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home1.jpg

先看了《今際之國的闖關者》,後看了《Sweet Home》,有不少相同之處:都是漫畫改編,都是在 Netflix 平台播出。會先說一下無雷感想,然後會談及劇情。

我本來是沒有特別要比較兩劇的意思,只是看到網上普遍的說法是《今際之國的有栖》好看很多,所以也說一下自己的想法而已。

alice2.jpg

看劇之前對劇集一點概念也沒有,也沒有看過原著 (但看劇後有在網上了解一下跟原著不同的地方)。評分的話,《今際之國的有栖》是 3/5分,《Sweet Home》是 3.5/5 分。

先說一下什麼是今際 (いまわ),就是臨終的意思,今際之國可理解為介於現實世界和地獄之間的地方 (在《驚奇的傳聞》 中稱為「融」) 。有栖這個姓氏的讀音是 アリス (Alice),而另一女主角的姓氏宇佐木的讀音是 ウサギ,也是兔子的讀音。就好像《夢遊仙境愛麗絲》一樣,男主角有栖誤闖今際之國,而英文名字 (Alice in Borderland) 相對《今際之國的闖關者》更能呼應日文原名字,我是一直看到女主角出現,發現女主角叫 ウサギ,「兔子?」感到有點奇怪,才發現原劇名和角色名字有這樣意思。

《Sweet Home》的名字沒太大巧思,我理解為沒有血緣的陌生人,在「Sweet Home」成為彼此的家人的故事吧?

《今際之國的有栖》題材比較有新意,尤其電腦加工叫人驚嘆。看到既熟悉又陌生的東京景點,更是懷念能夠到東京旅遊的時光。但總評分只有 3 分的原因,是縱然前半部很精采,很緊張刺激,後半部劇情卻漸趨平淡,有時鐿頭拖拉有點久,沒能帶出意想不到的效果。人物刻劃不足也是致命傷。

以為《Sweet Home》是《屍殺列車》/《屍速列車》的怪物版本,場景很有《他人即地獄》的既視感 (所以也沒有太大的好感,畢竟《他人即地獄》看了幾集沒法看下去) 。電腦加工在怪物方面很用心,但雖然我不太怕血腥鏡頭,也未至於會細心欣賞怪物有多精緻。最初幾集剪接有點混亂,人物不少,戲蟲相對也較多,但整體刺激度略勝一籌。有印象深刻的場面,人物刻劃方面也是我比較喜歡《Sweet Home》的關鍵。角色比較有血有肉。

我認為兩部也可看,各人有各人看法,自己直接比較一下。

 

 

警告:開始談及劇情。藍色為《今際之國的有栖》的部份綠色為《Sweet Home》。請斟酌閱讀。

 

 

 

 

《今際之國的有栖》和《Sweet Home》男主角不約而同都是不務正業、一事無成的宅男。外形也非常相似,蓄著不修邊幅的頭髮 。然後經歷巨變後,有了求生意志的故事。

 

《今際之國的有栖》

可能近幾年沒多看日劇,所以對大部份演員都感到很陌生,唯一比較熟悉的只有飾演有栖良平山崎賢人 ,而飾演宇佐木柚葉土屋太鳳只是聽過名字,沒正式看過她的演出。還認識阿部力,但只閃現了兩三個鏡頭。

挑選到今際之國的人是基於什麼準則?是在現實生活失去生存意義的人?從有栖、苅部大吉 (町田啓太飾)勢川張太 (森永悠希飾)紫吹小織 (水崎綾女飾) 都是在廁所/浴室突然去到今際之國,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嗎?(可能只是鏡頭切換比較簡單?) 去到今際之國的人,在現實生活會怎樣?突然人間蒸發?我最初以為只有很少人「被挑選」到今際之國,一直到有栖去到海濱才猛然發現原來很多人。但為什麼之前在遊戲會場卻不怎看到其他人?

