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想到,最近我主要用日文與香港人交談,又或談的主要也是周繞日本相關的事情。

中學的時候,與一個男同學並不熟稔。偷偷告訴你吧!其實我覺得他的性格有一點點怪,所以也不特別跟他熟稔。

後來聽聞他到美國留學,再過了幾年之後,從中學同學的口中聽到他又到日本留學。

那 一年,跟主人 (當年還是男朋友) 到東京旅行。我們貿然打電話給他,原本只是打聲招呼而已。怎知他竟然放下手上的一切,駕著車載我們到處遊覽。在日本作賽車手的他,卻竟然忘了入油 (據說並不罕見),眼看拐個彎便要到達油站的時候,引擎卻無情地死掉了。差點要嘗試一下在日本馬路上推車的經驗。幸好,當我們完全關掉收音機和冷氣後,引 擎可再次啟動,並順利到達油站。

自那次起,他與我交換了 msn,不時用日文交談。感覺說不出的奇妙,兩個原本相識不相熟的香港人,卻以日文熟稔地交談。後來他又去了大陸工作 (對,他就是不肯長居於香港),偶而回來的時候,是我替他辦中學同學的聚會,相約本來在中學時期跟他最熟稔但漸漸不大聯絡的幾個朋友。他去年決定結婚了, 我應該是中學同學之中,較早知道的一個。而他也邀請了主人與我出席「披露宴(ひろうえん - 婚宴)」。 昨天晚上,他問我一些籌備結婚儀式的意見。

郵箱裡的電郵,十居其九竟然也是用日文寫的。而對方明明就是香港人嘛~

最初學日文的時候,為了訓練自已書寫日文,所以去了徵筆友網認識了幾名日本人。但那時實在太痛苦了,對著電腦屏,思索良久也不知想說什麼,想到想說什麼又不知道怎樣以日文表達。呆了一兩個小時,才能寫了短短數句,漸漸熱情過去,就沒有再聯絡了。

當 然現在也不比當時好到哪裡去。有時寫得有點累時甚至索性用英文寫。案頭有時會放著日文的筆記,好歹也用上一兩句文型。更多時候會開著 yahoo.co.jp 的網上字典,遇到不確切清楚用法時查一查。因為用日文寫電郵甚為需時,加上最近實在有點忙,所以有好幾個朋友的電郵擱下了一陣子還未回覆。不用擔心我會忘 掉,只是要點時間而已。

在公司,我是一個不大健談,不大會應酬的人。是那種你問一句,我答一句話的呆呆小子吧?但最近卻因為日本旅行這個話 題,於是與本來應該不會有什麼交集的某同事熟稔起來。當時他問我你去哪裡?我說伊豆呀。之後他再問你去哪裡?我還以為對方剛才沒有細聽,答就是伊豆啊~ 他說:我知呀,但伊豆哪個地方呀?我回應說:修善寺和伊豆高原。他說:修善寺不錯啊~ 你會住新井旅館嗎?噢,我知道這個不是一般喜歡去日本旅遊的香港人了。之前跟人說我去伊豆,除了那個住在日本的香港人能夠答得上話之外,其餘只會說《伊豆 舞孃》我聽過啊~ 那絕對可以理解,因為伊豆根本就有點名不經傳嘛~

在另一次談話中,他告訴我,除了日本某兩個縣沒有去過之外,全部也到 過啊!曾大言大慚說過到日本是回娘家的我,感到汗顏。那你覺得哪兒最值得去。他侃侃而談說出很多我大概只知道位置,從來沒有聽過其他香港人會想到去的地 方。我想過去他說起相似內容時,對方往往連位置也不知道,所以我好像成為已知音似的。

如果我完全不懂得日文和對日本毫無認識的話,會與很多很多人會繼續保持沒有交差點的平行線的關係吧?所以說,日文對於我來說從來不是一門技能。

Posted by 紫熊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