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少說自己的事嘛,所以本來也沒想過寫這篇,但轉念又想,忽然說住院,忽然又龍精虎猛每天發幾篇文章,舉動未免太奇怪了吧?好像說明一下會比較好?而且,同一件事,我很怕要說三遍以上,所以想要知道的,就看吧?內容有不安成份的......

住院,是因為要做手術。手術的明細我就不說明了。決定好做手術的日子,才鼓起勇氣去找另外一個醫生諮詢一下。結論是一樣,還是做手術好一點。要離去的時候,那個醫生問:你有沒有貧血的?我說應該沒有吧?沒有頭暈嗎?沒有啊!不感到很累嗎?有時吧?但我以為只是因為太晚才睡。

最後醫生說抽血檢驗一下。報告出來後,醫生說要我立刻開始吃藥。血色素太低,如果有頭暈的話,要立刻住院輸血的程度。我暗忖:不是吧?做手術前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先處理,我可不想被困在醫院啊!只好先乖乖吃藥。

做手術前一星期,跟主診醫生見了面,給他看了那份驗血報告,他皺了一下眉,說血色素太低,手術要不延期,要不輸血。熊主說不要輸血,怕什麼空窗期,又說輸錯血醫療事故不時發生。不過幸好當日驗血報告顯示血色素正常,只是虛驚一場。

做手術當日,因為之前有不少複雜的手術,所以等了差不多三個小時。期間有皮膚是牛奶色像宋鐘基的醫生要給我抽血,只是看他的舉動,心裡大叫糟糕。因為我的血管很幼,所以一般醫生要抽血的話,都會大感束手無策,果然他拍了我左手大概三四分鐘後,改向右手下手才成功抽到血。

有大概15 分鐘被遺棄在手術準備室,這15 分鐘應該比十年更漫長吧?但我因為之前一天晚上幾乎睡不著,所以竟然小睡了。然後,我被運送到手術室。問我要輸血嗎?我問要輸血嗎?不是不用嗎?護士說如果手術途中大量出血的話,要輸血嗎?我反問,不輸血可以怎樣?護士說應該要輸血,不過有人基於宗教理由,所以寧願死也不要輸血。我說:啊!我沒有這種理由的。

手術室內有人問我為什麼不除去手指甲油?我說是樹脂甲,除不掉。後來把測量心跳用(?) 的儀器反接駁到腳趾頭去。

「這是氧氣罩,大力吸幾下」這是我昏迷前最後的記憶。

「小姐,醒來吧!手術做完了。」意識還沒有很清楚,但還是張開眼睛張望。然後身體不斷顫抖,不是因為太冷,但卻止不住顫抖。

我不記得被移到病床時的情形,記憶好像失掉了一片。熊主說我當時說過被移到病床時想嘔吐。

身體不怎覺得痛,只是好想睡。看到熊主來了的時候,意識總算回來一點。以為自己流汗,所以濕了一片,把被子打開來看,才發覺原來全都是血。不過,只是導管做得不好,所以滲了出來,雖然是血紅色,但不全是血。但這也嚇得有五六個醫護人員圍著我。後來,檢驗了兩次血,證實一切正常。

然後問我痛嗎?要吃止痛藥嗎?雖然也不是很痛,但還是怕痛起來才吃止痛藥會很難受,所以還是吃了。吃了藥不用一分鐘,就嘔吐了。不過因為沒有進食過,所以嘔了一下就停下來。後來又嘔吐了一次。前後嘔吐了四次。

因為不時要探熱、量血壓,所以沒法好好睡覺。有時候會睡不著,也查看一下手機。跟熊主「說說話」,也看看大家的留言。

但晚上還是狠狠地哭了。因為某原因很不舒服,所以忍不住哭了。哭的時候,身體會抽搐,傷口就會很痛,只好一邊忍不住狠狠地哭,一邊叫自己冷靜下來。哭得夠累,就睡了。

因為偷聽到護士跟另一個病人說,吃到東西才能拆掉點滴,所以第二天早上便乖乖吃了大半碗粥,雖然一點胃口都沒有。午飯的時候也吃了滿滿一碗。午飯時間過後,很快便拆掉點滴。可惜插了點滴之後,手背腫了起來,瘀青到今天還沒有退,按到的話仍然很痛。

第二天主診醫生來檢查,問我想想出院前拆線,還是出院後回來拆線。不知怎的,醫生說到我太瘦,然後不斷拍打我的傷口,害我痛得大叫醫生你不要打我的傷口啦!

因為想趕快出院,所以也試著下床,之後甚至慢慢散步。第三天可以成功出院啦!

回到家之後,就是過著像豬一樣生活:吃早餐,回家呆在電腦面前,吃下午茶餐,回家繼續呆在電腦面前,吃晚飯,有時到附近的狗公園逛逛,回家繼續呆在電腦面前,十一時去睡覺。十二時或者一時會醒來,溫習韓文一兩小時,再去睡。這兩個星期,除了從醫院回來,我都沒有坐過車。活動範圍只是家裡五分鐘步程的距離。

傷口看來沒什麼異常,也不覺痛。現在我只擔心會變成肥豬一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熊 的頭像
紫熊

紫熊部屋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