佇立,再一次打開窗戶,又消失得無影無跡。是幻想嗎?煙雨急忙去看過究竟,失望之際卻又見到李暄。

李暄寒暄問暖一番,問煙雨要不要安排她到另外沒有人認識地方免得忍受別人的眼光,煙雨口裡說著:「不要濫用皇帝的權力在這種事上。」心裡卻說著:「如此一來不是不能見到你嗎?」「你勾引了陽明君宗親嗎?」看到在活人署兩人親熱地擁抱被嫉妒而看不見真心的李暄如此問。煙雨沒有爭辯什麼,背著李暄偷偷流著眼淚,抑壓著哭意不敢表露真感情地回答著。

「走吧!不要出現在我面前!」李暄冷冷丟下這句說話。

我又要再一次讚頌編劇的用心。最初太后要求公主在場對煙雨施法,我只以為太后只是想牽制著公主。想不到原來還有更深的意義!原來施法要祭品,但祭品大可以是中殿,反正她一定會忙不迭答應。為什麼是公主呢?為什麼前朝皇上發現是真相也緘口不言呢?原來這張網是織得如何緊密!如果把真相揭發出來,李暄就得要將公主治罪,而公主的夫婿許炎也受到牽連。這樣一來,無論是當日的皇上,還是李暄,還是煙雨發現了真相,也會不想公主或是許炎受到傷害而把事情壓下。

因為「解憂石」因為被彈額頭後的自然反應因為看醫書認真的表情,陽明君已知道月就是煙雨,但他卻寧願月就是月,而不是對李暄一往情深的煙雨......

中殿聽了煙雨的說話後,終日惶惶不安。中殿的演技也很好啊~ 神情做得很到位!

李暄經過反複推敲和查證後終於知道月就是煙雨的真相,想起之前對月說過的狠話,既懊晦又氣惱!

3 月3 日更新

第十五十六集主要周繞八年前的真相。看得很緊張,「公主」謎底揭穿的時候,會點頭點頭說:啊!是這樣啊!很順道成章!

本來以為煙雨被送去活人署後,沒有李暄和煙雨相會的場面,劇情會淡下來,但事實上還算不錯。因為我沒想到李暄可以隨心所欲即使不差遣享善去堆雪人也可以微服出巡,而煙雨也可以在宮裡隨心所欲走動走動。

因為時間的關係,李暄終於正式與煙雨重逢了!(灑花~) 但像《成均館緋聞》一樣,「如果上半部以加速二倍,後半部以減速二倍的速度,就更完美了。」二人重逢理應是這部劇的一大重要亮點,但現在顯得很平淡...... 有點可惜!

奸臣知道月就是煙雨,所以就派人去殺人滅口。陽明君加入戰團但戰爭力實在太弱所以旋即受傷。戰爭力也好不了多少的李暄只好與雲一起擊退敵人。只是狡詐的陽明君負傷卻未忘兒女私情,所以帶煙雨逃去淨業院跟自己的母親見面。

同樣像《成均館緋聞》一樣 (幹麼一直在強調??),即使到最後幾集,仍不忘添加笑料,是我欣賞《成均館緋聞》,也欣賞《擁抱太陽的月亮》一樣。

李暄把雲劍架在雲的脖子上,喝道:「寬衣!」你看看享善!我整個的大笑!!

李暄雖然雲擔心雲感染風寒,也明知雲不會乖乖聽自己吩咐去泡溫泉去寒意,所以以聖諭去強迫雲就範,也對雲說出自己不喜歡雲在自己與陽明君之間左右搖擺不定,因為之前李暄問及陽明君和煙雨下落時,雲卻撒了謊。

李暄指陽明帶走王的女人是謀反罪,但給陽明君一個機會,摘下自己的頭顱,就可免一死。然後兩個因太專心鑽研演技而無法分身練習武術指導的金秀賢和丁一宇展開其實不大刺激的打鬥.......