有栖的人物設定是電玩很厲害的玩家,而成功闖第一關的關鍵是從車子的長度而推理到遊戲場地的長度。但為什麼愛窩在家的宅男會知道家裡的車有多長呢?

不像《Sweet Home》只是打怪物,《今際之國的有栖》有四種不同類型:(1) 團體合作 (梅花)、(2) 體力 (黑桃)、(3) 智力 (方塊) 和 (4) 心理 (紅心),趣味度上升。但在每一種類型也玩過,去到海演那邊後,劇情就開始變得索然無味。

在我開始慢慢認識苅部、張太和紫吹的時候,三人就在狼羊躲貓貓那裡死掉。欸?紫吹是為了向上爬而不辭出賣肉體的人,所以我以為她跟張太發生關係是為了之後利用他,但隨著她死去,她為什麼這樣做的目的就成了謎 (純粹因為心靈空虛?)。苅部、張太跟有栖是好朋友,而遊戲的設定必須只能有一個活下去,所以為了有栖而犠牲自己。沒有足夠的舖陳去描繪三人的情誼 (就是三人愛聚在一起去玩),讓我覺得苅部和張太的做法只是會於日漫/日劇出現 (但很不真實)。以為總會想到突圍的方法,但最終只有有栖一人獨活,在劇情上能夠叫人意想不到,但作為觀眾,卻開始失去深入認識角色的意欲,反正可能都是路人甲乙,隨時都會死掉,尤其在距離遊戲,三個其他玩家在後來再沒有出現 (還是有?我已經對三個工具人沒有印象)。

距離遊戲明明是梅花,但有栖和宇佐木看到遊戲規則是跟終點的距離是零便跑呀跑呀跑呀,欸?這可不是體力遊戲啊?作為富有經驗的遊戲玩家有栖完全沒有留意到。到最後回到有腿傷的玩家所在的大巴 (大巴上寫著終點) 才是取勝的方法。中途有補給站,但所有人都不敢喝,宇佐木把自己水瓶給有栖,有栖喝了幾口後毫不吝嗇地給其他玩家 (禮貌上好應該問一下宇佐本?她還沒有喝過耶?)。本來渾渾噩噩過日子的有栖,突然因為朋友為自己而犧牲,所以朋友的「分まで生きる」,這句很難翻成中文,當然可以翻成「連朋友的份也活下去」,但這一句非日本人不會說。有栖因為不想再看到有人死去,所以為了只不過在遊戲碰頭的人,在剩下時間不多,不知終點在哪裡,不知走回頭會不會又碰到黑豹的情況下,冒險走回頭路。只能說果然是日漫/日劇。

電泡遊戲,我是聽到指示後想到答案,後來想到大概小學的時候看很多推理遊戲的書,所以可能當時看過相似的題目,所以能夠馬上猜到也說不定。我問熊主有沒有猜到,他說因為說得太快沒聽懂,又不想按停,所以根本沒猜。所以如果指示能夠說得慢一點,讓更多觀眾參與其中應該會更有趣。

捉迷藏的感想只有兩個:(1) 有栖跟鬼扭成一團,苣屋用電擊棒把鬼弄暈,但人體不是導電嗎?為什麼跟鬼扭成一團的有栖沒有被電擊?(我沒用過電擊棒,所以是真心想要知道);(2) 苣屋在鬼的身上找到路線圖,他好像看不懂,但我一看便想到是東京鐵路圖 (山手線實在太易辨認),是因為我是遊客反而更易聯想到嗎?

