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月 16 日:寫了第一篇感想文後,因為每一集訊息太多,自己要花時間消化,所以一直來到劇終才寫感想,還要拖得有點久。 

警告:會談及劇情。

1-6 | 7-16 ]

7 月 1 日:第 1-6 集

看《秘密森林》就好像走進了森林一樣,好像每一路也可以走,但又卻覺得這條路不對。如果看劇只跟著劇情走還好,但因為我愛分析推敲劇情,就好像硬是想知道要走哪一條路,所以最初看得很累。但到了最近兩集,轉變了一下看劇的心態。如果一時理不清頭緒,先放置不管,耐心看劇情發展好了。

網上對《秘密森林》評價不俗,我認同演員方面的評價,但劇本?我還不知道。我有不祥的預感,只但願我是錯的。

黃始木 (曹承佑飾) 天生頭腦過份發達,微弱聲音也會引發劇痛,所以醫生給黃始木做手術,後遺症是感情波動較大或者無法感知情感。現在的黃始木呈現的是後者的狀態。但從始木媽曾經想過「無理心中」。雖然這個日語詞彙很多時候會翻成「同歸於盡」,但我總是覺得兩者有微妙的分別。「無理心中」多是因為走頭無路,所以不理對方的意願,把對方殺死的同時/後自殺,而「同歸於盡」則是因為太憤恨,除了殺死對方就別無他法,所以跟對方抱著一起死。噢!我說得太遠了吧~

從始木媽媽想過抱著始木一起尋死,從關於始木過去的傳聞,從始木跟媽媽見面,媽媽一直在意旁人的眼光,媽媽再婚的對象一直在遠遠看守著媽媽的態度看來,始木應該也有過感情波動較的時期?在姜振燮自殺死後,始木心情激動咄咄逼人質問姜振燮妻子那一幕,我一直不大明白。雖說姜振奱給他送請願書,變相指責始木陷害他,而人已死,始木百詞莫辯,當然有生氣的理由。但始木可是沒法感知情感的人,「生氣」不是情感的一種嗎?但我對曹承佑的演技有信心,深信他這樣演一定有原因。最後我想到雖然現在始木呈現的是無法感動情感的狀態,但卻也有時候會突然跳到感情波動模式。在始木跟媽媽見面後,雖然他沒表現什麼,但卻突然感到劇痛,繼而倒下昏倒,應該也是感情波動所致,雖然本人一點都沒有察覺到。

在網上看到最多對曹承佑的評價是,臉上看似沒表情,但眼神卻很有戲。我十分認同。在第六集黃始木聽到韓汝珍 (裴斗娜飾) 說「我們」,始木終於笑了。不少人在網上居然激動起來,也滿好笑!

始木無法感知情感,但對「事物」有強的觀察力,而韓汝珍則對「人」有很強的觀察力。始木無法體會對方感受,而汝珍卻是很顧及對方感受。汝珍知道朴武成媽媽無家可歸,想讓她到自己家暫住,但顧全她的面子,只說自己想吃家裡的飯,請朴武成媽來給她做飯。另一方面,汝珍又會故意在朴武成兒子面前開電視看金佳英被害的報道,察看兒子的反應,後又不想朴媽媽擔心,故意說要送兒子去取回衣服,只不過想要爭取機會單獨跟兒子說話,然後暗中偷看兒子聽到自己說要回警察後的反應。

始木和汝珍兩人一唱一和誘使夜總會老闆說真話,那一幕很好看!

雖然一直也聽到對裴斗娜的演技的肯定,但今次卻是第一次看到出演的作品。裴斗娜演得很自然。

為什麼我一開始說有不祥的預感呢?因為第一集當始木發現朴武成死了,沒有戴手套肆意搜索,我當時已經問朋友,怎可以不戴手套?我實在很有興趣想要知道韓國警察和檢查官搜證的時候,是不是都沒有戴手套的規定?

到了後來因為刀上有始木的指紋,所以金秀燦警員認定始木有殺害權珉雅/金佳英的嫌疑的時候,我對編劇能力實在不敢抱太大信心。就當因為事出突然,而始木沒有帶備手套卻又很急切想要找有用的證據好了,但始木跟汝珍再去案發現場,用朴武成家裡的刀重演案件時,也不會想到要預先準備手套嗎?先不管會不會有機會被當成嫌疑犯,沒有戴手套在案發現場肆意搜索,跟破壞案發現場沒兩樣吧?

在第一二集播出時,網上幾乎對《秘密森林》好評如潮,但我卻陷入很大的疑惑。姜振燮被判罪最大的證據,是計程車的行車紀錄儀所拍攝的影像所示,姜振燮進入朴武成家的時候,有人在窗邊探望了一下。我看到影像的第一反應是:憑什麼肯定那個人是朴武成,而不是兇手?始木的角色設定可是冷靜、頭腦棈密的人,為什麼居然他會想不到這個可能性?我當時甚至以為始木要陷害永恩秀 (申惠善飾) (!!!),所以才故意把視頻交給她,並誤導她把那個人想成是朴武成啊!到後來始木在朴武成家重演案件,反反複複多次推敲才想到那個人有可能是兇手,我真的雙眼反白!我沒有事後孔明,也不是要炫耀什麼,因為我後來在網上也看到很多人跟我想法一模一樣!我不是說那個人一定是兇手,而是說在查案的過程中,不可以排除這個可能性啊!

