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我發現我錯怪有天了!有天又怎會背叛的事呢?這幾天一直悶悶不樂,好冤枉啊!

 

 

第十一集

果然如我所料,告白短訊以裝模作樣告一段落。王世子叫樸荷要負責任,因為樸荷胡鬧把手機埋起來,把電話弄壞了。

看王世子滿懷心事的模樣,王世子只是還未想到怎樣回應,先胡混過去再說吧?

曼玉姐叫樸荷幫手整理單據填報稅表,順道把男二之前誤放進自己紙袋的手機交給樸荷,說可能自己不小心把王世子的手機拿走了。樸荷將手機交回給王世子。王世子之後拿去電話公司解密碼,發現內裡有跟泰武一起拍的照片。拍照日期是 2010 年2 月17 日。

黃叔忽然肚痛難當。世娜來到,把黃叔送去醫院。原來黃叔患了急性盲腸炎,要做小手術,但過幾日就可以出院。

綠叔回家拿黃叔的衣服,與剛回來的王世子及樸荷踫面。綠叔質問二人去了哪裡去?幸好有世娜在,否則差點出事啊!

三人去到醫院。王世子跟世娜道謝。樸荷去了一趟洗手間回來時,聽到王世子跟世娜在對話。世娜說王世子之前不是叫自己別在意樸荷的事,但剛才卻發現王世子跟樸荷不知去了哪裡,只剩下黃藍綠叔。王世子說不用費神,只是出去一趟。樸荷聽到臉色一沉。

黃叔說痛得要命的時候,怕自己沒法回朝鮮見媽媽一面。這裡的生活可能還不錯,但卻是沒有家人的家鄉。真的好想回去朝鮮。王世子叫黃叔相信自己,再堅持一下。

樸荷買了飯盒回來,但說自己沒胃口。王世子也說胃口。黃叔因為在放屁之前不可以進食,所以有義氣的藍叔說在黃叔可以進食之前,一起餓著。本來把準備大快朵頤的綠叔不好意思吃。

回家的時候,樸荷沒有上巴士。王世子也沒有追問。二人一臉心事重重。

已經11 時 35 分,但樸荷還沒回來,王世子很擔心,打了電話也沒人接聽,於是出去四處找尋樸荷。

樸荷和王世子的片段,分別播男女版的《過了很久》,編劇的用心啊~

王世子遍尋不獲,只好回家。發現獨自在門外看著熱帶樹畫的樸荷 (心裡一定很難受吧?) ,問樸荷為什麼不進屋裡去。樸荷反問王世子去了哪裡。王世子說心裡發憋,所以出去走走。(又裝!明明去了找樸荷又不說!)

王世子把水箱裡的蓮花移植到泥土去,說這裡才能生長。樸荷問為什麼不可以跟小魚在一起?王世子想了一想,說「從一開始就想這樣分開養。」(噢!好有喻意的對白!)

王世子問「你真的喜歡我嗎?」樸荷質問王世子,你看了短訊嗎?為什麼一直在裝?把人家當儍瓜?」王世子再問「你真的喜歡我嗎?」然後要樸荷轉身看著自己。

(呀呀呀呀呀!不要呀!)

「不要愛上我!」

(Yes!!) << 這個是真實的反應哦!

「對不起!」< 不用說對不起啦~ 嘻嘻~

/p>

王世子問明信片怎樣到了樸荷手上。樸荷說有人把明信片交到吧台,跟泰瑢沒見過面。王世子問明信卡是在哪一天交到吧台,樸荷說回韓國是 2 月20 日,約定見面的日子是 2 月19 日,明信片寫著後天見面,所以推論到應該是 2 月17 日。王世子說你本來可以見到泰瑢,是命中註定要見面 (因為王世子見到明信片畫了蝴蝶才這樣說嗎?) 王世子說懷疑泰瑢沒有出現的原因,可能因為已經死了。他要找出真相。