熊主猜到魔女狩獵的真兇 (即萌萌花自己),在雙胞胎走下地鐵站用手機拍攝的時候猜到,我說我沒有猜!XD 大概去到海演那邊開始,我就沒有很認真去看。

劇情是來到海演之後變得越來越沒趣。賣帽人 (金子統昭飾) 聲稱能夠集齊所有撲克牌就能回到現實生活當中的話根本就不可信,不過男女主角既然來到海濱也沒有退路。因為不容許藏武器在身,所以要穿泳衣的規定也有點莫名。根本就有很多人沒有穿泳衣,而明明實際上可以藏武器。苣屋駿太郎 (村上虹郎飾) 利用有栖,著他去開金庫。其實當時還不清楚逃離今際之國的確實方法,只是單單因為苣屋說要扭轉局面而有栖把讓宇佐木回到現實生活作為活下去的唯一目的,就聽從苣屋要求去開金庫?既然苣屋知道密碼,為什麼他自己不去開金庫?非要有栖去開金庫不可的原因是什麼?難道他不怕有栖開了金庫之後不交出黑色信封?就當成功偷到撲克牌,在集齊所有撲克牌之前 (看來也有好幾張,而且全都是 J 以上等級),他們如何逃得過粟國杜園 (青柳翔飾) 的追補等等,有栖一概不問,如此這般被苣屋利用,而粟国也剛好因而偷瞄了畫一下,也剛好給苣屋看到。賣帽人和粟國之間的感情,也是只在日漫日劇看到。

看狼羊躲貓貓那一集差點睡著,擔心看不下去的熊主說《今際之國的有栖》有點像《Lost》。我馬上說《Lost》懸疑緊張得多!雖然《Lost》後來爛尾了。熊主說認為《今際之國的有栖》有點像《Lost》的原因,是會穿插講述人物背後的故事。這一點我同意,好像說水雞光 (朝比奈彩飾) 本來是男人,但得不到爸爸的認同,只有媽媽接納他,所以一直想要回到現實生活照顧患病的媽媽。但刻劃其他角色的片幅太少,能叫我留下印象的更少。雖然有交代到宇佐木跟爸爸的故事,但作為女主角存在感很低。其餘大部份人物都是工具人:刺青人,有在電泡遊戲一早知道答案的阿安、還有雙胞胎、長頭髮的女生。可能篇幅有限,會在第二季再講吧?

 

 

《Sweet Home》

最初我以為是說保安大叔盡忠職守,所以把綠之家封閉起來,保護綠之家的住客。可見我誤會可大了!原來保安大叔因為要被指示做職責以外的工作 (除草),連休息也不容許,滿心歡喜以為住客送他魚,卻原來是著他把壞掉的魚丟掉,所以懷恨於心,要在綠之家封閉起來後放火,殺死所有住客,但卻在放火之前變成了怪物。(保安大叔能夠獨自搬運巨型雜物堵塞出口也未免太強 XD)

最初我不知道原來病發之後,不一定會成為怪物,還有可能會進化成新人類,所以在男主角車賢秀 (宋江飾) 流鼻血的時候,我還以為是做夢什麼的 (畢竟當時閃現了不少賢秀的鏡頭)。賢秀成為宅男是有原因,他本來是開朗友善的孩子,曾經向金道薰 (安道奎飾) 釋出善意,卻沒想到無心的舉動卻令到金道薰感到傷了自尊。之後一直遭到金道薰的欺凌。他想要幫助另一個被金道薰欺凌的同學,金道薰因而沒有借錢給那個同學,那個同學的媽媽沒有錢做手術而病死,所以那個同學對賢秀恨之入骨。自此賢秀一整天只窩在家,家人在車禍中死去,賢秀只想到家裡只剩下丁點兒錢,活不下去,搬到綠之家後,打算在電玩遊戲中取得獎品就自殺。但看到秀英和英秀兩姐弟有危險,還是忍不住伸出援手 (所以這是最後賢秀沒有成為怪物而成為新人類的原因吧?但我又很好奇鄭毅銘 (金聖喆飾) 又是什麼原因成為新人類。看維基所述,毅銘不是人類進化,而是有怪物附身到毅銘的肉體上?所以這個怪物在毅銘死後,附身到邊尚昱 (李陣郁飾)身上,這是為什麼最後尚昱臉上的疤痕全不見了的緣故?) 我不覺得他突然由頹廢青年搖身一變,決心要成為正義超人,只是 어쩌다 보니 그렇게 됐어요 (不知不覺就變成這樣) 。他按吩咐去做跑腿,雖然沒有人心存感激,但至少不像金道薰和那個同學般反而打他罵他。他把自己關起來,也沒什麼,反正他本來就只窩在家。他真的不在意嗎?從他變怪物的過程中,我們窺視到他內心不是不在意。李恩宥 (高敏詩飾) 也洞悉到他心裡的委屈。然後在綠之家,在彼此守護的過程中,才有了保護其他人的想法。

