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月 5 日:更新了第 19-20 集。《七日的王妃》參照的史實是註定的悲劇,但《七日的王妃》編劇卻能寫出悲而不哀的劇情。角色的塑造都很細膩立體,故事大致上很流暢,有時也有出人意表的發展,完全沒有要快轉的地方。三位主演都表現得很好,尤其朴敏英和李東健淋漓盡致,叫我拍手叫好。請不要因為收視低而卻步。請不要對古裝和悲劇感到抗拒。我十分推薦《七日的王妃》。

警告:會談及劇情。

1-6 | 7-12 | 13-16 | 17-18 | 19-20 ] 

6 月 18 日:第 1 - 6 集

之前看到故事介紹,已經很感興趣。最近看了幾齣劇集,都有「明明有演技很好的演員,明明有值得發揮的題材,為什麼卻拍成這樣子?」的困惑,看了《七日的王妃》之後,茅塞頓開,原來說故事的手法很重要啊!如果水準能夠得以保持,《七日的王妃》可以列入2017 年上半年最好看的劇集之一 (只有兩齣,另一齣是《Tunnel》)。很期待延宇振和朴敏英出場,看了兩集仍然是少年角色,本來還有點焦急,沒想到第四集的時候卻對兩名年青演員感到很不捨。有不少劇集在年青演員的部份很好看,但到了成年演員上場就會劇情急轉直下,沒想到第五六集看到又雞皮疙瘩又心跳又手腳捲曲!

從《七日的王妃》的切入點看來,我敢肯定收視會很低,而原因跟劇集質素無關.....

在《君主》我提到說故事時,利用倒叙法會更能引起觀眾的興趣。《七日的王妃》就是好的示範。一開始是慎彩景 (朴蒔恩/朴敏英飾) 被拉到刑場,然後倒叙法說到彩景發現死去的父母,晉城大君/中宗 (白承煥/延宇振飾) 對著要廢妃的奏摺感到很為難苦惱,然後是彩景想要殺死中宗,但最後沒法下手,然後回到彩景行刑的場景。再用倒叙法說兩人少年開始的故事。

彩景的父親慎守勤因為預言,所以要彩景留在鄉郊生活,避免接觸到王室的人,但是命運註定,要躲也躲不過。彩景用送書信為藉口,跑到京城,碰到晋城大君。兩人因連番誤會成為鬥氣怨家。同時,彩景也偶遇了燕山君 (李東健飾),雖然兩人不知對方身份。

燕山君因為政治考量,想要安排晋城大君跟慎守勤女兒成婚。慎守勤當然很不願意,而彩景為了留在京城,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向大君求婚 (就算想要留在京城的心很焦急,就算彩景在那個年代的行徑很四次元,但居然會一直要求對方娶自己這個,我還是覺得有點超乎想像)。大君從一開始打從心裡不願意,但跟彩景相處後,也漸漸喜歡彩景。

特別想說選角好厲害!彩景在旅館看到大君,鏡頭交替著白承煥和延宇振,我真的覺得兩人很相像!!!然後我真的雞皮疙瘩啊!

大君想起受傷後復健的情形,鏡頭交替著白承煥和延宇振,我又再次驚訝兩人真的很相像,而且演法也幾乎一模一樣!兩人的演技好厲害!想要用這樣的畫面去表達的導演也很厲害!

彩景不知道在宮中暗暗翻起雲湧,以為因為自己叫大君在徐奴 (崔民英/黃燦盛 (2PM 成員) 飾) 偷米事件出頭,害大君被趕出宮。彩景給大君送行那一段,實在看得很揪心啊!我也對少年演員感到很不捨啊~

彩景不知道的是整件事都只不過是奸臣任士洪的詭計。當年成宗和慎守勤看著童年燕山君把他當狗而袖手旁觀,所以想要用徐奴偷米事件來一石二鳥,對付兩人的兒女大君和彩景,同時也可以鞏固自己作為燕山君臣子的勢力。

彩景想到燕山君的難處,明白不應該求燕山君放過大君,所以只要求跟大君同時受罰。燕山君、大君和慎守勤三個男人同心想要救彩景,所以故意讓彩景誤以為大君為求自保而要出賣她。到彩景最後發現錯怪大君而後悔不已,卻為事已晚沒法挽回。這段劇情很精采!

