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心情簡單來說就是五味雜陳!一時看得很心痛,一時看得很緊張,一時看得很氣憤,然後忽然嘩哈哈大笑起來。

 

 

對了!上次忘了說!每次播放完《屋塔房王世子》的時候,就會播放 Kiss 麵和三子的止痛藥的廣告!今天在播放之前,還有俊秀死神的廣告啊!好幸福啊~~~

第七集

王世子滿腦子疑惑追問樸荷,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用這個眼神看我?樸荷卻一言不發離去。

那個眼神就是因為太嫉妒所以生氣的眼神哦!王世子你當然不懂啦~

張會長 (善珠) 曾未婚生下世娜,交給世娜媽(曼玉姐)扶養,答應了世娜媽到死都不要找世娜。後來又遇上樸荷爸,結了婚卻又丟下樸荷。幾年後又結了婚去了香港,賺了點錢。但因為癌症復發,情況不樂觀,所以想回到韓國看看世娜長成怎樣樣子,但細想之下還是不妥。這樣對世娜媽和世娜都不是好事。

因為樸荷爸認為張會長丟下年幼的樸荷太狠心,撕下相片中張會長的樣子,所以曼玉姐一直都不知道原來自己的丈夫的前妻就是張會長,也不知道樸荷也是張會長的女兒。

這時,世娜來到探望世娜媽,張會長知道世娜就是自己的親生女兒。

因為我一直猜張會長是樸荷媽,看直播時聽到樸荷媽說「來找世娜,是我錯了。」什麼什麼什麼?原來不是樸荷媽,是世娜媽嗎?媽啊!我豈不要登聲明道歉?因為心緒不寧,張會長說了什麼我差不多都聽不到!再加上我完全沒有設想過有連環棄女事件,所以這一時消化不了這個發展。

在樸荷的手機中,王世子的記錄是「정체불명」(正體不明),譯成「不知所云」,好像有點奇怪。如果由我來譯,我會譯成「不明飛行人體」..... 哈!

王世子買了香蕉多多和草莓多多打算哄樸荷,可惜樸荷卻仍然沒心情理睬王世子,說會晚回來,不用等。

王世子一臉幸福把明明打算用來哄樸荷的香蕉多多和草莓多多喝光光,發出吱吱聲,還要說「好飽啊~」!好可愛!笑死人啊!

王世子問樸荷什麼事這麼生氣,但樸荷卻說自己沒生氣,叫王世子不要跟她說話。

黃藍綠叔要做市場調查什麼的,所以要試按摩器,但又不懂用!超搞笑!他們請教樸荷使用方法,但樸荷哪有心情?

這時王世子又喝另一款的多多!喝這麼多多有天你的肚子受得了麼?

王世子和黃綠叔開始背著樸荷說壞話,藍叔最初不想說,但最終還是手舞足蹈欲罷不能爆發了不滿。而這個時候,樸荷卻把藍叔的話聽得一清二楚。藍叔發現後只能滴汗.......

罪魁禍首的王世子卻裝事不關已狀!哈哈哈哈哈!這種煽風點火又愛裝無辜的行為,是有天本人沒錯啦!!

黃叔又裝作接電話,但電話完全沒有響過!XDDD

樸荷生氣了!收拾行李說要離開!王世子當然極力挽留,說藍叔只是開玩笑。這時樸荷小時候的照片掉到地上,王世子成功轉移視線,問樸荷相中人是誰,樸荷回答了之後,王世子問樸荷你已經找回九歲的記憶了嗎?樸荷想起因為記起往事,知道世娜曾拋棄自己,所以說沒有記起、不知道的話反而更好。

王世子卻說:「如果沒有記憶,在心裡就不能在一起;只要有了記憶,就能永遠在一起。」王世子想的當然仍是嬪宮的事。

王世子想到自己穿越了三百年來到這裡,而嬪宮卻是經歷了三百年輪廻轉世,所以失去了朝鮮時代的記憶。先要解開嬪宮不記得前世記憶的迷,才能解開自己穿越到現代的原因,繼而找出嬪宮之死的原因。