陽明君最終都無法對李暄下手,李暄說:「今天放棄機會的是王兄。」

李暄把煙雨金「宮」藏嬌,安排把煙雨躲在康寧殿。近「情人」情怯的「能...... 打開門嗎?」,情切的「再走近些!再走近些!」,急不及待撲去跟煙雨擁抱,情深的「煙雨呀!煙雨呀!」此情此景,享善忍不住老懷安慰地微笑。

兩小口子因韓非子和叫「月」的女子而吃醋,又甜蜜又可愛!然後李暄一個強勢吻煙雨!嘩嘩嘩!

李暄說到守住自己的純情,需要體力。因為熱血男子需要做運動去度過一個個不眠之夜。嘩嘩嘩!好意味不明!

殿下,你說的「運動」,難道就是這個嗎?XDDDDD

正當李暄煙雨你儂我儂的時候,太皇太后卻不知情趣殺到來!享善情急生智,放盡喉嚨大喊:「皇......................上...............殿................下....................!!」來拖延時間,又是整個的笑翻!

煙雨在密室偷聽到李暄跟太皇太后的對話,知道李暄始終會揭發到公主干涉八年前加害自己的事,怕哥哥受到傷害,所以勸李暄不要再追究過去的事。雖然過著不見光的生活,但只要待在李暄身邊心滿意足。

李暄此時說「懷日之月」簪花本為一對,除了之前送給煙雨的一支,還有一支打算在大婚之日送給煙雨。現在李暄在星宿廳找到送給煙雨一枝,終於把兩枝一起送到煙雨的手上。(但為什麼要做一對?煙雨只有一個頭,用不著兩枝簪花呀?<< 幹麼糾結這個??)

因為享善害怕李暄會「屈服於深藏已久的本能」所以唯有出此下策!李暄直抱怨這樣睡不著,也保證不會「屈服於深藏已久的本能」,享善終於留下只有李暄煙雨共處一室。煙雨伸手牽李暄的手,說不是李暄碰自己,所以不是李暄沒有信守承諾。噢!好耍詐的煙雨啊!!二人牽著手入睡的樣子,好甜蜜!

李暄終於發現公主就是幫兇,在兩難的夾縫中苦惱不堪。此時,李暄想起當年自己跟父王的對話。

「如果要獲得一樣,就必得放棄另一樣。」父王為了守護李暄,放棄了陽明君;為了守護公主,放棄了煙雨。

「如果是正確的事,即使要付出全部,也要守護;如果是歪道的事,即使得到了,也會全部放棄。」李暄這樣反駁。

我要讚這一幕的拍攝手法。李暄不是單純想起當日的對話,而是好像回到過去,身歷其境,然後少年李暄質問李暄「你已經忘了當年的初心嗎?」少年李暄憤然離去時,碰撞了李暄一下。李暄好比當頭棒喝!

本來打算把懷有身孕的消息告訴李暄的公主自投羅網。李暄質問:「這份罪孽打算如何償還?」公主最初說當年父用同樣的眼神、同樣的話質問過自己。(好厚顏無恥的人,現在重點是這個嗎?怒!) 然後自己當年的確不知道太皇太后的陰謀,太皇太后只說坐著就好,就可以得到許炎。但現在即使回到過去,我也會選擇相公,我不後悔!

來人!把這個公主拉出去五馬分屍!!!當初公主的確被無辜利用了!但發現了煙雨患重病,最後甚至死去,仍毫無悔意跟許炎成親。後來父皇質問過自己一次,仍毫無悔意推說自己什麼都不知道,繼續跟許炎快樂地在一起。到現在李暄再一次質問自己,竟然說什麼「我也會選擇相公,我不後悔!」既然這然理直氣壯於心無愧,就把事情的始末都告訴許炎吧!看你還後不後悔?為什麼沒有人跟她說,在她選擇許炎的同時,其實就是背叛了許炎?

因為公主有身孕,李暄最後應該不會對公主做什麼吧?(無言......)

李暄以揭發當年太皇太后的罪行來威脅太皇太后去溫陽行宮。太皇太后質問李暄怎樣如此對待自己,自己雙手沾滿血是為了守住李暄的位置。太皇太后怒極昏倒,李暄也硬著心腸不發一言離去。

太皇太后失勢之後,奸臣知道李暄已揭發當年的一切,有了更換王上的念頭,便慫恿陽明君謀反.......

