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 | 補充篇 NEW ]

補充篇 (注意:補充篇可能會提及隨後的劇情)

9 月 30 日:補充篇 - 第 1 集

一開始林真珠、黃寒珠、李恩靜、李孝峰 ( 尹志溫飾) 看由李荷妮和陳善圭主演的電視劇,問到為什麼非要說著我愛你才是美滿結局?說分手吧也可以是美滿結局啊?分了手,不用糾纏不用再見面也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啊?我很同意啊!

後來有不少人物說著「我愛你」,都是後來在劇中出現的人物。因為我看劇集前,總是不想知道太多劇集的資料,所以當時都不知道。

真珠跟家人說到成為鄭慧貞 (白智媛飾) 的輔助作家,媽媽問鄭作家有名嗎?真珠說了三部作品的名字,分別是《玻璃獅子》 (VIU 誤譯為「10 天的獅子」)、《浪漫醫生李師傳》(VIU 誤譯為「我的醫生李師父」),以及《卓球王金制王》。其實是向姜銀慶作家致敬,三部作品的正式名字,分別為,《玻璃鞋》、《浪漫醫生金師傅》以及《麵包王金卓求》。

說到寒珠的往事時,背景音樂是 버스커 버스커 (busker busker) 的《꽃송이가》(花朵),歌詞內容跟寒珠打羽毛球和喝咖啡的場景一致的。busker busker 的主音張凡俊,就是唱貫穿全劇中毒性 OST《흔들리는 꽃들 속에서 네 샴푸향이 느껴진거야》(在搖曳的花朵中,我能感覺到你的洗髮香) 的歌手。

說到寒珠對戀愛沒興趣,更愛讀書和跟女性朋友在一起時,寒珠挽著恩靜的手走在前面,原來後面有李素敏 (李珠彬飾) 的出現。

說到恩靜的紀錄片大發,真珠、寒珠、恩靜來到電影時,除了上映了恩靜的紀錄片《對我太好的日本》外,另一齣上映的電影是《二十行不行》,就是《浪漫的體質》導演李炳憲之前的作品。當日的票房是恩靜的紀錄片《對我太好的日本》全院滿座,而《二十行不行》卻是剩下大量座位!所以導演在幽自己一默。

你要不要跟我再重看一次?(笑)


10 月 1 日:補充篇 - 第 2 集

《浪漫的體質》,我最不喜歡第 13 集,因為那一集一整集都以「放屁」為題。不喜歡的原因,不是因為對「放屁」這個話題不感興趣 (當然也算不上很感興趣),而是說得太囉嗦,也沒能呈現很獨特的觀點。第 2 集以比蟑螂更可怕的四方形物體為題材的情況一樣。「瘦身」?當然是現今女性最關注的話題!在結婚之前,我一直維持在 100 磅,超過 100 磅之後,總是很害怕要量體重。但第 2 集唯一讓我覺得有趣的台辭就只有「世上只有兩種運動:討厭的運動和原本就討厭的運動」。但如果由我來寫,我會說討厭的運動和即使討厭也不得不做的運動。

《浪漫的體質》最具特色的地方是劇中劇。真珠所寫的劇本《過了三十會變好》就是說《浪漫的體質》本身。東基和凡秀說劇本「깨」意思是打玻原有的框架,但可惜也如凡秀勸說東基不要拍時所說,註定會失敗。《浪漫的體質》實際上因為沒法迎合大眾的口味,沒法取得好收視。導演自己像凡秀一樣,一邊拍打著自己的耳朵,一邊說不想聽鄭作家所謂作為前輩的勸告,雖然作品沒有大賣,但卻像凡秀所說會叫人心撲通撲通地跳。

真珠跟著鄭作家第一次來到電視台,牆上掛著《Sky Castle/天空之城》、《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耀眼》的海報。

我沒有看過比《浪漫的體質》PPL (廣告植入模式) 更厲害的劇。表面看似是講述寒珠工作的辛酸,但實際上卻在賣廣告。真人客串演出的是金度延 (Weki Weki 成員)。