黃綠藍叔在談理想型。上圖是申奉善,下為申敏兒。申奉善是演藝搞笑藝人,曾參與《家族誔生2》的演出;而申敏兒則是在韓國公認的天然美人。

綠叔說理想型當然是申奉善,理由是「好生養」;黃叔卻是申敏兒。兩人爭持不下,在旁的藍叔卻默不作聲 (因為理想型是樸荷?)。

王世子抱了一整瓶樸荷糖 (薄荷糖) 回公司,狠狠地咬碎!黃叔綠叔吃了糖後大叫「好痛快!」但藍叔卻不肯咬下去 (難道...... 藍叔喜歡了樸荷??啊~~~) 王世子抓一大把糖,吼著叫藍叔一定要狠狠地咬,但藍叔還是不肯「屈服」。

男二探望世娜媽,問有什麼需要儘管說。世娜媽拜託男二幫樸荷找工作。男二就請樸荷來公司。

另一方面,張會長拜託男二幫忙找失散的女兒樸仁珠 (為什麼樸荷後來要改名呢?總不成為了讓王世子想起「荷」就是「芙蓉」吧?),世娜駭然發現那個失散的女兒就是樸荷。

剛好在這個時候,樸荷來到找男二,世娜急忙把相片藏起來,然後又對男二說會幫忙找尋,把相片做了副本。

世娜質問樸荷來這裡幹什麼?樸荷說是媽媽拜託男二的,你有什麼要說就跟媽媽和男二說!(讚!) 當世娜威脅要把樸荷趕出去時,樸荷說不怕世娜,只覺她佷可憐 (讚!) 然後不屑地冷笑一下 (讚!)

王世子驚訝在公司又踫到樸荷,問樸荷是不是在跟蹤自己?

因為相片背後寫著照相店的地址和電話,所以王世子跟樸荷去了春川照相店問相片的事,但問不出所以然。

樸荷想起小學的時候,放學會偷偷按人家的門鈴,然後被人發現時,就逃跑。王世子鄙視地說小偷才要逃跑,逃跑有什麼好玩?但語音未落,又跟著一邊逃跑,一邊忘形大笑起來。

(又來好可愛有天小朋友的連環照,我思量了很久才狠下心腸只選四張啊!)

到附近的學校打探,但沒有叫樸荷的學生入讀過。王世子問樸荷會不會記錯名字,用手機寫了「荷」字,樸荷說就是這個字。王世子說到「荷」是「芙容」,然後...... 終於想起小姨子!

不知怎的,這裡我又看得雞皮疙瘩!

王世子又叫樸荷猜「生即是死死即是生」的謎語。樸荷滿有把握說「人生」吧!王世子罵她蠢,用手指拍打樸荷的腦門。

樸荷再猜「昏睡狀態?」王世子說要給在腦子轉不過來時用的東西。樸荷問:「是吃的嗎?」王世子點點頭,然後彈樸荷的腦門。(我看中字才知道這裡王世子語帶雙關啊!)

(其實這個轉折太突然了) 二人你追我逐後,樸荷忽然哭起來。

王世子把手放在樸荷的肩膀上。「呀呀呀呀呀呀~ 不要呀!」

樸荷轉過身來。「呀呀呀呀呀呀~ 不要呀!」

王世子溫柔地抹掉樸荷的眼淚。「呀呀呀呀呀呀~ 不要呀!」

然後...... 王世子就這樣跟樸荷擁抱起來啦 (呀~~~~~~~~ 嗚嗚~~~~)

「不要哭,美好的回憶等候著你。」王世子安慰樸荷說。

有誰來安慰我啊? 嗚嗚~~~

張會長和男二也去到春川的相片店,相片店店長說剛有一男一女來過,但去了學校那邊,張會長和男二於是也找到學校來。而一直跟蹤著王世子和樸荷的世娜發現了張會長和男二,又從中作梗!說自己就是那個女的,而男人只不過是指路的人。張會長送了一枚戒指給世娜。

男二對世娜說好像挺得到張會長的歡心,可能要她代替失散的女兒。世娜就笑著回答說,也無不可啊,對你也有利。

這對男二女二,實在令我太無言了!

男二爸發現男二和世娜抱在一起,大發雷霆,反對兩人交往,叫世娜離開男二。

回程巴士上,王世子和樸荷累極睡著,樸荷的頭靠著王世子的肩膀上。樸荷忽然醒來,坐直身子,但王世子卻把樸荷的頭按在自己的肩膀上。「呀呀呀呀呀呀~ 不要呀!」

然後繼續裝睡,還要偷笑了一下!

但接到世娜的電話,還是丟下樸荷一個,喜孜孜去赴約 (死仔!左右逢源!)