王世子又問狗叔叔自己失踪的日子,狗叔叔說是2 月18日,而泰武在 2月17 日到達美國。他肯定泰武有跟泰瑢見過面,只是沒有證據。

王世子跟男二去酒吧見面。王世子問男二相不相信命運,然後說一個男人跟一個女人約好見面,但男人卻見不著女人。命運本來安排兩個人相遇,但卻見不到,很生氣。男二說聽不懂王世子在說什麼。

王世子問男二在美國時最後對他說過什麼。男二說王世子當時在美國,自己在首爾,在國際電話中約好明天見面。王世子說在印象中跟男二在美國有見面,男二說一年前去了紐約跟王世子見面。王世子說不知道是記憶還是想像,但最後的對話不是在電話上說,而是在遊艇上說了什麼,看來應是想像出來吧?

王世子要男二如實回答,究竟有見過我,還是沒見過我?男二說「瘋了!」王世子「『瘋了』不是答案!有,抑或沒有?」(有天的咄咄逼人的氣勢好厲害!有天眼神有殺氣啊!那個真的是有天嗎?)

 「沒見過」

王世子忽然狂笑!(這一幕有天的演技有把我嚇倒!這種情緒及表情的特變,不是一般演員可以駕馭得來!)

「說沒見過呢,就是說謊者;說 見過呢,就是殺人者。你要做哪一個?」「精神失常的瘋子。」「是同一個人,那個殺人者,也是說謊的人。」

「你越過最後一防線,我不會再讓你有機會說這樣的話,我會徹底把你踩在腳下。」男二狠狠地回應後,憤然離去。

王世子知道樸荷在公司走樓梯時跌倒,給樸荷買了膏藥。樸荷問王世子「叫我不可喜歡你,但為什麼又對我好?我的腦子不好使,想不通為什麼不可愛上你 (因為他是有天啊!你跟有天在一起的話,會完全徹底地被 anti 啊!),為什麼你可以隨心所欲做喜歡的事。」

王世子跟樸荷說從朝鮮來到這裡五天前(原來只是五天嗎?為什麼我一直以為過了幾年呢?),嬪宮被毒殺了。他要為嬪宮伸冤,調查的時候,被神秘的力量帶他來到這裡。最初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但看到嬪宮的轉世的世娜,感覺到謀殺會重演,所以裝成泰瑢加入公司,確認世娜是不是嬪宮。穿越幾百年來這裡是天意,他要查出兇手,阻止這次謀殺案的發生。他要知道在朝鮮是誰,為了什麼要殺嬪宮,當知道一切內幕的話,他和臣子可以回到朝鮮。這就是不想跟樸荷有瓜葛的原因。

(啊!這段對話有一個很重要的線索!就是王世子感覺到謀殺會重演!但為什麼王世子卻一直沒有把這個告訴黃藍綠叔呢?)

世娜說想跟王世子結婚,王世子說「多謝」,然後跟世娜握手。(唉呀!笑死我!完全是互相利用的婚姻呀!)

世娜跟王世子跟奶奶二男爸和姑媽見面,說要馬上結婚。奶奶說先訂婚,定好日子再結婚。奶奶著世娜叫自己「奶奶」,世娜裝樸作樣一番後叫「奶奶」。 (嘔!)

男二爸跟男二說了王世子跟世娜要訂婚的事,可喜可賀。男二找世娜對質,世娜說不要再這樣跟我見面。男二說不會放過二人。

此時,王世子見到兩人見面,在男二離去後,問世娜什麼事。世娜說公事上做錯事,所以男二生氣了。是我做錯事,所以你不用費神。

世娜跟曼玉姐說要跟公司會長的孫子結婚,曼玉姐感到很開心。世娜續說:因為對方一直不知道媽媽的事,所以請諒解。

曼玉姐跟樸荷見面。曼玉姐問為什麼不喜歡上次相親的老炎,樸荷說不是喜歡的類型。樸荷為著王世子的事傷心而喝了很多酒。離去時,曼玉姐一言不發忽然抱著樸荷哭。 (唉呀!有點鼻酸啊!曼玉姐應該因為世娜不肯認自己所以很傷心了吧?)

