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承認對香港的樂壇越來越陌生。早前在 moov 聽了一次熱唱榜,之後跟熊主說有一首《螞蟻》很好聽,許庭堅唱的啊!熊主聽罷笑得很兇。

說遠了。想說的是,雖然瘋瘋上的曲目現時已找不到任何一首廣東歌,但張敬軒我還是很欣賞的。某一天某軒飯問我有沒有興趣過大海,不是賭兩手,而是睹一睹軒仔的風采。興趣當然有,但為免連番引發家庭悲劇,還是未敢輕舉妄動。忽然心生一計,叫熊主一起去。他竟然有興趣,成功!

這次旅程發生一段插曲 ─ 學了日文十多年以來,第一次用日文跟日本人吵架!

船屋葡國餐廳 A Lorcha [開飯]

豬排很香的炭燒味,不錯不錯。沙甸魚遠遠傳來魚腥味......

威尼斯人度假村酒店渢竹自助餐 Bambu [開飯]

以一人 $208 (另加一) 的價錢,很中規中矩。噢!這才發現拍照時完全忘了要調較白平衡......

(明明已是 $480 的座位,卻遠得用了12 倍 zoom 也完全看不清樣子...... )

有沒有被騙到? 我只是拍電視啊~

時下女星的髮型都好驚嚇啊!

不停被熊主質問拍電視有什麼意義之後只好拍完全看不到樣子的版本

官方說演唱會是八時開始,但實際上是八時半,到十時半。雖然前幾天傳出軒仔失聲的消息,但這晚狀態勇,水準穩定。雖然我說不出歌名,但都是耳熟能詳的曲目。只是懷舊金曲部分實在無法有共嗚。軒仔唱到《時光機 留給你 回憶裡 誰帶路》,唱到哽咽,感到莫名其妙。不知哪裡傳來一聲大叫「關至崩」引起全堂哄笑,更感莫名其妙。不是都是飯來的嗎?人家哭得唱不出聲,還好意思大笑?

整體而言,以香港歌手演唱會來說,滿足度很高。不過當他宣布在十一月會在香港舉行管弦樂團版本的演唱會時,不禁感到很懊惱,那這次過大海究竟為了什麼?

第二天吃的早餐。雖然已經十點,但官也街就只有這間開了門,忘了名字,也大概不用記。不大好吃的豬排包。

永利酒店永利軒 [開飯]

真正難吃是鬼馬腸粉。油炸鬼好像隔了半天已成硬塊。其餘都不錯。之前去過一次的

吃過午飯便到踏上歸途。如果你有坐澳門船的經驗,就知道只要你買了船票,就不會上不了船。進入候船區之前,有職員會給你劃座位。這時,一如過往,排隊等候職員劃座位。

在我前面約有十人,後約有十人。前前後後的人用日文交談。後來又來了幾個人,肆無忌憚擠上前頭,都是老人家,就忍著不說什麼。之後,在我身後有老有嫩的十幾個人,竟又擠上前頭。我實在忍不住說:「並んでください!」(請排隊!) 其中一個貌似四十近五十貎似父親的日本人無視勸告,只說:「一緒です。」((跟前面的人) 一夥的。) 「そんなことない。並んでください!」(沒這樣的事。請排隊!) 「勝手に考えなさい!」(你愛怎麼想悉隨尊便!) 還要乾笑三聲!!!我氣得七孔生煙!我這一生人從來都沒有跟任何人吵過架!別說是日語,連用廣東話都不懂用來罵人!我只學過稱讚有禮貌時可說「礼儀が正しい」,衝口而出說:「礼儀が悪い!」(沒禮貌!) ,也管不得日文有沒有這樣的說法。對方終於沒有再答話,不過應該只是不屑跟我這個瘋子一般見識。最終他們依舊沒有排隊,一行廿多人擠了進去。

又不會坐不到這班船,真搞不懂爭個什麼!

伸延閱讀

張敬hins~軒動心弦演唱會~馬交站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