世娜把手鍊退還給王世子,說王世子好像喜歡自己,但她對王世子沒有感覺。王世子說你會喜歡上我的。世娜問:「你認識了我多久?對我了解了多少?」王世子問世娜相不相信有轉世?世娜嗤之以鼻,「哦?前生有緣份?」王世子說你很快會明白。世娜說王世子要不就是情場高手,要不就是神經病。(你才有神經病!)

王世子又問世娜有沒有妺妹,世娜不知道王世子因為前世花容有芙容這個妹妹才這樣推測,大驚,急忙否認。王世子說感覺她一定有妺妹。

王世子給世娜重新繫上手鍊。心裡暗唸著:「如果沒有記憶,在心裡就不能在一起;只要有了記憶,就能永遠在一起。」

這個場面給男二看進眼裡。

男二對世娜說會說服爸爸,世娜說那你跟爸爸說會立即結婚!男二說現在做不到,世娜說分手吧!男二轉身離去。世娜獨自傷心地哭。

樸荷與紅黃藍綠叔一起上班去。王世子取笑樸荷腿短所以走路慢。

狗叔叔揭穿男二跟樸荷媽有見過面,也指出當時男二一定有跟泰瑢在美國見過面。當泰瑢恢復記憶,一切就會水落石出。

王世子說要辦新居入伙宴,搬回屋塔房。樸荷說要做醬蟹肉,王世子說五年前吃了那個差點丟了命。

這番對話卻被男二偷聽到,男二知道王世子是假扮的!

男二約王世子去打壁球。王世子一點都不會打 (當然啊!有天就只懂滑雪,其餘運動都不大會...... 雖然掛名是FC MEN 隊員)。王世子辯說忘了,男二反駁說記憶可以失去,但身體裡的記憶卻不會失去的。

收視繼續第一啊!


第八集

搬進新家啦!是豪宅,不再是屋塔房啦好不好!王世子問合心意嗎?當然啊!

綠叔說要拍紀念照,斗膽叫王世子來拍,難得王世子不介意,「說到三便拍啊!」「三!」(而不是從一數到三哦!) 便拍了。王世子!

去超市購物。王世子買了十多排益多多!!一臉滿足的樣子。

這一盒是각설탕,本來的意思「方糖」,但因為第一個字跟李「恪」同音,黃藍綠叔想起「樸荷糖」(薄荷糖) 事件,所以想買「方糖」(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記得誰是李恪嗎?哈哈哈!(註:我之前的說法是我想得太多了!)

黃藍綠叔想試吃,但也要等王世子肯首才敢放肆!王世子不時很有氣勢地使出黑咭!

看到黃色魚就說是黃叔,藍色魚就說是藍叔,綠色魚就說是綠叔..... 樸荷指一指自己「那我呢?」

王世子說蓮子是荷花的種子,所以樸荷是蓮子,順手把蓮子丟進水箱裡去!笑死!

上一集說到王世子五年前吃醬蟹肉差點丟了命。男二為了要揭穿王世子,故意把醬蟹肉夾到王世子的碟上。為了不露出馬腳,王世子唯有硬著頭皮吃醬蟹肉。

王世子吃了醬蟹肉,喘不過氣來!看這一幕,我就想起有時有天要用哮喘劑的樣子,然後覺得好心痛啊!

樸荷見狀大驚,趕緊給王世子做人工呼吸。出來找王世子的世娜目睹這一幕。

因為我還沒從心痛的情緒跑出來,而且這一幕已有充足心理準備,所以感覺還好。

另一方面,黃藍綠叔跟Lady Mimi 和 Becky 玩紙牌,聰敏過人的綠叔當然全勝。

王世子脫口說:「如果是朝鮮的話,性命(恐怕不保)。」樸荷聽到知道王世子並不是泰瑢,質問王世子是什麼人?你說自己從朝鮮來到這裡,我相信你;你後來說自己是泰瑢,我也相信你。但現在又是王世子了嗎?我不再相信你了。

鏡頭先拍王世子的近鏡,說明王世子並不是一時衝動,經過思考,狠下決心才跑出馬路。百詞莫辯,要解釋也不知道從何說起。不如用行動去表明即使要死,也要繼續扮演泰瑢下去的決心。

樸荷大罵:「你瘋了嗎?」王世子:「你現在相信我了吧?」

這樣胡亂橫過馬路!!我真的看到手心冒汗!<< 這個同學陷得太深了!!嗚~ 幹麼要拍這種危險的鏡頭啊!