始木分析朴武成被戳了三次,不是有恩怨,就是濫殺。朴武成的手臂被刀劃傷、腰上有輕傷,而脖子有致命傷。我又不大明白始木的推論,如果最初兩次都戳中要害,明明已經能置對方於死地,卻再多戳一刀的話,我能理解為什麼始木有這樣的推論。每個人受到攻擊當然會反抗,而兇手不是專業殺手的話,沒法一下子置朴武成於死地,當然會繼續攻擊。雖然一開始兇手攻擊朴武成有可能因為有恩怨,但戳了三下應該不是推斷兩人有恩怨的原因,說是濫殺更是奇怪。

始木說到凶器來自朴武成的家,所以兇手不是蓄意謀殺,只是臨時起意。但又懷疑真兇故意弄壞電視咭,所以安排了有前科的電視維修員姜振燮來當替死鬼。始木又懷疑真兇利用計程車的行車紀錄儀來誤導檢察官,但又發現真兇不知道車庫的監控影像沒有作動。另一方面,始木懷疑真兇的矛頭指向自己,如果自己比起姜振燮早到達現場的話,可能當替死鬼的是自己。我一直沒法好好理解案件,如果兇手最初不是蓄意謀殺,只是一言不合有了殺機的話,就不用事前計劃得這樣周詳。汝珍推斷兇手預先躲在衣柜裡,趁朴成武熟睡的時候動手腳,然後在姜振燮來修理電視時才殺死朴武成。但兇手如何預測到姜振燮來到時候,剛好朴成武媽媽也不在家呢?不是說兇手不是蓄意謀殺嗎?為什麼突然又變成是有策劃好的謀殺,什麼都準備好,但卻偏偏沒有帶凶器去找朴武成呢?

姜振燮被判有罪入獄,但想到沒法照顧自己的妻子和年幼的兒子,就算有多大的屈辱,也應該不會自殺?就算他打算以死作出控訴,證明自己是被冤枉,繼而令到檢察廳方面就自己的個案作出賠償,令到妻子有一筆錢好照顧自己的兒子,但既然他認為始木是故意陷害他的大壞人,當然也會想到始木很有可能收到信,也會掩蓋事件,所以應該不會叫妻子把信件交給始木,而是交給傳媒吧?所以說,姜振燮本來只是想嚇唬一下始木,沒想到就在此時也遭到毒手?如果姜振燮不是自殺,而是遭到殺害的話,幕後的人有兩個目的:(1) 希望朴武成被殺一事盡快告一段落;(2) 希望朴武成被殺一事重新得到關注。

朴武成被殺一案,當中的事件好像互相矛盾,也有可能因為有不同的人 (或勢力) 干涉其中。舉例說,殺死朴武成的人本來當晚並不是蓄意要殺死朴,只是一言不合後在朴的定拿了刀屋戳死了朴,但同時另一人 (或勢力) 剛好在計劃殺死朴。另一方面,也有本來沒想過殺死朴的人 (或勢力),故意引起始木/汝珍的注意,期待兩人會對案件作出深入調查。我還沒有很確切的概念,也因為有不祥的預感,不想對可能編劇沒法圓回來/忘了要圓回來的梗燒腦,當然也因為我太笨,所以想不到!XDDDDD

始木借光看到朴武成手機的密碼,叫我對用手機保安有點擔心,所以很認真依樣畫葫蘆試一次,卻什麼都看不到,而跑現場更有經驗的汝珍好像也不知道有這樣的方法。可能是始木的頭腦過份發達,所以有這樣的才能?

我不熟悉韓國的訴訟程序,但原來檢控方可以不用得到辯方律師和法官的同意,任意在最後一分鐘才拿出關鍵證物嗎?

我還有一個問題,而這個問題在很多年前開始看韓劇也一直想問,韓國的警察和檢察官為什麼可以同時跑到現場搜證?角色不是重疊了嗎?香港的話,如果我沒理解錯 (如果錯了請務必告訴我) 刑事案件的搜證是警察,而檢控官則因應案件的資料和搜集到的證據作出決定是否作出起訴,以及進行起訴程序。

再說一下題外話,看到韓國的檢察官用粉紅布包著文件,感覺很有趣。香港的話,檢控官和律師都會拉大行李箱,有時甚至是好幾個。

李昌俊 (劉在明飾) 在永恩秀爸爸病房門外鞠躬看來,當年不是他主動蓄然策劃陷害永恩秀爸爸,不過李昌俊也不是什麼正義之士。在貪腐的圈子裡,沒有人能夠獨善其身。李昌俊做所有事都要經過計算,他本身不是壞到骨子裡去的人。他有底線,但也同時明白要得到,就要有等價的付出。在永恩秀爸爸被陷害的時候,他袖手旁觀,甚至出了一分力,因為他知道這樣做的話,他可以爬上去。只是他沒想到永恩秀爸爸會如此不堪一擊。