最初我以為是病毒傳染,但看到尚昱被怪物咬到肩膀卻沒有發病,就想到不是。所以是軍方進行研究後,在人有了欲望就有機會發病,要在 15 日內成功抑制,就能在人類和怪物之間切換,否則就會徹底變成怪物。但不是所有有欲望的人都會發病,戀童癖就是沒有「被挑選」。但誰去挑選,挑選的準則都沒有明確交代。賢秀發病後,即使受傷了也會快速痊癒,所以成為保護綠之家的最強武器。但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變成怪物,所以要被隔離關起來。賢秀口裡什麼也沒說,默默被利用,但其實心裡也會感到難受,只有恩宥跟他說不要把委屈都藏在心裡。一開始也是恩宥阻止他跳樓自殺,雖然當時她對他說不要在這裡自殺,會對綠之家造成困擾。恩宥刀子嘴豆腐心、說話一針見血。在預習的時候,恩宥嘲諷有什麼用:怪物來了,還不是嚇得動彈不得,果然如她所料。只不過也是她跑去拉住繩索,牽制住怪物。一開始以為恩宥跟尚昱有愛情線,沒想到後來卻是跟賢秀配一對。這樣的話,賢秀一開始尚昱相處部份略嫌多此一舉,畢竟篇幅有限嘛~

《Sweet Home》看到的都不是全部:一開始尚昱是殘忍虐待人的兇徒,但那個受害人是死有餘辜卻沒有得到應有懲罰的戀童癖 (就像是服滿刑期出獄「素媛案」的真兇);戀童癖看似很友善,把食物都拿出來分享,但實際上卻是殘殺弱小的兇徒 (大家看到食物都興高采烈,只有一個人看到行李箱底部的血跡很有象徵意義);看似冷漠不近人情的李恩赫 (李到晛飾),卻是為了沒有血緣的妹妹恩宥可以追逐跳芭蕾舞的夢想而放棄進醫大;看似虔誠的教徒暨語文老師鄭載憲 (金南熙飾) 卻是酒精中毒者;瘋瘋癲癲的母親推著沒有嬰孩的嬰兒車看來有點可怕,但原來有著可憐的經歷。人物刻劃細膩,有不少角色都能叫我留下深刻印象。

說到死得最壯烈的當然就是鄭載憲和韓斗植 (金相浩飾)。很不幸地,我被維基 (現在好像刪減了相關部份?) 劇透了載憲會壯烈犧牲,但即使如此,看到他跟由保安大叔化身的怪物激戰後壯烈犧牲後還是有點震撼。雖然他跟尹智秀 (朴珪瑛飾) 的愛情線有點牽強 (我是覺得明明忙於求生逃命,卻誕生三對情侶 ─ 賢秀恩宥、載憲智秀、尚昱朴宥莉 (高允貞飾) ─ 是有點太多了啦),但他對智秀告白,智秀問他 그것도 신의 이에요? (那也是神的意旨) 嗎?他回答說:아니요. 제 입니다. (不是,是我的想法) 很有意思。 他跟尚昱以酒會友 (雖然只有載憲在喝,只是喝一丁點) 的場面莫名地能叫我留下印象。

