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謝 Sharon 送來這張圖!收到的時候我禁不住尖叫了!很有心意的禮物!謝謝啊~ 還有一天內收到 38 個祝福,不得不承認我的確很受歡迎。呵呵~ )

很多年前的今天,我來到這個世上。

第一個回憶,應該是三歲吧?媽媽著我自己去幼兒園,雖然幼兒園就在家的樓下,快到幼稚園門口的時候,恐懼來襲,直接跑回家。在這個記憶之前,聽說從早到晚我就只懂哭,所以份外令人討厭。

第二個回憶,不記得是多少歲,應該在小學五年級之前。媽媽好像入院了。天剛亮了,突然醒來,發現爸爸已經上班去。打開家裡的門,隔著鐵閘等到鄰家的嬸嬸經過。

小學一年級,熊弟來到這個世上。雖然這是後來惡夢的開始,我還是感激熊弟來到這個世上。

比較清晰的記憶從小學五六級開始,我一直以為只是我長得生人勿近的緣故,到後來才知道除此之外,還因為性格太討厭,總之當時班裡的人沒有願意跟我玩,我最害怕要做什麼小組功課,因為我只能無助地等待誰運氣不好被迫要跟我一組。

家裡沒什麼錢,但基本需要不缺。課餘到附近社區中心做功課,也會打康樂棋,也會跳土風舞。週末只會重複又重複做同一件事,就是跟著媽媽去外婆家搓麻雀,有時外公會帶我和跟個表姐弟去太古城玩。大時大節也到祖父祖母家,被其他親戚排斥。有一次把我關起來,有一次用康樂棋的球杆敲我的頭。

小時候身體已經有很多小毛病,媽媽會定期帶我去醫鼻敏感。但也試過當我患感冒的時候,著我一個人走到隔鄰的屋村看醫生。當時的護士嚇得儍了眼:「小朋友,真的只有你自己來看病嗎?」我忘了自己怎樣回答。我忘了哪時開始,總之在我有記憶開始,就自己上學放學。

有一次無意走進社區中心的圖書館,發現原來自己很愛看課外書。每天除了上課做功課,就從早到晚都在看書。每次派發作文,老師都把我的作文在同學面前朗讀出來。

進了第一志願的中學,是香港數一數二的名校。因為讀小學時,除了中文和社會科外,其他的都用英文課本,所以不像當時其他學生一樣,感到很難適應。但當時中文科要背誦課文,一向記憶力不好的我中文科成績一落千丈,再加上其他同學都很有實力,所以第一學期的名次,沒記錯的話是在三十名中第廿三名,當時成績單寫著「未盡全力」。第二學期,考進十名以內。

中一那年,媽媽把紅封包的錢給我自己管。在生日時,我給自己買了一隻毛偶,對家人說是同學送的,跟同學說是家人送的。很小的時候,只有一隻熊毛偶,好像是小姨送的,但連接頭部與身部的線開始掉下來,試過自己用針線再縫合起來,但不久又開始再掉下來。有一天回到家發現熊毛偶不見了。媽媽丟了,跑去垃圾場,哪有熊布偶的蹤影?

因為搬家,新家跟中學距離太遠,所以要轉學校。當時表姐說自己的中學是名校,所以考了進去。學校也算是有名氣,只是因為學生名聲太狼籍所以有名氣。

因為是插班生,所以結交不到朋友。終於鼓起勇氣對鄰座的同學說,待會兒一起吃午飯可好?鈴聲一響,同學像身後有鬼似的一個箭步跑了出去。之後陪著我度過每一個午膳時間的,就只有手上的小說。

過了一段不短的日子後,總算結交到朋友。後來,有朋友說:「當時你看起來很惡,又很沒禮貌,說話語氣又不好。」原來如此!

說我長得生人勿近沒錯,我天生曲髮、眉毛粗、嘴巴大,惡形惡相。當時沒錢整容,所以只能從性格著手。

因為不想再看臉色而不想向家裡要錢,所以中三開始打工。對,這是違法的,所以如果風聲緊,要避避風頭。不只一次,有陌生的男人走過來,說想跟我認識。有次回到家附近,才發現有個男生一直跟著我,說自己是警察,要我拿學生證出來給他檢查。當時心裡害怕得要命,仍故作鎮定,要對方先出示證件,對方見不得要領,只好離去。我確認對方離開後,才敢走進家裡,連鞋也沒脫下就立刻打電話給當時最要好的同學,按電話號碼時手指頭還在顫抖。

