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有怪癖,就是自己一個人走路,沒有人見到的時候,就會自言自語說起日文來。雖然我明白靠這樣提升說日語能力,實在徒勞無功。

所以,我不時會去日本人開的食店,希望有機會以日文跟別人交談,哪怕只是點菜也好。

可是,總是失望而回。

前幾年,一行十個日文同學和一個日本人到尖沙咀京笹居酒屋。店裡招呼的,都是日本人。就好像置身在日本食店之中,整個晚上盡情說著日文。那天之後,同學各散東西: 有些如我升讀研究班,有些沒有繼續讀,有些一直再沒有見面了。去年,我再踏足那個居酒屋,希望有機會說說日文,但原來所有侍應已經全部是香港人。只有老闆仍是日本人,但他只負責收錢和招呼日本人。所以應該不會再去了。

曾經到過味十味,當日本人侍應正想開口用英文問我想叫什麼的時候,我就先發制人,說起日文來。後來,她甚至跟我攀談起來,問我食物如何。還送了一隻布公仔給我。我偷看過其他食客也沒有啊!她讚我的日文說得不錯呢! 先說明一下,只要你大概會說幾句日文,日本人一定會讚日文很好。所以大家不要把這個評語看得太認真。雖然每次有日本人這樣讚我的時候,我總是會開心大半天。

有一次去天扶良吃天婦羅。坐Bar 枱師傅即炸即上。一邊是日本人師傅,一邊是香港人師傳。去到的時候,日本人師傳面前已經坐著一個日本人,所以只好坐香港人師傳那裡。唉,又沒有機會說日文。想偷聽日本人與日本人師傅對話也太遠呢。 不過,如果大家很喜歡吃天婦羅,又有什麼重大節日要慶祝的話 (因為平均消費是每人$400-500),十分推介這一間啊。一定不會叫你失望。

看了劍心兄的介紹,昨晚終於有機會到遊樂試試。沒有類似老闆娘的日本人來招呼。只有一個地道香港人。甫坐下,我用日文讀餐牌。但點菜的時候,仍是那個地道的香港人。我坐在廚師前面的位置。正暗暗猶豫好不好用日文問他木魚的日文怎樣說的時候,他開口了! 唉。又是廣東話。店裡一個日本人客也沒有。雖然日式薄餅(お好み焼き)的味道不錯,可是好失望啊~

究竟香港有哪間食店可以讓我說說日文呢?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