宰勳跟寒珠說之前也在炸雞店打過工,是說《炸雞特攻隊》《雞不可失》那裡嗎?在電影裡,孔明飾演的角色叫金宰勳,跟在《浪漫的體質》角色名字秋宰勳只有一字之差。

對了,第一集一開始出現的李荷妮和陳善圭,也是這部電影的主演。對比一下兩人在那部電影和《浪漫的體質》的形象,會很有喜感。

原來在第二集已經埋了番茄的梗!在凡秀看了真珠的劇本,想到跟真珠合作,約了真珠見面。凡秀給了真珠番茄。最後一集,凡秀的番茄都枯萎了,說因為他疏忽照顧。只剩下幾顆蕃茄,都給了真珠。真珠跟他說重新再埋下種子再種過不就好了嗎?凡秀回應說哪有這樣容易。導演都一直假借蕃茄說著自己的作品。

第二集結尾前播出的歌曲在維基資料沒有提及,名字叫《느린걸음》(慢慢的腳步) 由飾演孝峰的尹志溫和南英珠所唱。兩人合唱時穿插的畫面,有曾經出現的場面,也有後來會出現的場面 (=劇透)。

느린걸음 - 윤지온 & 남영주

많이도 울었어 지나온날에 眾多哭著過的日子裡
혼자였던 외로웠던 마음이 曾經只有一個人 孤單寂寞的心

누군가 말했어 有人說過
인생은 마치 끊임없이 人生就好像
이어지는 여행길이라 一直延續的旅程
힘이들면 쉬어가도 된다고 感到累的話 休息一下也無妨

갈 곳 잃은 두 발은 失去方向的雙腳
조각난 맘을 맞춰보고 이해하려 碎脆的心 試著拼湊著 想要了解
지난날의 길을 걸어가 走著曾經走過的路
노을이 물든 아름다운 곳을 보며 看著染著晚霞美麗無比的地方

어제보다 맑은 하늘을 보며 看著比昨天更晴朗的天空
차가웠던 어두웠던 曾經是冰冷的 暗淡的
두 눈에 在雙眼裡
비가 아닌 不是雨
꽃을 내려 마음 위로 而是落在心頭上的花朵

갈 곳 잃은 두 발은 失去方向的雙腳
조각난 맘을 맞춰보고 이해하려 碎脆的心 試著拼湊著 想要了解
지난날의 길을 걸어가 走著曾經走過的路
노을이 물든 아름다운 곳을 보며 看著染著晚霞美麗無比的地方
You're

느린 걸음 이라도 哪怕是慢慢的腳步
그 속을 걷는 사람들 중 하나 在那裡走著的人中的當中一個
유일한 네 이름 你的名字獨一無二
그 마음 소중히 안아 好好抱著那顆心
지켜주길 바래 You're 期盼可守護著
You're


10 月 6 日:補充篇 - 第 3-6 集

角色在畫面中彈奏吉他作背景音樂的安排很有趣~

Weki Meki 表演的舞台是《Picky Picky》。度延說到私生飯的可怕,因為演員之前完全沒有呈現對寒珠宰勳糾纏的舉動感到恐懼,說出對私生飯作出控訴的對白時感情也完全沒能把握好,是很可惜的地方。

真珠在會議中說到作品的特色都是《浪漫的體質》的特色,雖然沒有什麼懸疑迷團,中間沒看一兩集也對整體劇情理解沒太大影響,但因為慢慢會喜歡上角色,所以有追看下去的動力。

會議中對女性編劇的歧視,以及寒珠被逼要跟編演編劇男演員不斷說「哥哥」來請求對方答應進行植入式傳銷的安排,在第一至六集感想文篇已經提及,所以不再重覆。特別想補充的是恩靜獨立出來拍紀錄片之前,在電視台工作的時候,本來受到不公的對待也一直忍氣吞聲,不想去會餐最後也強迫自己參加,不想喝酒最後變成要擔起開車送大叔上司回家的責任。什麼都能忍,就是當大叔上司叫恩靜叫他一聲「哥哥」,恩靜突然發飆把車子撞到雜物去,毅然辭職。

鄭作家嫉妒新人作家真珠的心情,很人性很真實 (當然也很討厭!) 。鄭作家揶揄說如果自己的作品是熟肉的話,真珠的就是生肉,但諷刺的是當時她自己在吃魚生片,而真珠卻在吃烤肉。最重要的是,魚生片也好,吃烤肉也好,都吃得很香。

寒珠對宰勳說代表也算是好上司,做事乾淨利落,不會指使她做雜務什麼。宰勳反問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寒珠回應說要做到理所當然的事多難啊!