李暄說要送禮物給煙雨,要煙雨去找找看。聰明的我即時想到李暄就是說禮物就是自己啦~ 

十八集金秀賢不斷的演技大發!李暄的確是一個很好發揮的角色,而金秀賢的表現非常稱職。

陽明君在最後的兩三集,會有很大的心理掙扎,在兄弟手足之情與愛慕煙雨之情之間,會如何選擇?陽明君的命運很可憐,以陽明君的性格,應該不會做什麼謀反的事,即使為了得到煙雨去謀反,也不會得到煙雨的心。根本就是沒有勝算的戰爭。

3 月16 日更新

雪本來戲份一直不多,從沒想到這一集卻為這個丫頭差點落淚。

雖然時間無多,要交代的劇情很多,但曖昧的戲份卻不可少!「我把自己都給你了,你沒有甚麼回報要給我嗎?...... 我想做那個...... 那個...... 」這樣的對白令人無限瑕想啊!

只是想玩遊戲啦!你想到哪裡去啊!

但我想問一下,煙雨不是「不見得光」嗎?這樣明目張膽,難道身後十來個宮女都已經收賣好了嗎?

但歡樂的情節一閃而逝.......

煙雨跟張綠英見面,說無法原諒,但也理解她。害死自己的是張綠英,救自己的也是張綠英。「在為時太晚之前,我要對你說多謝你,多謝你守護我、養育我、教導我。過去八年,你成為了我的母親」八年共處的感情,無法說割捨便割捨吧!其實我由始至終都沒有怪過張綠英,雖然下煞的人是她,但即使當時她妄顧太皇大后的威脅,拒絕下煞,太皇太后和尹大衡不見得會放過煙雨,會不擇手段去置煙雨於死地。但正正因為張綠英弄個假死,才是真正救活煙雨的方法。

因為煙雨媽媽無法見死不救,所以種下善因,煙雨因而得以救活。

煙雨的仁德,令張綠英深深感動,所以之後即使豁出性命,也要為煙雨擋煞。

中殿一直得不到李暄的愛,原來父親一直只是把自己當棋子看待。尹大衡想擁護陽明君謀反,但為了保住國舅的身份,竟然想到隨便找來一個女子以自己女兒的身份嫁給陽明君。虎毒不吃兒,尹大衡連禽類都不如啊!

但中殿也非善男信女,既然無法依靠父親,就親自去守護自己的位置吧!要暫替國巫對煙雨下煞。張綠英擋下當暫替國巫下的煞,並附上暫替國巫的身體對中殿說:「你以為你沒有罪嗎?以為你只是被害者嗎?但是你錯了!知而不言是罪!見死不救是罪!貪圖非己之物是罪!欺君罔上、至死不悔改是罪!」 擲地有聲!

這一集的演技獎要頒給中殿!驚慌的眼神、慌張的舉動、內心戲做足一百分!

老炎終於知道真相了!公主到最後也叫人恨得咬牙切齒!一來又是出哭招!來到這個地步還有臉說什麼:我一直把真相說出,只是看到相公的快樂的臉就說不出口!這不叫狡辯是哪招?然後拿孩子作擋箭牌,說什麼相公沒有罪 (這個當然啦,還用你說哦?)、孩子沒有罪 (這個當然啦,還用你說哦?)、罪人是我。(哦?原來你也知道哦?) 還拉著老炎的手。好不要臉啊!孩子的確是無辜的,但難道煙雨就死有餘辜嗎?你的孩子就珍貴無比,煙雨媽的孩子就是賤命哦?

因為劇情跳得太快嗎?我不大理解為什麼尹大衡要派人把真相告訴老炎,然後又要殺死老炎。老炎只是無權無勢無所事事的老頭 (喂!夠了沒?) 罷了!總之,忽然有來了一幫黑衣人,這一次沒有分成兩批,然後雪冒死相救。那個老炎竟然就這樣袖手旁觀地看戲!!!搞什麼嘛!即使怎樣不會武功,但面前有危機,不是會出於本能反應加入戰團嗎?眼白白看著利刀捅進雪的肚裡去,連慘叫一聲也沒有哦?