他跟李妍在 (尹世雅飾) 結婚都是為了投靠李允範 (李璟榮飾)。李妍在問他如果她不是爸爸的女兒,會不會留在她身邊?李昌俊答得很妙:「會離開吧?你爸爸會離開吧?」李昌俊不正面回應自己會不會離開,但潛台詞是如果李妍在不是李允範的女兒,李允範會離開,即使他自己沒想過離開,但也只好逼不得已跟著離開。也有如果李妍在不是李允範的女兒,就連李允範會離開,你也想像到後果會怎樣吧?

李昌俊說自己沒有接受朴武成安排的性接待,但我想不通李昌俊的行為。如果李昌俊從一開始已經沒意思接受的話,一個妙齡女郎來到酒店房前面,為什麼他會讓她進去房間留了 13 分鐘?李昌俊實際上在房間裡有沒有接受性接待從來不是重點,房間裡就只有他和權珉雅/金佳英,如果權珉雅/金佳英一口咬定,在韓國疑點並不歸於被告,以及未判先審的文化下,李昌俊早已經身敗名裂。為什麼身為檢察廳次長的李昌俊要冒險,令到朴武成手上有自己的把柄?因為龍山警察署署長金宇均 (崔秉默飾) 有接受到性接待,如果自己拒絕的話,怕引起金警察署署長的疑心?還是根本李昌俊只是在說謊?

李昌俊為什麼要捧始木,而要砍去徐東載 (李浚赫飾) 這個手臂呢?可能是李昌俊心裡敬重從來不同流合污的始木?應該是對李昌俊來說,東載是一個隨時會因為利益而出賣自己的人吧?東載不擇手段,而手上握有權珉雅/金佳英的資料,不知什麼時候會反咬自己。

跟朋友說起李浚赫這次演得很好,沒想到朋友認為李浚赫的演技很浮誇。啊!那是多大的誤會!因為我曾經在《城市獵人》看過李浚赫的演出,所以知道他是故意演得這樣浮誇啊!

申惠善也演得很好,展現了跟《藍色海洋的傳說》不同的面貌。

網上好像有不少人在猜永恩秀爸爸是幕後主腦,為了報復而殺死朴武成。但我不肯定。對於永恩秀爸爸來說,最想要的是殺死朴武成嗎?朴武成只是小角色,要殺的話,也殺當年陷害自己的主謀吧?而且,永恩秀爸爸最想要的不是利用朴武成還自己清白嗎?

因為爸爸被陷害,連累到自己的婚事告吹,但說到恩秀再次跟朴武成見面,求他答應幫爸爸洗刷冤名時,再度被拒絕,所以老羞成怒,衝動之下殺死朴武成嗎?嗯,感覺好像不是...... 

在我看來,恩秀因為代替病倒的爸爸做一家之主,所以想走捷徑。而始木一直對她很冷漠,也沒有盡上司指導她的職責,所以她聽從東載的建議,也人之常情。

我想殺權珉雅/金佳英的兇手未必一定要是殺死朴武成的兇手。兇手故意把權珉雅/金佳英帶到朴武成的家,用那裡的刀戳傷權珉雅/金佳英,好像故意要引導警察把兩件事聯想一起的感覺。

恩秀沒氣力把權珉雅/金佳英的雙手綁起來,也不等於恩秀與案件無關,況且當時恩秀明知道始木在懷疑自己,猜到始木故意叫自己拿文件時做戲也不是完全沒可能。

對了,明明始木一直手機都是震動,但突然跟恩秀去東載辦公室找權珉雅/金佳英時,突然改為鈴聲,實在太突兀了!

不過,音樂劇之神曹承佑強行要裝成跑調音痴唱《TT》也挺好笑!

我想不到為什麼朴武成媽媽去別人的喜宴上幫忙要撤謊啊?但從她想聽到姜振燮判刑後,想要拿石頭砸姜振燮看來,可以完全排除她參與殺死朴武成的嫌疑吧?

朴武成的兒子在朴武成的葬禮上顯得漠不關心,也不特別傷感,而且看來他喜歡權珉雅/金佳英,應該挺憎恨利誘權珉雅/金佳英出賣肉體的爸爸吧?再加上,爸爸欠下巨債,爸爸消失了對他也有好處。不過根據最初越是看來像真兇,是真兇的可能性就越低的定律,我又直覺認為兒子不是真兇。

金秀燦警察雖然隱瞞汝珍驗血報告的事,但也只不是小角色。

始木的中學同學背著始木時瞬間變臉,但應該只是敢在躲在屏幕後做鍵盤戰士的窩囊小角色。

所以暫時的結論(?)是,雖然除了始木和汝珍之外,每個人都好像有嫌疑,但也同時好像也不像是真兇啊!

第1頁|全文共2頁

全站熱搜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