王世子看著蓮花發愁。

王世子見樸荷一臉酒氣回來,問樸荷是不是喝了酒?酒醉了的樸荷問王世子:「為什麼偏偏你掉到我的屋塔房呢?真倒霉!」

綠叔跟樸荷去整理貨物,在綠叔出了去的時候,倉庫失火,樸荷被困在倉庫內。王世子聽到失火的消息,立刻拋下重要的會議,趕去現場。

(但很喜歡一個微細的位,就是王世子衝入火場時,綠叔情不自禁大叫一聲「殿下」。)

(呀呀呀呀呀!不要呀!有天你不要又做什麼危險動作啦!!拜託!)


 

第十二集

王世子把樸荷救了出來,把最珍貴的手絹沾濕了,用來蓋著樸荷的鼻,然後把樸荷救出火場。

不要問為什麼來了警車也來了救護車,偏偏就是沒有救火車。也不要問為什麼王世子竟然會比起警車和救護車還要快一步來到火場,也不要問為什麼會攔住綠叔,卻沒有人攔住王世子。也不要問為什麼沒有人想過要去救火。也不要問為什麼樸荷在火場走來走去,卻不懂走到門後求救 (王世子可以走進去,所以那邊應該沒有火哦!)  也不要問為什麼見到樸荷還不第一時間逃出火場,還要私私細語。(快點出去啦!!!)

(怎麼這一集話這麼多?幹麼一直找碴?唉~ 我的心情你不懂......)

王世子給樸荷餵藥,樸荷說苦,王世子又給樸荷糖。王世子叫樸荷不要起來,休息一下。樸荷把手絹還給王世子時,手絹吹到樸荷臉上,王世子又想起芙蓉。

世娜打電話給綠叔問發生什麼事,綠叔說了因為樸荷,話未及說完,世娜已立馬跟奶奶告狀。世子回到公司,見到狗叔叔。狗叔叔責怪王世子合約這麼重要的事也有辦不好,王世子說下次再努力,狗叔叔說可能沒下次。

奶奶盛怒,說要王世子搬回去住,王世子說要留在屋塔房,不是跟奶奶你約定好嗎?奶奶說要趕走樸荷。

綠叔說樸荷很辛苦,所以給了雞塊給樸荷,吃才會有精神。藍叔也趕緊給樸荷雞塊。黃叔撒嬌道自己也是病人,王世子也給黃叔雞塊。王世子問黃叔身體怎樣?黃叔說都好了,只是不能笑。藍叔翻白眼,黃叔又笑又喊痛,然後大家都笑了。王世子見到樸荷笑,饒有深意地看著樸荷。

吃過飯後,藍綠叔說要去飲一杯。分道揚鑣時,王世子數一二三,藍叔又翻白眼,作弄黃叔,黃叔說要跟王世子走,但藍綠叔強行拉走黃叔。

王世子和樸荷走到屋塔房時,王世子發現奶奶和姑母在等著,所以對樸荷說要吃雪糕。樸荷發現奶奶和姑母,王世子解釋因為奶奶在誤會,所以還是不要見面,改到附近走走。

樸荷說「多謝你,救了我。」王世子回應說「多謝你,找回了笑容。」樸荷問王世子為什麼這樣說?王世子說樸荷因為自己好像失去了笑容似的。

王世子說樸荷喝醉時說過「為什麼偏偏你掉到我的屋塔房呢?真倒霉!」樸荷說沒說過這樣的話。王世子說「你住得好好的,但我突然從天而降,你肯定很受苦,對不起。」樸荷說「要是你掉到好一點人家有多好。」王世子說「不是的,我過得很好;對你來說卻倒霉的事。」樸荷說不是這個意思。王世子取笑樸荷:「剛才不是說沒說過這樣的話嗎?」

