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熊主和熊弟就回香港了。

一大清早,到 Mos Burger 吃早餐。我點了炸蝦包。熱騰騰的麵包,即叫即炸,饀料有點像香港酒樓的海鮮卷,但有蝦味的。果然是我喜歡的 Mos Burger。熊主熊弟則點了傳統牛肉漢堡。熊主說雖然味道很好,但沒甚麼驚喜。

接著到新宿小田急百貨買伴手禮。正當熊主熊弟在買三十元一個的青森蘋果的時候,我感到很頭暈,眼前的景物在搖晃。我.......要暈倒了麼?

熊弟問:「你們感覺到震動嗎?」熊主說:「應該是剛剛有火車走過了吧?」 (註: 小田急百貨位於車站下面的)

店員如常地工作。

後來晚上,同房問:「下午的時候,你感覺到地震麼?那時我在房間裡,地震很厲害啊!我很怕啊!」

地震在新潟縣,所以身在東京的我們,只是感到輕微震盪。但聽聞新潟的災情還算嚴重,不少房間倒塌,也有人命偒亡。

有不少人需要在學校所設的臨時避離所暫住。臨時避離所的環境不大舒適。沒有空調 (後來室溫近四十度)。只有麵包和水派發。過了幾天才有味噌湯派。訪問受影響的人的心情,他們說:「 困りますよ。でも、しょうがないなぁ~」(很苦惱啦,但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吧。) 那一刻,我想起在隔離營,香港人投訴麵包沒有牛油的那件事。

說回我們的行程吧。我們四處逛逛之後,去了 mo mo paradise (モ~モ~パラダイス) 吃午飯。

這是每次去東京必去的食店。牛肉食べ放題 (任食)只是1680 日元 (~HK$110)。 加100 (或者 200?) 日元,則牛肉和豬肉任食。價錢太便宜了吧?你不會傻傻期待是特級牛肉/豬肉吧? 但肉質和味道不差啦~ 所以很實惠。

可以選しゃぶしゃぶ 或すき焼き。兩者的分別簡單在於前者是清湯,煮熟的食物會用醬油調味,後者是甜湯。店員會推手推車,讓你選野菜。飯和飲品要另外加錢。但我們通常都不會點,吃不下啦。

這天選了すき焼き。之後我會再到再來,那次選了しゃぶしゃぶ,但經歷很可怕,我應該不會再去了 (請先收看可怕的經歷才決定是否要一試)。

在新宿再逛多一會,便送熊主熊弟去坐火車到機場。去到みどり窓口 (綠色窗口) 驚見大排長龍。但要坐那班 narita express 卻在不足半小時後便要開出。怎樣辦?? 我著熊弟排櫃檯,然後熊主和我則排購票機。我問服務員,購票機可以買到 narita express 的票嗎? 她說可以。那麼,我們要乘那班車,會趕得及嗎? (我打的主意是,如果趕不及,可以幫我安排插隊嗎?) 她說應該沒問題。

等了很久。心急如焚。不知是日本人動作實在太慢,還是購票機實在太複雜,每個人買票大概需時十五分鐘。最終我們到了購票機前面。那個服務員急步走過來,在我還未搞清楚哪個按鈕是什麼意思的時候,服務員已經迅速按了幾個按鈕,辦妥!

因為我也要坐山手線到銀座(ぎんざ),所以便跟他們一起入閘,到 narita express 的月台送行。看著列車駛去,轉身離開月台那刻,很孤單啊!到了東京以來,每天都是跟大夥兒在一起玩樂,孤單一人的感覺真的不好受,再加上離愁別緒,真有想哭的衝動呢。

接著就是抱著這樣悶悶的心情去銀座。在有樂町駅(ゆうらくちょう)下車,先將包包寄存在收費儲物櫃,然後便向銀座的方向走去。

 

很多年前會去 fancl 掃貨,瘋狂程度是一次購物後,店員會送一張毛氈給我。那年,熊主陪我去掃貨的時候,他會叫一杯這樣的飲品坐下來等我。但近年我很少用 fancl 的產品。今次只在 fancl 叫了這杯賣相有點可怕,但味道還可以接受的橙汁飲品。

之後,沿路也沒有什麼有看頭的店舖。走到街尾逛博品館。博品館是一間樓高六/七層,專賣各種各樣玩具的店舖。見到很可愛的毛公仔也找不同人幫我跟它們合照。很可憐吧!正要離開的時候,乘升降機時有另外兩個香港男生走進來。有一刻猶豫好不好請他們幫我在門口拍一張照,但最終都沒有開口。剛好在門口見到一個日本人媽媽呆呆地陪她的小孩在畫畫,我就請那個日本人媽媽幫我拍。拍第一張時,我整個人是完全把「博品館」的招版遮蓋了...... 所以要請她多拍一張。

博品館旁邊的 burberry,有 london burberry 和 blue label 的貨物。因為沒有什麼心機,所以逛了不足五分鐘便離開。

資生堂專賣食品的店。這樣的即食食品,盛惠525 日元 (~HK$34),貴得咋舌。還有朱古力糖果。什麼也沒有買。

在銀座只是大概逗留了一個多小時。只是在 fancl 買了期間限定的爽身粉作手信便沒有收穫。可想以知,心情實在低落得可以。

回到亀戸,到車站附近買了一個便當回宿舍吃。這間的便當味道其實不錯。我們之後每天上課也會在這間買便當作午餐。但是,心情欠佳的我,只是吃了四塊雞扒和半盒飯便放棄。

明明每一天都比我早回到宿舍的同房,這天卻很晚才回來.....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