這一年,我的人生有一個很重大的改變,就是我不用再給媽媽打了。小學時,被打的原因我想不起來,大概就是忘了做功課呀被罵時回嘴吧?刑具有籐條雞毛掃和衣架,當時被打這種事平常不過,但直到中三仍被打,現在回想起來,仍感到不可思議。當時被打的原因,更加不可思議,只是單單因為我跟弟弟吵嘴,然後只有我被打,說什麼「你身為姐姐,怎可以跟弟弟吵嘴?」到了第三下時,不知從哪裡來的勇氣,我一下子抓著籐條,大喊著:「夠了沒有?到了中三仍要打嗎?」可能我當時的眼神好像要殺人,媽媽怕自己人生安全有危險,所以自那一次起就沒有打過我。只是當時我沒想後來會有另一種更可怕的折磨。

因為打工的關係,在中二考全班第一的我在中三只能考到廿幾名。

升上中四第一天,沒有編位,同學隨意坐下來。我跟最好的朋友坐在一起。這位朋友是校花,班中有從一開始就追求她的,也有一開始說對她不感興趣卻後來又喜歡她的。不要說男生,就連女生都愛跟她玩。有時無緣無故拉了她去不知哪裡去,留下我一個.......

除了在快餐店打工外,我還給一對兄妹補習。但這一年,我更用功讀書。除了考到全班第一,也考到全級第三。作為一個文科生,能夠有這樣的成績可算是很厲害的。走上台領獎,剛從台上走下來,又叫我的名字。

我完全想不起起因,印象中是比雞毛還要蒜皮的事,有差不多整整一年,媽媽沒有跟我說一話。完全無視。她不會主動跟我說話,我對她說話,她也不回應。有一天我發高燒,爸爸看不下去,叫媽媽陪我去看醫生,她一句話都沒說,抓著皮包就出了門口,我急急穿上鞋子追上去。她一直頭也不回只顧向前走。後來又過了一段日子,忘了怎樣她竟然對我說話,猶如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雖然校內成績不錯,但會考公開試卻算是失了手,雖然仍是全校文科班最高分的一個,只是連自己也覺得,應該可以做得更好。

中五暑假我患了甲型肝炎。最初不知什麼病,只以為是胃病。有一天實在痛得太厲害,說要去醫院。媽媽帶我去坐計程車,誰知道路堵得很厲害。終於去到灣仔時,到了熊弟要下課的時間,媽媽急著去接熊弟,就直接把我丟在路旁。我當時的臉色應該很難看,因為途人都紛紛投以奇怪的眼光。媽媽接了熊弟來找我,我全身乏力,召了救護車。之後住院了一星期,因為熊弟考試,所以媽媽不是每天都來看我。我發現地上有一灘血,可能吊點滴接駁不良,血都流到地上去。當時身邊一個人也沒有,也不懂得按召喚鐘,正感徬徨之際,幸好有護士經過。

出院後打暑期工,對我說是文員,原來是信差。薪水也壓得很低。

中六中七兩年的記憶,除了溫習也是溫習。因為會考公開試考得不算好,所以選大學時也不敢有太大的野心,再加上當時資訊不發達,所以連番選擇失誤下進了商場大學讀翻譯。老師和同學知道我的高考成績後,都不約而同問,你為什麼要讀這一家大學?不會太可惜了嗎?

中七那年暑期工做文員,以正式職員待遇,所以薪水不錯。大學三年都有接補習,有一個讀小學的妹妹,在三年後我說因為已出來工作怕分身不下,所以不可以繼續幫她補習。她哭了起來。

進了翻譯系,卻發覺自己沒有做翻譯的天份。普通話是必修課,但小測成績竟然不合格!奇恥大辱,於是發奮圖強,找了私人補課,也很努力去背字典,最後拿了甲等成績。幸好畢業論文不用做翻譯,做學術研究也可。當時班中只有三個人做學術研究,孤軍作戰。最後一級榮譽畢業。大學畢業典禮卻是不堪回首的回憶。人家父母都為替子女感到開心,我家父母卻在一直通電話,相約搓麻雀的事。弟弟要上學,來到時候,爸爸媽媽因為要趕去搓麻雀,所以已先行離去。

畢業之前,已經找到工作。對方問何時可以上班,我說下星期吧!因為是月中開始上班的關係,收到人工也只有半份,當時硬著頭皮跟媽媽說,這半份人工可以留來買點新衣服上班嗎?「不可以!」只好乖乖上繳半份人工的一半。很多很多年後,無意中發現熊弟給的家用只有人工的大約十分之一。「為什麼?」「因為熊弟的人工較少嘛!」「但當年剛上班時我只有半份人工,你不是也堅持要給一半嗎?我說留來買新衣服,你也斬釘截鐵說不可以啊!」「有這樣的事嗎?」