「奶奶走了」王世子手機來了短訊。「奶奶走了嗎?」「嗯,還在。」王世子說,然後做了一下鬼臉。

樸荷給王世子點了飲品,說甜的只有這個。王世子擦擦筷子。樸荷說王世子現在看起來是現代人。最初以為王世子是瘋子。王世子反駁說樸荷嗓子大態度放肆,藍叔不時想賜你一刀,是自己攔了幾次 (王世子,好像是你說要誅人十六族啊!你用這樣的卑鄙的手段去對付情敵可不行啊!) 樸荷取笑王世子手指頭受傷了,卻把手舉得高高的。又說王世子是廢物和討厭鬼,王世子不服口說為了幫忙賣草莓跳了熊貓舞暈倒,樸荷這才發現是跳熊貓舞的是王世子,而不是 Becky 。

王世子說樸荷用很怪的眼神盯著自己。然後讚樸荷相親時佷漂亮,樸荷也讚王世子剪了頭髮後有點點帥。

「為什麼還不回來?」王世子手機又來了短訊。但卻繼續騙樸荷說奶奶還沒有走。

(對啊~有天本來就是帥!這句對白真好!嘻嘻~)

然後兩人回想過去的點點滴滴。

之後去了 찜질방 (洗浴中心)。樸荷說不要睡著,要回家,又問奶奶不會肚餓嗎?王世子回答奶奶點了夜宵。樸荷識穿了王世子在說謊,但王世子還是不承認。

然後王世子睡著了。樸荷給王世子舖好枕頭,又想向王世子伸出祿山之爪 (XDDD 唉~ 其實笑不出來啊~ 嗚~)。

王世子在夢中又跟芙蓉對詩。

王世子和樸荷共享一傘把臂同遊回來時,發現世娜在等。王世子世娜說對不起,立即去做準備。

在股東大會中,眾人都針對王世子,說王世子一事無成。狗叔叔說情說王世子也只是為了救人。男二說再給王世子多一次機會,狗叔叔聽罷一臉驚訝。(男二應該想證明自己會贏王世子吧?)

奶奶說王世子給自己丟臉,給他最後機會,要再開發商品。男二在背後做小動作,從中破壞。

黃藍綠叔說這是沒有勝算的仗,王世子說要讓對方小看自己,鬥志就能上升十倍。(果然是很有計謀愛玩心理戰的王世子啊!)

世娜去試訂婚宴禮服。王世子只說了一句「好」。世娜問不是應該讚一下漂亮什麼的嗎?王世子說:「對不起,很美。」

(跟之前看著樸荷試衣服的態度是判若兩人啊!)

世娜問王世子可否說實話?(裝什麼啦,要說就快說吧!)「我好像越來越靠近你,但你卻離我越來越遠...... 不是因為泰瑢你,而是樸荷。我感到好不安,樸荷好像會把你搶走。」「樸荷不是這樣的人。」「現在你在怪我嗎?你不應該站在我那一邊嗎?」

王世子回到家,卻發現樸荷在收拾行李。樸荷說要帶走蓮花,又要帶走煙花。王世子大發脾氣「拿走吧!全部都拿走吧!」 

Lady Mimi 和 Becky 知道王世子要跟另娶他人,替樸荷不值,認為樸荷很可憐。黃藍綠叔說心情也不好,但有苦衷,請諒解。

世娜又質問樸荷幾時走。(你煩不煩哦?)

樸荷拜託 Lady Mimi 幫忙找工。Lady Mimi 說可以介紹樸荷去找在浦項 (在釜山北面) 的舅父。樸荷正在給王世子寫離別信時,Lady Mimi 突然來找樸荷,樸荷只好把信紙收在面紙盒下。Lady Mimi 說要樸荷去一趟找舅父,因為有幾個人面試。

男二手下去刺探軍情,黃藍綠叔將計就計說遇到很多阻滯。手下不疑有詐,如實向男二報告。

另一方面,王世子用誠意打動面膜工場的老闆。

男二爸見到男二對世娜仍然迷戀不已,揭發世娜是說謊的女人,說世娜的媽媽不是在英國,而是在市場賣魚。

王世子發現樸荷已經悄悄辭職,回到家發現人去樓空。讀著樸荷的信,流下一行眼淚。

「儍儍的王世子:

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走了。多謝你給我快樂的回憶。跟你在一起,日子很快樂。不要覺得愧疚。請替我向黃藍綠叔說一聲。我會想念你們。再見!