「我不知道用這種方式過馬路跟相不相信你有什麼關係啊!!」 << 陷得太深的同學在自編台辭!

樸荷大踼了王世子的腳,王世子呼呼叫痛。 << 幹麼打我家有天!!(怒) 但有天的臉好可愛啊~

樸荷問王世子有什麼值得你冒這樣生命危險吃醬蟹肉?為了錢嗎?為了出身嗎?

王世子說從朝鮮來到這裡是為了見一個人。樸荷追問是誰,王世子沒有正面回答,只說不會再說謊。

樸荷給王世子解釋什麼是人工呼吸,頑皮的王世子圓滾滾的眼睛轉了又轉,假裝透不到氣。

淘氣的王世子樣子真的好可愛好可愛啊~ 截圖的時候更加能夠深深體會到!

樸荷發覺被騙時恨恨打了王世子很多很多很多很多遍啊!<< 幹麼打我家有天!!(怒)

事移世易,現在王世子是屋塔房的主人!樸荷給指使要做東做西,不服氣要反駁時,王世子氣燄十足問樸荷那你住哪裡呢?樸荷弱弱地說這裡。王世子再追問這裡是誰的家?樸荷屈辱地用手指示意是王世子。

王世子轉身離去後,黃叔吩咐了樸荷要明早準備好蛋包飯做。但藍叔仍然對樸荷恭恭敬敬。

樸荷去了圖書館,找了《朝鮮王朝書》。看著看著,竟然紅了眼眶。應該是王世子發生什麼不好的事吧?

狗叔叔跟王世子見面。王世子問狗叔叔泰瑢失踪前發生什麼事。狗叔叔問為什麼要相信你?王世子說因為奶奶相信我。

狗叔叔說肯定男二在美國有跟泰瑢見過面,但卻一直說謊否認見過面。著王世子要小心泰瑢。王世子此時想到二男叫自己吃醬蟹肉的事。

王世子狗叔叔和男二爸爸及二男在公司見面。男二對王世子說:「很累吧?」王世子反問男二「你應該更累吧?」男二大驚,問王世子為什麼這樣說。王世子說:「你心知肚明吧!」

王世子跟狗叔叔說本來只是無心刺探,想不到男二真的心裡有鬼。

原來男二爸的名字是용돈만,意思是「只是零用錢」。

男二爸爸說男二要去相親。奶奶問世娜有沒有跟人在交往。男二爸爸搶著說沒有,世娜猶豫了一下也說沒有。奶奶問覺得泰瑢怎樣?著世娜跟泰瑢好好相處。

曼玉姐來找樸荷。黃綠藍叔有禮貌打招呼,但王世子就是高傲地不發一言。樸荷示意王世子打招呼,但王世子只是說一句「自便吧」。曼玉姐說給樸荷安排了相親。屋塔房部隊在後方監視著。曼玉姐覺得紅黃藍綠在一方監視著很奇怪,樸荷示意他們迴避一下。王世子用口型示意「這裡!可是我的家!」

藍叔聽到樸荷要去相親的事,果然成了垂頭喪氣可憐的小狗!哈哈哈哈哈!

黃綠還怕藍叔傷得不夠,還問他是不是心很痛,是不是患了相思病?

惱羞成怒的藍叔大叫「我的劍在哪裡?

樸荷到外面做運動,說為了相親要好好修身。紅叔跟著出去,說這樣晃來晃去就是在做運動。從口袋裡拿出益多多,很有氣勢地把飲管狠狠地戳進去。聽著樸荷說對相親的事很期待,王世子狠狠地把益多多喝個精光!

王世子明明在暗中查看,見到用心打扮的樸荷走去來,又裝不經意經過,問樸荷要去菜市場嗎?還叮囑樸荷要買甜甜的回來。樸荷說要去相親,王世子對樸荷評頭品足,又說好歹住在一起,不能袖手旁觀看著你這副德性去相親,太丟臉,所以要帶樸荷去買新衣服。

美女樸荷從更衣室出來,黃綠藍叔忙不迭豎起拇指拍手叫好,而王世子明明嚇得呆掉,仍在裝酷。又是黑咭出動的時候「全包下來!」樸荷問買這麼多幹嘛啦?王世子說又不是一次就能成事 (好毒舌啊!)

有天的坐姿好型!