雖然少年時期的篇幅不算少,但因為都在刻劃角色,為劇情舖陳,所以沒有太大拖拉感,反而令到角色很立體。

我不是說我可以肯定《七日的王妃》的收視很低嘛~ 因為《七日的王妃》跟《張玉貞 ‧ 為愛而生》的切入點很相似,都是用另一個角色去看歷史上惡名遠播的人物。過去的經歷顯示,韓國觀眾的固有觀念很重,都不喜歡看這類劇情,以致收視低迷。但我不是韓國人,而且我總是相信人不會無緣無故做壞事,當然原因不是做壞事的藉口,但背後總有原因。

在編劇的筆下,在李東健的詮釋下,燕山君好有魅力啊!(不是因為腹肌!!!XD) 沒錯,他性格不算很好,多疑、易惱、難以捉摸。但嫉妒多疑的種子是他的父親成宗播下的。成宗對著燕山君的臉說你不是做王帝的料子,待大君長大後你把王位傳給他。換作是我,我早在成宗一死,就馬上找藉口殺死大君,免除後患 (所以我勸你最好還是不要得罪我!XDD) 。但因為燕山君卻是徹底的弟控,所以他沒有想過要殺死大君,而只是想要毀滅成宗的密旨,甚至在任奸臣和張綠水 (孫恩書飾) 一直在旁耍手段用心計,他還是兌現不殺死大君的承諾。

作為王帝,他不是天生宅心仁厚,也不懂愛民如子。一直以來,他除了在弟弟身上外,從來沒有得到愛。父親不喜歡他,認為他不是做王帝的料子。親母被廢,繼母慈順大妃 (都知嫄飾) 心目中只有大君一個兒子大君,對他只是虛情假意。雖然心裡疼著弟弟,卻又不得不防他會來搶自己的王位。世上就只有彩景不是因為他是王帝的身份而真誠待他,讓他感到家人的溫暖。所以彩景叫他做賢君,他聽了彩景的說話,堂堂正正做王帝,希望日後為親母復位。

但隨著劇情發展,燕山君得不到彩景的愛,應會是燕山君成為暴君的伏筆。

編劇用劇情去舖陳為什麼燕山君會成為暴君,為什麼本來只是想要做燕山君弟弟的大君想要搶王位,大君和燕山君如何陷入彩景的魅力 (而不是突然的一見鍾情),都言之有理。

就算日後劇情走歪,看《七日的王妃》中李東健的演技也絕對值回票值!雖然李東健的眼袋很厲害,但很多幕的表現叫我拍手叫好!盛怒的氣場很強大!抑制著怒氣時,我好像看到看似平靜的臉皮下有怒氣!溫柔時,微微一笑很傾城 (<< 這個我有看兩集!XDDDDDD)。

尹明惠 (高甫潔飾) 是當年救大君的大恩人。雖然劇情還沒有交代清楚,但應該是慈順大妃猜燕山君會趁著大君出宮的時候,派人去暗殺大君,所以也暗中要求明惠父親去營救。

明惠認為大君的性命是她和她父親撿回來,在大君復健時,也是她在旁守候著,所以大君的人是她的。但徐奴卻對她說,大君活下去的原因是彩景,不過明惠應該不會聽進耳裡去。

我實在沒想到第五集,延宇振和朴敏英上場沒多久,而且大君還在要一直否認自己是大君時,居然竟然突然驀然會上演強吻戲啊!!!害我的心臟都跳了出來啊!!

燕山君、大君、彩景和明惠的四角關係所上演,都是耳熟能詳的戲碼。但廣東話有一句說話「橋唔怕舊,最緊要受」(不怕橋段老套,最重要的是現眾接受) (因為有網友說不知道我是香港人,所以還是用一下廣東話XDDDD) 。

本來燕山君只是怕有陌生人男人糾纏彩景,所以故意叫彩景「夫人」,但那個男人其實就是大君。明惠知道大君跟彩景親嘴,所以故意要跟大君親嘴,說要抹去之前的吻,又剛好被想要把衣服還給大君的彩景看到。彩景在以為自己認錯人,已經感到很內疚,看到明惠跟大君親嘴,又感到傷心,在雨中倒在剛好在附近經過的燕山君懷裡時候,又剛好被大君看到。

然後彩景發現大君是大君,情不自禁抱著大君,也剛好被明惠看到。《七日的王妃》中實在有太多的「剛好」XD

雖然很老套,但很不爭氣 (欸?) 的我,很愛看啊!

彩景從大君的說話揭發到大君是大君,也叫我雞皮疙瘩!明明鄰家的劇有類似的劇情,但當時卻一點都沒有牽動過情緒......

很焦急想要看下一集,這份心情久違了!

第1頁|全文共5頁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