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僕らは奇跡でできている》有兩個不同譯名。

最初只是很單純因為有高橋一生和榮倉奈奈出演而看,沒想到很好看。在專頁那邊推薦了一下後,卻又一直忙這個忙那個沒有寫感想文。

現在先寫第一集。

2018 年下半年最好看的劇集,如果《我們由奇蹟構成》水準得以保持,應該是強力候選之一!官網中有這樣的一句:你有沒有被"普通" "常識" "理所當然" 肉眼看不見的指指點點所束縛?

《我們由奇蹟構成》第七集特別有很多地方能夠觸動我。

警告:會談及劇情。

11 月 25 日:第 1 集

一開始,小相河一輝(高橋一生飾)不小心摔破了爺爺的陶瓷碗,一輝問爺爺陶瓷碗是不是就沒用處了嗎?爺爺一定在陶瓷碗上花了很多心血,感到生氣也是理所當然,但爺爺非但沒有生氣,而是很淡然問一輝有沒有方法讓陶瓷碗發光發亮?長大後的一輝把摔破了的陶瓷碗拿來作烏龜的家。

虹一在測驗只是拿到十分,媽媽只管責備他偷懶,不好好學習不好好做作業。因為「常識」是人必須努力,在學校取得好成績,考上大學,然後在大企業找到有前途的職位,廢寢忘食工作,出人頭地。

虹一媽媽有沒有想過,如果虹一的專長並不在傳統學習這方面,也會「天生我才必有用」?

一輝有了註牙,因為有拖延症,在痛楚難當的時候才肯去看牙醫,牙齒已經救不回來,一定要脫掉。一輝無法接受,說我一直有好好刷牙啊?跟爺爺說註牙要脫掉的時候,爺爺說太好了啊!這樣就能夠明白牙齒的珍貴。

有什麼出錯,我們總是很容易去追究出錯的原因,而這樣做的時候,很多時候只是想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以證明與自己無關。但事到如今,與其追究問題哪裡出錯,倒不如想一想在這件事情上自己有什麼啟發領悟?畢竟世上有很多事情,有時候沒什麼確切原因啊?

一輝在課堂上講到熊貓是少數經歷了冰河時期存活下來的動物。熊貓原本是肉食動物,但接受自己的弱點,想到自己無法在與其他動物的鬥爭中取得勝利,所以逃到高原,改吃竹子。

後來說到伊索寓言龜兔賽跑的故事。龜兔賽跑的故事應該不會有人沒聽過,然後大家都知道故事是要告訴我們不要驕傲,否則就會像故事中驕傲的兔子,因為輕視對手,在賽跑中睡著了,被烏龜後來居上,最後烏龜贏了比賽。

因為小學五六年級的時候,我突然很喜歡看書,所以當年中文科的成績突飛猛進。但當我剛剛升上中學的時候,中文科的成績卻一落千丈。因為當年要在中文科考試不再像小學那樣考核詞彙用法,而是要寫出課文的中心思想。所謂課文的析評,其實只有一個說法。拿龜兔賽跑的故事來說,如果說到剛才提到故事的中心思想以外的論點,就會死得很慘,至少我個人經驗是如此。為了在考試中拿到好分數,我只好努力去背誦標準答案。我很記得當中有一篇課文談及人禽之辨,當然標準答案是道德心。但我像吃了豹子膽似的,在作業提出不是所有人都跟禽獸有分別的論點,說好像也有人會殺死對自己有養活之恩的父母。老師只是把那一整段用紅筆刪掉.....

一輝著學生討論為什麼班馬有黑白相間的條紋,在學生提出不同論點後,一輝說他也不知道正確答案是什麼。為什麼我們總是執著正確答案呢?因為沒有正確答案,可以各自發揮想像力去推斷,不是更有趣嗎?為什麼偏離標準答案,就是錯呢?