那位雲兄的出現,會不會太可有可無呢?而且,如果不懂做悲慟的表情,不用重複又重複拍到同一個沒有表情的臉吧?

卑微得認為連在心底默默愛著也要說對不起的雪,死在愛人的懷裡覺得幸福無比。但........ 為了這樣的老炎?不是太冤枉了嗎?老炎在這一集最有說服力的說話就是:「我何德何能?」然後,我忽然發現公主和老炎這一對,原來很登對,因為都成為我最討厭的角色。

神母預料到雪會遭到厄運,所以吩咐她不要去北村。沒想到最終她還是選擇為了老炎豁出性命。贊室的說話,讓我鼻酸了......

太皇太后也退場了。這部份跳很太快了!李暄預料到太皇太后會有生命危險,下一幕就是太皇太后被毒死,然後沒有人(包括李暄) 提及太皇太后離世的事。

雲兄向李暄滙報了雪陣亡的消息 (哦!原來雲那時出現是有這個用意.......)。金秀賢眼神閃了一下,來表達李暄雖然表面冷靜地跟雲討論,但內心卻很擔心在密室內聽到一切的煙雨。我很欣賞這種微細動作的表現手法。

煙雨聽到雪為了救自己的大哥而犧牲了,也不敢哭出聲來。「那孩子總是守在我的身邊,我卻沒法守護那孩子。」所以煙雨認為自己沒資格哭。

「究竟為什麼哥哥要陷入險境,究竟為什麼雪要犧牲,究竟權力是什麼?」煙雨問,但李暄卻無言而對......

大結局

陽明君只是假裝造反,大概是所有觀眾都預料到吧?因為我最初已經被劇透了陽明君沒有好下場,所以看到陽明君死去這一幕,不感到意外,也不怎牽動感情。

但陽明君要死這個不是太牽強了麼?因為「蒼天之下一日已足」,陽明君不想因為自己而再生事端,所以要壯烈犧牲嗎?但造反的不是奸臣嗎?不是已經查清謀反者的底蘊,可以防止再有奸臣造反麼?

中殿知道無論哪一方贏了,自己中殿的地位也不保,只好自行了斷。唉~

李暄安排煙雨跟媽媽重逢,不知怎的,沒預期般感動。

不是說兒子是無辜嗎?為什麼不吃不喝?搏取同情嗎?反而要煙雨主動說因為李暄和老炎而原諒你,要她活著來贖罪。

做錯事就要付出代價。公主被貶為官婢、老炎被削去封爵、國巫理應問斬,但顧及曾救煙雨一命,在祭靈後才判決,但卻在祭靈時死去.......

簪花是用一支的啊~~

一個強勢把煙雨擁入懷 (不知怎的,我覺得這一連串動作要NG 很多次.......) 李暄重複說第一次在宮中跟煙雨見面時說的話 ─ 「你到底是誰?」「我是殿下的女人,我是國母,許煙雨。」煙雨微笑地回答。

時光又飛逝,李暄煙雨的兒子生性活潑、老炎公主的孩子則像老炎一樣愛讀書。

贊室偶然踫到老炎,說雪每天都問老炎是否幸福。聽到忍不住又鼻一酸,怎樣死後仍念念不忘啊?

看!享善的臉有多囂張!笑死人!話說李暄想給煙雨準備意外驚喜,偷偷學伽倻琴,卻學來學去都學不會,竟然在旁偷看的享善卻彈奏得頭頭是道。嗯嗯,你的確可以囂張一下。

(舉手)煙雨說要送禮物給李暄,是什麼來的??

最終老炎還是原諒公主。嗯,雖然公主很討厭,但念在也曾與兒子骨肉分離了幾年,我也行行善,原諒你吧!

如此這般,《懷抱太陽的月亮》草草落幕了。

伸延閱讀

http://ling0614.blog82.fc2.com/blog-category-48.html<< SHARON~*的詳細分集文,不會像我般編劇情的 XDD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熊 的頭像
紫熊

紫熊部屋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