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改慣例,以倒敘的方式先寫踏上歸途的這一天。

這一天,難受得哭了。

踏進法國戴高樂機場的那一剎,法國之旅便劃上句號。看見辦理登機手續櫃檯前的築起的長隊,眉頭不禁皺了一皺。除卻時間,一切好像凝住了。胸口悶悶,說不出哪裡不對勁,但再也板不直腰,筆直就蹲坐下來,手心冒汗。

按吩咐,到附近不知是什麼的矮櫃坐下來,管不得會不會遭打發掉。足足四十五分鐘之久,終於走到櫃檯前。因為不想露出異樣,所以裝作若無其事交出護照,裝不了多久,又要蹲下來。想起要詢問在何處退稅,又勉強站起來。對方說其中一件盛載手信的行李袋不能手提上機,周旋一會發覺只是行李袋的體積太大,沒關係,我們有小一點的行李袋,裝不下的也可塞進背包。

終於完成手續,好像打了一場硬仗,幾近欲嘔。

戰事還要打下去。要退稅,要分別到左邊的海關,得到海關在退稅文件蓋印;然後要到右邊的 American Express Change 安排退現金。原則上必須辦妥第一個手續,才能排右邊的隊。但非常時期要採取非常手段,要兵分兩路。半小時中,時而站起來、時而蹲下來、但大部份時間是席地而坐。辦好手續一,回頭看,竟然仍在差不多位置?! 搞什麼嘛?又是半小時,不是沒有想過放棄。但心有不甘。

過關,又是十五分鐘。思前想後,實在想不到面無人色,弱不禁風的我,為何會成為值得懷疑的對象。幾乎把所有行李都要徹底搜查一番。

但最後我仍然成功讓八支沐浴液逃過法眼。如果精神抖擻一點,也許會笑出來也說不定。

登機又是十五分鐘。終於可以在飛機上坐下來。

接下來的十二小時,我除了每隔四小時依序吃了胃藥、止暈丸、消滯丸外,就只喝了一杯橙汁和兩杯熱茶。

對,什麼食物也沒有下肚,食慾全無。

又想喝熱茶,請空姐給我倒一杯。拿回座位,放在座位前的小架,怎知原來茶會滿溢出來,瀉到手上去。

但茶的溫度應該接近攝氏100 度,雙手通紅,全身一震,熱茶又灑到腳上去。幸好穿了長褲。

整天的不適,突如其來的燙傷,淚水毫不爭氣地淌下。

終於捱到回家,洗個澡就倒頭睡去。第二天早上,胃痛得差點連床也下不了。勉強撐到醫務所,看了醫生拿了藥。吃了五口粥,又倒頭睡去。醒來沒好轉,致電回醫務所。醫生問我吃了什麼,我如實作答,被痛斥了一頓,著我無論如何要吃多一點。再加了點藥,強迫自己吃了半碗通粉。終於好一點了。

 

Posted by 紫熊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