更儍儍的樸荷。」

王世子焦急地掛電話,但電話還是沒人接聽。找 Becky 也問不到樸荷的去向。

男二爸去了市場找曼玉姐,知道是張會長一直要找的女兒就是樸荷。

男二問世娜「爸爸是不是用這個來威脅你?為什麼要說謊?你的出身,我一點都不在意。樸荷是否你的妹妹?你假裝成張會長的女兒,公司就是我們的了。重要的是要把樸荷送到遠遠的,你只要跟以前一樣跟著我就行了。」

(張會長不是知道世娜也是自己的女兒嗎?一人分飾兩女兒乎?)

(噢!那麼又之後要 one kill 樸荷嗎?)

王世子想念著樸荷,整夜把煙花都燒光了。

一大清早,樸荷回到屋塔房。王世子連珠炮發質問樸荷「你知道我找你找得多辛苦嗎?就留下一封信,又聯絡不上!你想讓我急死嗎?你為什麼把我變成這樣?昨天整天又心痛又心跳,憋得快要炸掉了,呼吸困難。自己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一天到晚像差點瘋掉!喊得撕心裂肺也沒有舒服一點。但是看了你的臉我終於明白,我原來一天都在想你。我喜歡你!」

(有沒有誰能夠體會到這一刻我寧願完全不懂韓文的心情呢?我聽著聽著,寒意就傳遍我全身。)

(我把台辭打一次的時候,都要不停看筆記,有天是怎樣記下來的啊?)

(章魚有天的樣子超萌!嗯!人家在發飆,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王世子什麼時候喊得撕心裂肺?只是默默在玩煙火而已哦?<< 唉呀!別鬧啦!)

哈哈哈哈哈!第一張和第三張,有天,你在吻人家的下巴嗎?而第二張是吻人中啦!

我就知道你不會這樣對我!之前一直誤會你,對不起啦~

***

我又稍稍放下有天飯的身份。這兩集,老實說,王世子和樸荷這條愛情線的發展有點拖拉。之前一直看第二次都不會想快轉,甚至寫劇評時有部份要看第三次,仍興趣滿滿看,但這兩集,看第二次時有不少地方也快轉了。王世子找樸荷,前後有兩次;王世子和樸荷愁眉苦臉的特寫重複又重複。其實不用太多篇幅去描寫,觀眾也明白王世子和樸荷的心情,拖拖拉拉之下反而令人難以投入啊!而且現在仍到了第十二集,還沒有認真再交代一下嬪宮之死的謎團。餘下八集,又要交代現代版的謀殺案,又要解開嬪宮之死,大概又要說到王世子樸荷的欲斷難斷,我好擔心後來又草草收場啊!

其他支線也有發育不良的感覺。雖然對有天的臉是百看不厭,但我比較喜歡看紅黄藍綠叔的戲份哦!黃叔進了醫院,雖然是小手術,但王世子和樸荷之後一次都沒去探望過黃叔,太說不過去了吧?而且如果沒有時間兼顧 Lady Mimi 和綠叔的愛情線,一開始就不用提嘛~

(編劇 Xi: 不是說了嗎?有天飯不是好惹的嘛!找碴起來,不是容易對付啊!

導演 Xi: 那幕吻戲還不滿意嗎?下次我叫有天吻到鼻子好了!

編劇 Xi:還有下次嗎?再有下次,你跟我死定啦!

伸延閱讀

屋塔房王世子 (第 1‧2 集)

屋塔房王世子 (第 3‧4 集)

屋塔房王世子 (第 5‧6 集)

屋塔房王世子 (第 7‧8 集)

屋塔房王世子 (第 9‧10 集)

屋塔房王世子 - 劇評 (上篇)

屋塔房王世子 (第 11‧12 集)

屋塔房王世子 (第 13‧14 集)

屋塔房王世子 (第 15‧16 集)

屋塔房王世子 (第 17‧18 集)

屋塔房王世子 (第 19‧20 集) 

屋塔房王世子 - 劇評 (下篇)

屋塔房王世子 OST - 討厭愛情 (金俊秀)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