載憲因宗教的使命感而想要到保護其他人,而斗植則是因是因為在失去了腿又失去了女兒後想要保護秀英和英秀兩姐弟。斗植是武器達人,他給自己製造了只有三發子彈的槍,最後一發是留給自己,在成為怪物之前殺死自己,所以在他快要變成怪物後,抱住賢秀,既是為了阻止他變成怪物,也是為了殺死自己。他因為雙腿而失去女兒和一切,所以他的欲望就是要找回雙腿。(但他變怪物的速度未免太快,應該是全員之冠 XD)。他臨死前不斷跟賢秀說不是他的錯,實在很感人。這兩個名場面使我更喜歡《Sweet Home》。

除了載憲和斗植之外,恩赫也是我很喜歡的角色,雖然很大部份原因是因為是李到晛 (在《德魯納酒店》只是覺得他很帥,直到他在《重回18 歲》的演技有叫我有驚豔感)。雖然一開始恩赫明知機房有怪物,卻因為停電了而叫徐伊景 (李是英飾) 去看個究竟,雖然他利用賢秀當作武器,但作為領袖就是要有做壞人的勇氣。作為領袖,做爛好人對事情一點幫助也沒有。停電的問題必須快速解決,當時有武力的就只有伊景 (賢秀還沒有變怪物、尚昱和載憲還沒有出現),如果跟她直說有怪物,她不願意去的話,怎樣辨?他只能賭一把。托兒所所長車珍玉 (金姬貞飾) 一直說要去找女兒,你說命是自己的,沒必要攔著她嘛~ 對,如果她走得遠遠的,的確也管不著了。但問題是如果她出去後,就在眼前被怪物襲擊,棄屍荒野呢?軍人因為救所長女兒 (女兒能夠逃回來也是奇蹟!),不就是白白地犧牲掉嗎?啊~ 你說軍人的命也是他自己的,但在大部份都是老弱殘兵的之家當中,軍人本來可是很重要的戰鬥力啊!恩赫必須冷靜判斷,為大局著想,雖然這意味著有時看來很冷漠、不近人情。他為了沒有血緣關係的恩宥而放棄進醫大,可見他本來就是暖男。到最後,他知道自己要變怪物,所以獨自留在之家,更是貫徹他顧全大局的想法。

雖然伊景是女主角,而李是英健碩的身材也成為焦點,但在劇集中,我卻覺得智秀、宥莉和恩宥更帥氣 ─ 雖然力量不足,但還是盡全力去抵抗那份勇氣太帥了!之家中也有自私的人、也有懦弱膽怯的人,但這樣卻更貼近現實。宥莉臨死時仍然為殺了人而感到內疚,尚昱一直安慰她那不是人。

但怪物不是人,就可以殺了嗎?緣色液體怪救了英秀,但大家卻把他殺死。你說因為怪物這次救了人,但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殺人啊?呃....... 其實人也可能會殺人啊?人會殺死昆蟲 (我得承認我每次看到蟑螂都會毫不猶豫殺死牠,相當罪孽深重) 、屠宰動物作食糧,真的有那麼理所當然嗎?

雜貨店老闆是自私的人代表,危難時仍然著眼於個人的利益,對妻子拳打腳踢。因為有禿髮的問題,所以成為長髮怪物。妻子把他殺死,臨死前他對妻子說對不起,未免太矯情。

不是原著劇情講述軍人的部份也沒有很好看,諷刺軍方政府沒有來營救也沒有為劇情加分。伊景沿途沒有遇到一隻怪物很莫名其妙,有好像外面世界比起之家更安全的荒誕感。流氓闖進之家的劇情也更加莫名其妙,認證了外面世界已經變得很安全似的。 毅銘在教堂把所有人殺死之後,為什麼要跟著那幫流氓?然後流氓又內鬨呀、殺自己老大呀的劇情有夠難看。只有因為有金聖喆演毅銘,以及賢秀和毅銘之間的心理攻防戰比較有意思 (但可惜宋江演技不足,跟金聖喆沒能擦出更大火花)。

雖然有伏筆,但好像還沒有官方消息證實有第二季。如果有的話,應該都會看。雖然喜歡的角色都差不多死光,但應該會有新角色嘛~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