跟同事討論時,不時會說到這樣的一句話:常識原來並不是一般人都會懂的,理所當然的事其實也不是理所當然。到了下班時間,同事下班理應是理所當然,但為什麼要在快要下班的時候說要開會議、說這件是急件要馬上完成呢?下了班,在週末不應該打同事的私人電話談公事理應是理所當然,為什麼要侵犯同事的私人時間呢?我又不是負責發射核彈、世界的和平也不是由我來守護?!

再看一次才想起,原來一開始不是特別很喜歡《浪漫的體質》。第一集很好看,節奏明快交代三個女性的背景和故事,但之後幾集感覺只是一般。不少台辭很長,嘩啦嘩啦說了一大堆,連珠炮發說了幾句,就感到很累失去聽下去的意欲。要舉最明顯的例子是真珠第一次跟妹妹的男朋友見面,好像是對男朋友作出忠告,但其實是發洩自己的怨懟。我聽了兩句之後,其實已經沒興趣聽下去,但她還不斷說不斷說不斷說。

真珠跟凡秀對話的場面,當中好像有很多饒有深意的對白,但回想一下,卻沒法說出印象深刻的。凡秀批評真珠作品不足的地方,真珠想到自彈自唱凡秀前女友製作的歌曲《흔들리는 꽃들 속에서 네 샴푸향이 느껴진거야》(在搖曳的花朵中,我能感覺到你的洗髮香) 來打擊凡秀。我覺得這樣做有點卑鄙,也不認為很好笑。

仔細看真珠跟煥東告白的場面,會發現煥東當時應該還沒有對真珠動心。真珠主動約煥東去吃飯,然後說出她認為煥東對她有意思的行徑。從煥東有點不知所措的反應看來,只是真珠想得太多而已。真珠說自己已經做到這個地步,問煥東不是應該做點什麼嗎?煥東喝了幾口燒酒說不出口氣,再喝掉半瓶燒酒才說喜歡真珠。煥東不是完全不喜歡真珠,但應該也沒有去到想要認真跟真珠交往的地步。

真珠跟煥東分手後又復合又分手,最後真正分手的時候,真珠說有朋友看到煥東跟別的女生在一起。但其實真珠知道這不是事實,而煥東也懶得解釋。如果硬要歸納一個分手的原因的話,我想就是真珠所說七年裡有五年都在吵架,剩下的兩年就是煥東服兵役的時候。我們都知道這不是事實,真珠跟煥東一開始交往的時候,也有過快樂的時光。如果連曾經一起快樂的時光都抹去一乾二淨,兩人不得不分手了。

寒珠偶然看到河允跟別的男生在夜店有親暱的行徑,甚至走進飯店,一直苦惱著要不要跟宰勳說。宰勳跟寒珠說只是河允的來韓國玩的表弟,寒珠放下心頭大石。但其實只是宰勳騙寒珠的。

我沒有期待過寒珠和宰勳最後會走在一起,甚至在大結局看到兩人沒有在一起感到多麼的高興!怎樣說呢?就算兩人感情很好,也不一定只能是戀人啊?兩人到最後也只是感情很好的上司姐姐和下屬小弟的關係在電視劇很少見,很清新!

老實說,相對真珠凡秀,我對素敏和經理人民俊的愛情線更感興趣!民俊的樣子多麼平凡!但卻也多麼帥氣!在綜藝節目中,恩靜處處針對素敏,叫她難堪,民俊只是私底下跟恩靜說一定是素敏有錯,但也不慍不火說即使素敏有錯,也沒必要當眾羞辱素敏。恩靜完全反駁不了,也馬上反省到自己有錯。嘩!民俊說話得體,振振有詞,超帥氣!

民俊對素敏的性格瞭如指掌。素敏要瘦身不敢吃東西,所以強逼民俊吃,民俊什麼都放進嘴裡去。素敏要打嗝,民俊大喊一聲,蓋過素敏的打嗝聲。素敏不會玩跳舞機,民俊帥氣地展露了一手 (應該是腳?)。

下圖出現戴帽子的男人是導演李炳憲。

 

第2頁|全文共2頁

    紫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