一輝後來跟榮倉奈奈 (水本育實飾) 說,其實烏龜壓根兒沒有想過跟兔子賽跑,烏龜只是努力向前爬行,因為視線低,根本看不到兔子,也因而沒有叫醒睡著了的兔子。

虹一最初不明白為什麼烏龜不叫醒睡著了的兔子,後來終於想到了,想要跟媽媽講。但媽媽因為虹一在測驗中只拿到十分而很生氣,所以根本沒興趣聽虹一說什麼龜兔賽跑的故事。虹一媽媽跟我當年的中文老師一樣,只要我寫的不是標準答案,她根本沒有興趣去研究我的想法會不會也有一點點,哪怕是一點點的道理。

人很愛跟人比較,想要超越別人,但有沒有細心想過,競賽的意義在哪裡?競賽的對手是誰?在競賽中勝出了又有什麼意義?與其跟其他動物拼個你死我活但最後都在冰河時期抵不住嚴寒全部死去,倒不如像熊貓一樣逃到遠處存活下來,才是最明智的做法吧? 

也許我很愛看《我們由奇蹟構成》的原因,是因為我跟奈奈很相似,一樣很討厭說謊,很討厭別人不守時,有時候會買很貴的東西來犒賞自己。

奈奈給自己買了很貴的項鍊,又請男朋友吃了很貴的大餐。在奈奈說另一家牙醫診所工作比起繼續經營爸爸的牙醫診所更好,男朋友建議奈奈倒不如全心全意到另一家牙醫診所工作,但奈奈斬釘截鐵說不可以關閉爸爸的牙醫診所,叫男朋友感到很無奈。最後,男朋友忍不住向奈奈發脾氣,認為她看不起他。

話說看到這一集的時候,我剛好預約了名古屋的雪月花跟熊主慶生,而這家的和牛套餐是 17000 日元,比起奈奈請男朋友吃的這一家更貴。

在網上看到有不少人很不理解奈奈男朋友的態度。奈奈用自己的錢買禮物給自己,偶爾吃一次大餐,男朋友幹麼要發火啊?

這樣的想法正正反映了奈奈的問題所在。

奈奈這樣做其實沒什麼問題,但兩個人在一起,不應該只從自己的角度去出發,也要想一想對方會有怎樣的反應。

我知道熊主完全不會因為我請他吃大餐而感到自尊心受損,但如果會的話,我當然會避免。

就好像我用自己的錢去追星,其實也不可以說有問題。

但如果我跑外場的次數多於頻密的話,熊主應該會不高興,所以跟著偶像環遊世界一周的事,我絕不會做。一年最多只跑外場三次,其實不是熊主訂下的規則,而是我自己訂的。

看《我們由奇蹟構成》,我會不時想到自己,審視一下自己的想法,不時有當頭棒喝之感。

劇集提到不少動物的知識也蠻有趣。我未免太孤陋寡聞,我原來並不知道烏龜沒有牙齒。

劇集尾段演員表顏色的小巧思也很有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熊 的頭像
紫熊

紫熊部屋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路人甲
  • 我覺得奈奈的男友不想解釋,把自己的自悲怪到對方身上也很有問題。難道他跟奈奈交往的時候不知道她是繼承了雙親診所的牙醫?不知道她的薪水比自己高?從他們的對話可知,奈奈也配合男方去了很多「便宜」的地方,對她而言買奢侈品犒賞自己的事情也是偶一為之,從這段劇情中,我只漫溢的大男人主義。(對比後來護士間的對話)並驚訝一個優秀的女性必需要示弱才是「正確」的交往之道。而不懂這個道理的人需要檢討。在一部打著「要認識自己並喜歡自己」的劇裡安排了這個橋段,除了讓我滿頭黑人問號,同時也想問在21世紀的現在,女人還得要用這樣的方式來成就一段關係?
    若是編劇想要表達兩人的不合,可以用更高明的方法不是?我只是不懂怎麼女主角的坦率竟成了她的軟肋?電影Crazy Rich Asian中,出身豪門卻為了保全丈夫自尊,不敢明目張膽購買珠寶的Astrid,也沒攔得住丈夫出軌啊!一個不能理解自己的對象,又怎能期待自己要感同身受呢?要對方試穿自己的鞋的前提,是要先能把自己的鞋子脫掉不是嗎? 總之,這一段劇情看得我如梗在喉,不吐不快。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