又給樸荷買新高跟鞋,見到穿著高跟鞋的樸荷走得這樣驚險,說還是買另外一雙。

很記恨的王世子叮囑樸荷不要亂踢男人的腿。

(既然去了髮型屋,為什麼不給有天也整理一下頭髮呢......?)

老炎!你也穿越到來了!你的別名可不是「小白」,而是「老炎」啊!!我以為你只是看來未老先衰,想不到記性也不好啊!XDD

老炎問樸荷有沒有別名,樸荷說「薄荷糖」(可憐啊!她不知道已上演過一幕「薄荷糖風暴」啊~)

屋塔房部隊又在暗中(?) 監視著,將敵軍軍情向總軍司令一一匯報!唉呀!笑死!

見形勢不對,王世子馬上發短訊給樸荷:

「餵魚時間。速回!」XDDDDD

(照鏡子時一臉滿足是哪招?)

看到這一幕我忍不住嘩哈哈笑出來!

一開始是受驚的小兔,然後踏上油門,車子慢慢行駛時,難掩一臉興奮。被樸荷揶揄走路還要比車子走得快後,一臉的無奈。因為是紅燈急剎車,又被樸荷不留情罵。

難得這一集節節領先的王世子,又再一次敗在樸荷手裡,可惜啊可惜啊!

鼻孔攻擊又來了!打壞主意的王世子很好笑!

為了扳回一仗,所以王世子帶了樸荷去騎馬。

王世子問樸荷想跟什麼人相親?高度頭髮五官一一追問。唉~ 果然嫉妒是愛情的催化劑啊!王世子!

男二把死神音樂劇(誤)的票給世娜。那個時間你不是要去相親嗎?世娜驚訝。男二說就是故意買這個時間。男二呆呆地等,世娜在完場時才到來。<< 不知道死神票很難買嗎?! (大誤)

男二沒有接聽爸爸的電話,說是第一次哦!然後世娜好像有被感動到。果然如徐俊所說,女人對「第一次」這種事很執迷......

男二說把一切賭在世娜身上。世娜問那我背叛你的話,你怎麼辦?男二笑說不會讓世娜逃出自己掌心的。

樸荷對奶奶說之前都不認識王世子。奶奶說本來不願意王世子住在屋塔房,只是希望這樣有助他恢復記憶。奶奶著樸荷不要亂搞男女關係。 << 嗯!我不能同意更多!編劇先生,不如說回嬪宮之死那件事吧!

先題外話一下,除了在韓國,我很少見到食肆會利用這種呼叫器哦?

超無聊的王世子見到這個偉大的發明,又利用黑咭買了回來,要樸荷隨傳隨到!樸荷來的時候,王世子說只是試一試效用,把樸荷氣個半死,丟下呼叫器就走。王世子叮囑樸荷要帶著呼叫器,樸荷聽若罔聞後,王世子又威脅要把樸荷從屋塔房趕出去。

王世子請世娜教自己打網球,但世娜說那天沒空,王世子避免到時太難看,盡失王世子的風範,所以預先自行練習一下。


世娜發現樸荷手上的明信片畫像署名 E. O. 後來奶奶把泰瑢以前的作品給世娜,希望世娜能夠藉著作品喚起泰瑢的記憶,世娜發覺泰瑢的作品也是署名 E. O.(即「泰瑢 」的名字開頭字母),便與樸荷對質,更將此事告訴奶奶。奶奶想到樸荷明明有泰瑢以前的作品,即兩人沒可能不認識,但樸荷又一直說之前不認識泰瑢,誤以為樸荷說謊,狠狠扇了樸荷耳光。

唉呀!好氣憤!世娜你心腸這樣壞,我該拿你怎麼辦呀

伸延閱讀

屋塔房王世子 (第 1‧2 集)

屋塔房王世子 (第 3‧4 集)

屋塔房王世子 (第 5‧6 集)

屋塔房王世子 (第 7‧8 集)

屋塔房王世子 (第 9‧10 集)

屋塔房王世子 - 劇評 (上篇)

屋塔房王世子 (第 11‧12 集)

屋塔房王世子 (第 13‧14 集)

屋塔房王世子 (第 15‧16 集)

屋塔房王世子 (第 17‧18 集)

屋塔房王世子 (第 19‧20 集) 

屋塔房王世子 - 劇評 (下篇)

屋塔房王世子 OST - 討厭愛情 (金俊秀)

文章標籤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