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寄宿的家庭在「相模原」,我敢說沒有香港人曾到過或打算去的地方。

 

未開始說在日本人家庭寄宿的經驗前, 先教大家坐日本火車的竅門.

去相模原, 就要坐小田急線. 先看這個路線圖.

大家可以看到小田急線共分為六類: 快速急行, 急行, 多麼急行, 準急, 区間準急, 各駅停車. 顧名思義, 各駅停車就每個站也會停下來, 而快速急行就只會停某些大站, 所以去比較遠的大站, 所費時間相對較少.

問題. 從新宿到相模原, 你會坐哪類?

會停小田急相模原的就只有準急, 区間準急, 各駅停車, 其中以準急停最少站, 所以會選準急嗎?

我知道以大家的聰明才智, 一定會想到應先坐快速急行到相模大野, 然後轉乘各駅停車到小田急相模原.

很苦惱吧. 利用網上小工具: http://www.ekikara.jp/top.htm

在「乗り換え案内」的「出発駅」和「到着駅」分明輸入兩個車站的名稱. 通常用中文輸入也可 (但如果日文漢字與中文漢字不同, 則要輸入日文漢字, 如不可輸入恵比壽, 要輸入恵比寿).

*****

東京遊學團其中一個環節, 就是在一個日本家庭寄宿二日一夜. 同房與我一組, 我們被分配到一個有三個小孩子和兩隻狗的家庭.

雖然看路線圖, 應該要坐快速急行到相模大野才轉車, 但老師分發的資料說要在新百合ヶ丘轉車, 我們便依指示行事. 從宿舎出發, 大概坐了一個小時才到小田急相模原.

出了車站之後, 不久就有一個婆婆來迎接. 她說爸爸上班去, 而媽媽和小孩子去了箱根旅行, 所以由她來接待. 然後, 她帶我們到停車場, 看見爺爺, 打過招呼, 爺爺便載我們到他們的家.

他們的家是日式平房. 感覺有點破舊, 而且看得出來, 家裡沒有一個成員曾動過要收拾一下房子的念頭. (看我多沒良心! 人家好心招待, 我卻多多批評. 嘿!)

婆婆給我們冰茶, 沙律和大蛋糕. 但我們已經吃過飯, 吃不下大蛋糕. 沙律裡的生洋蔥, 我又不吃, 但沙律還是勉強吃下了. 感覺還不好意思的.

然後婆婆跟我們聊天, 說爺爺幾年前曾中風, 要坐輪椅. 她每日跟上天祈求, 而爺爺自己亦很努力去做復健, 所以現在可以四處走動, 只是左手繼續動不了. 她又說自已以前本來是基督徒, 但嫁了爺爺之後, 就跟爺爺一起信佛教. 但幾年前, 還是一嘗心願, 到歐洲一個神蹟顯靈的地方去朝聖.

婆婆說帶我們到附近公園去. 這個所謂的動物園, 其實只是家畜鳥類園. 「展品」有馬, 豬等。

走了一會後, 與他們的院友踫過面. 那個院友也是中了風. 院友的太太還以為我們是婆婆的女兒. 後來才發覺誤會一場.

待了一會兒之後, 我們便回去了. 婆婆帶我們到二樓的房間去看看. 但我們發現很可怕的一件事, 就是房間本身沒有冷氣! 沒有風扇! 婆婆此時拉開房間內一道門, 原來有一間千年雜物房, 轉角有一部冷氣機, 說可以用. 問題是, 以我僅有的科學知識, 也知道冷風是不會轉彎, 穿過雜物吹進房間裡去吧?!

在房間放下行李後, 同房與我不停對自己說「心靜自然涼」來嘗試催眠自己.

火上加油的是, 我們要席地以坐, 而地上舖著的是一張千年毛毯. 我坐了一會, 腳上已有一粒粒紅腫. (冷靜一點, 冷靜一點, 隨遇而安!)

婆婆此時又送上冰茶和白之戀人朱古力. 我們除了抵抗炎熱之外, 就無所事事地聊天.

差不多六時, 媽媽與三個小孩子回來了. 正在讀小學的大女和讀幼稚園的二女很有禮貌地跟我們打招呼. 最小的那個明顥就是小鬼頭. 媽媽是那種比我更不懂交際的人, 說了一句我是孩子的媽, 就走開了.

大女此時不知從哪裡拿了一個風扇給我們. 啊! 真窩心啊!

Picture

看! 多豐富的晚餐. 吃過飯後, 說要帶我們出去看夏祭り. 我急忙跑上二樓的房間取包包. 但是走廊沒有開燈, 我又不知道開關在哪.

啪!

整個人跌到地上, 腳上撞了一片瘀偒. 到今天還未完全痊癒.

此時, 爸爸下班了.

人頭湧湧, 熱鬧非常. 我們沿著大街走, 喝喝波子汔水. 接著, 我們便看到眾壯男浩浩蕩蕩抬著神輿, 便跟著他們湊熱鬧. 然後, 我們在便利店買了小型花火.

*****

在日本的家庭裡, 沐浴有既定的次序. 一般來說, 最先為一家之主, 然後長輩, 孩子, 最後是媽媽. 但如果有客人的話, 客人理應最優先.

爸爸對我們說, 你們先用浴室吧. 二女忽然說: 我跟你們一起! 我頓時很尷尬地說, へぇ~? それは...それは...(吓? 咁呀.... 咁呀... ) 爸爸打圓場, 說不好啦. 姐姐覺得不好意思啦. 說時遲那時快, 媽媽已經拿著眾人衣服, 然後對著三子女說, 我們進去吧!

先後次序有什麼關係呢? 浴室裡有淋浴和浴缸. 浴缸內的水不會整缸換掉. 即是最後一個進去的時候, 水中已經浮游著之前用過的人的體味..... 雖說原則上每個人應該在踏進浴缸之前已經淋浴乾淨, 但觀乎這個家庭的衛生情況嘛....
當然, 我沒有怪癖. 我說不介懷先後次序, 是因為我根本不會踏進那個浴缸. 淋浴乾淨便算了. 我第一個難題來了. 我發覺縱然整個浴室有好幾支洗髮晶, 但是竟然一支沐浴露也沒有! 只有一塊萬年肥皂! 我只好用自己帶備的洗面粉用來洗澡. 忘了說, 整個過程我非常戰戰兢兢, 因為浴室竟然沒有門鎖的!

然後, 第二個難題來了. 刷牙的時候, 發覺只有一個潄口杯! 我問同房怎麼辦好? 她說用手將水灌進口裡去吧.

折騰一番之後, 終於睡覺了.

Posted by 紫熊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