新入職的時候,不大適應,所以總是很晚才下班,平均是晚上九時。不過隨著經驗累積起來,做事比較有效率,就不會太晚下班。有必須完成的工作不會拖延不做,但也不會為了看起來很勤奮而勉強留下來加班。而且,對於我來說,工作並不是人生的全部。

結婚的時候,因為我答應會照舊給人工的一半作為家用,所以談判過程比我想像中順利。我很天真地以為她會問需不需要有什麼幫手,還打算笑笑說:「當然不用了。」但果然是想得太多了。婚禮時不知什麼時候不知哪個不知好歹竟然惹媽媽生氣,到了敬酒的時候,她堅決不參與。

婚後,約媽媽去吃飯,她會反應冷淡地說:「看著辦吧?可能到時要搓麻雀。」試過兩三次之後,我不想再受傷了。她主動打電話來,只是問家用的事。熊主說:「為什麼任由其他人傷害自己呢?」所以我預早上繳半年的支票,即使支票戶口沒有利息,但反正現在儲蓄戶口也沒什麼利息,也相應金額轉到支票戶口放著。後來,就真的沒有再打電話來了。

新屋請爸媽上來坐,當日打電話確認一下才告訴我身體抱恙不來了。枉熊主事前準備一番,對熊主太愧疚,忍不住哭了。農曆新年,可能因為這樣看來很有面子,所以總會叫我們出席飯局。年初一又要去,年初二又要去,都是同一幫人,而且座位通常又不夠坐,席間又不怎跟我們說話,而且其他同輩都不怎出席。今年年初一,我們跟熊主爸媽去澳門,所以沒去飯局。回來後問她什麼時候一起吃個飯,她說「沒空。」「總有個時間吧,給你們預備了賀禮啊!」「不用了。」我掛上電話後,眼淚又忍不住流下來。

但總體來說,我身邊的人都對我好好哦!與熊弟的感情很好,雖然他在會考的時候,可能因為壓力太大,當時對我不大理睬。但我們一起打遊戲機,玩紙牌遊戲時,他會怕我輸得太厲害而故意輸給我。有什麼事也會跟我商量,也會時不時主動找我。最近跟他在玩 Draw Something。

朋友都待我好好哦!幾個中學同學、大學同學仍有保持聯絡。跟現時老闆同事相處很不錯。自2006 年寫網誌而來認識不少網友,大家都對我好好。又給我送禮物。雖然部份連見都沒見過一面,卻像好朋友般慰問我關心我。

當然我這一生,最幸福的是遇上了熊主。每天早上當我的人肉鬧鐘,先在六時半打開睡房,扭開收音機,讓我在雜聲中慢慢醒起來,七時再敲房門,叫我起來。牙刷舊了會給我更換、會不時幫我把牙膏擠到前頭。早餐的麵包雖說是輪流負責買,但因為我不是上課就是約了朋友,所以多是熊主買的。如果那天可能會下雨,會把雨傘放在門口。天氣冷,會叮囑我穿厚一點。打扮太奇怪,也會提點我注意一下。星期六早上會幫我把用過的毛巾放進洗衣袋。因為知道我喜歡讀書喜歡煲劇喜歡上網,所以平時不大打擾我,任由我做自己喜歡的事。冬天一直投訴天氣太冷嘟嚷著要買暖風機,但冬天一過我就忘得一乾二淨,熊主卻記得在秋天抱了一個暖風機回來。電腦上網有什麼問題,我就只懂抱怨,又是熊主給我辦妥。有時無意說缺什麼什麼,那個什麼什麼第二天忽然就會出現在眼前。

熊主媽媽也待我很好,會記著我的生日,給我紅封包。見到可愛的熊毛偶,會買給我。知道我病了,會慰問我。

雖然我不知道很多年前的今天,為什麼媽媽要生我下來。但到了今天,不對,在更早之前,我還是感激她把我帶來這個世上,讓我明白愛不是必然,讓我學會好好珍惜愛著我的人。

 

雖然這個其實不是生日禮物,但既然是生日飯收到的禮物,所以我強行把這個當生日禮物好了。不好意思,拍得不好,熊仔的 tee 寫著6 月4 日。

多謝肥妹妹!我沒想過你會把我的生日記住,然後竟然給我送了如此合我心意的禮物!多謝啊!

這個實體還沒有收到,但還是先說多謝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熊 的頭像
紫熊

紫熊部屋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